油画《未来》创作手记

布面油画  4k


用了两个星期的时间来考虑“未来”这个命题,算得上是我的大学创作生涯里纠结较长的一次了。并不是说我不会画,而是我压根不知道什么样的“未来”才能被称之为未来。

在我的概念中,落脚地称之为现实,栖息地叫做理想。很早的时候,我一直认为人就应该为理想而活,没有理想生命就没有意义了。然而跌跌撞撞一路走来我才真切的意识到,落脚地≠栖息地。栖息地是一个怀揣着你所有最美好的梦的地方,在这里你可以无所顾忌,天马行空的去写下一篇又一篇属于梦境的故事;而落脚地是不容你那么多杂糅的思绪在夜里独自卖醉的,它要你务实,稳重,奋进。无论你绕多少弯路,最终你都必须站在它给你的路上为生存而搏斗。

极力的想躲在栖息地不出来的我,不得不拼命的跑向落脚地的我,恍如这世间分裂出的不同的两个人。其实,我的“未来”并不是未来,而是我对我自己的一种诠释和表达,安静的,压抑的,纠结的,盛放的,蓬勃的,热烈的——我的灵魂。

周国平写:“就算人生是个梦,我们也要有滋有味的做这个梦”。一切的开端,皆始于一场梦,我是那梦里撑船未能自渡的人。

起初我是不喜欢荷花的,或许是文人歌颂太多,也或许是我认为它并没有那么动人。可是因为一幅油画,我再也没有办法挪开眼睛。凌乱的,飞舞的,高傲的,它们迎着风摇曳在池中。我从未见过这样的荷花,不是直挺挺的站着傲然于众生,而是静静的立在大地上,任风雨捶打无畏低头也不惧折腰,它就这么淡淡的伫在那儿,霎时天地都因这一幕失去了颜色。恰是这一幅画,使我更加的渴望见到画布后那个人,想看一看是怎样的人能把生命变得鲜活,有力。

终于,我见到他了,奇怪的是那种油然而生的熟悉感让我不确信到底我是不是第一次见他,或许从前在哪见过,只是我忘了想不起来了。怀揣梦的人,最容易泥足深陷。我雀跃着想往荷塘更深处游去,不顾荆棘刺破周身,在那一刻我就像那些风中飞舞的花瓣一样,有着粉身碎骨都不怕的勇气。只是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这样伤口虽未流血,却无药可医,也无法治愈。即使将来平复,也会如水上月影,看似平静,可每当风吹过,就会皱起裂纹,暗自疼痛。

现在的我,很多人会问:“干嘛没事就坐在画架面前,累不累啊?”这类问题总是让我不知如何作答,累吗?可能累的吧,否则也不会旧疾复发频繁到下雨天就疼得动弹不得。后来,我开始用酒精和香烟来麻痹疲惫和疼痛,这或许是一个很难说出口的事,毕竟家风是不允许女孩子抽烟的。而令我差异的是,当我做好挨骂的心理准备向家里摊牌的时候,反常的没有人责骂我,相反我只是看到外公眼底略过一瞬的心疼,以及妈妈的让我做好自我调解不要抽太多否则伤身的劝慰。那一刻,压抑了很久的情绪还是决堤了,我躲到外公病房外的楼梯间里大哭了一场。时至今日,你问我值不值得,我很难回答,我只知道当我在画画的时候我的疲惫,悲伤,疼痛都离我远去了。我感觉,画布前那个人正好十六岁,在她最喜爱的年龄里做着她最喜爱的事,回眸眼里含笑看过去的都是那些她挚爱的人。

在遇到他之前,我就像是游魂一样,漫无目的的飘荡着,还记得那时候满心满念的是不甘和仇恨,我拿着画笔却没有灵魂,整个人空洞而惨白。就像是我蜷缩在潮湿的黑暗里度日,突然有一只手从我的头顶伸来把我猛的扯到阳光下面。从最初的惧怕面对一切,到慢慢放下,再到后来的释然看淡。我爱上了生活,绘画,甚至我亦渐渐开始热爱我的生命。他,“学长”,便是以这样的方式根植在我的大脑里的,我曾一度想成为他那样的人,智慧又坚强,率性而自由。

