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白娘子传奇》我已经帮你看完了,你想知道的都在这里

又是一部经典翻拍剧,准确的说,这应该是新新新《白娘子传奇》了。


《新白娘子传奇海报》

白蛇传的故事源远流长,起于民间,盛于民间。我们最应该感激的就是千百年来尽管备受封建礼教束缚仍然对自由爱情满怀憧憬的华夏先辈们能一代代地历久弥新,将这个故事层层丰富,才有了我们今天读到和看到的这部悠绵的爱情神话。故事传至今日,更是为无数电视电影提供了故事原型。只要制作用心,这些影视剧都能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将这个故事讲述得深入人心。这既是现代创作者的智慧使然,更是这部四大民间爱情传说之一的动人故事自身令人无法抗拒的魅力。

整体观感

这部经典翻拍剧到底怎么样呢?是对经典的超越、颠覆还是毁灭?是否和当下全网随处可见的烂剧、雷剧、“神”剧如出一辙?这几天一口气刷剧,刚刷完同步更新的大结局。这部新剧观看下来,整体感觉两个字:还不错

还不错是个什么意思呢?没有网络上一些说法说的那么差劲,但确实能找到不少槽点。说它好,是因为它也确实有自己可圈可点的创新和突破。这部新版本,剧情上老套与创新共存;质感上整体来看布景、道具、服装等方面都很用心,但是一些局部也有视觉美感缺失的部分;人物设定上让有些角色更加丰富饱满,更具哲思意味,却也让有些角色完全背离观众预期,影响观看体验。

前辈们创作的经典,犹如大山巍峨。这部新剧,既不大可能实现对经典的颠覆和超越,也不大可能令起灶炉成为可与之并列的新经典。但是,经典不一定是用来超越或颠覆的,也是用来传承的。就像白蛇的故事本身就是从最初的地方杂谈口耳相传而传播开来,后被一代代民间知识分子和艺人们扩充延展一样。古人们每一次的再创作都是一次对经典的传承,今天我们所做的也是如此,都是在为后来人继续丰富这个故事。

基于这些考虑,最终只能在一种很矛