那时候的我坚定的认为我一定要为理想而活,虽说现在也是,但至少没有了当年那股轻狂劲,懂得了轻重取舍,也步入了人情世故。所以在那个时候,“学长”就像是栖息地,固执的,不可逆改的理想,哪怕与世界为敌也要朝他迈步。这么想,其实便明了很多了,我们穷其一生想追逐的理想,其实隔的不只是距离,还有一个青春岁月的时光,从我们懂事起心中便有一个种子萌芽:我将来要…朝着它奔去的我们,在那个当下,是真的不惧怕头破血流的。只是,无数次撞了南墙不回头之后,我们也开始慢慢明白迂回和保护自己,我不想宗“成长”来概括,总觉得莫名矫情,我还是更喜欢“懂事”二字。

懂事,不是说乖乖听话,而是明白自己此后要独自坚强的走下去,生存下去。

喜欢爱玲便是因为她太早的看透了世俗,因此当遇到她的:“长的是磨难,短的是人生”时,我才幡然醒悟何以说生于这世上,没有一件感情不是千疮百孔的。

亲情如是,爱情如是,友情如是。

第一次读《色戒》只觉脸红,第二次则悸动,第三次便悲戚。带我下地狱的人,也曾带我上过天堂,这是我能找到我这场做在海棠缤纷的三月初的梦的解释了吧。

外公离世后,我掉不下一滴眼泪,说实在的我只有恐惧,如同受惊的兔子遇人便咬。我曾说我的生命里有两棵大树,皆为我遮风挡雨,后来它们轰然倒地,我自此失去护盾。我必须快速牢牢抓稳大地,扎根,吸水,成长,站成自己的盾牌。压力与忙碌冲淡了悲伤,我也乐的叫它冲淡,不去想便不痛心,往前一直一直奔跑就好了。

但是,当“未来”出现在我面前时,我直接懵了。我的未来?我一直在奋力奔向的到底是哪里?我想去哪里?这样问题一个接一个往我脑袋上砸,我却一个都寻不到答案,那时候我很无助,因为我发现,好像,我已经没有未来了。

打小稿的时候无意翻到前几页画的老画院大门的速写,就突然的思绪都缓缓退了回去,回到了最初的时候。

于是,我有了一个想法,既然我没办法画出我的未来,那我为什么不为自己诠释一个未来呢?这个复杂又纠结的我,这个慢慢懂事的我;和那个我忘不掉的人,那个我想成为的人…

可能是酒精作祟吧,我愣是没想到醉酒的时候在速写本上胡乱画的东西会成为我的灵感。精神恍惚那一刹,憧憬也好,思念也罢,这两个人晃荡着合二为一变成了一张脸,静静的站立在那儿朝我淡笑。

我想起了那幅荷花,想起了阳春三月的海棠,想起了门前惊鸿的一瞥…

是了,一切都是从那时候开始的,我的痴狂与热烈,我重新燃起的生活的火焰,我全部都回忆起来了。

在过去那段岁月里,我坚定着非画画此路不走,就算穷困潦倒也在所不惜,抱着画箱倔强的扭头朝着“未来”而去。它已深入我的骨血,成了我全部的依赖和港湾,我只有拿着画笔那一刻才真正的自由;

在往后的路途上,我开始渐渐意识到我并没有强大的翅膀去支撑我渴望的自由,支撑我的理想,我弱小得一阵风都抵挡不了,我想自由的呼吸却受重重桎梏,我拼死抗争却无济于事。

我喜欢海棠,且又生在海棠开花的季节,有人和我说海棠花娇小脆弱逢开便凋零了,我只想笑笑沉默。

未见海棠叶似萝,世人只道花期短。海棠确实脆弱,可是海棠的叶子外型像极了微型的绿萝,四季常青生机勃勃的绿叶哪来的脆弱凋零?

我暂不知道我的“未来”于何处,我只是怀揣着过去坚定着如今向前。收起双翼,只为等到下一次飞翔。

至于年少悸动的情丝,我也终于能够微笑自若于顺其自然这四个字了,人一辈子,都得顺其自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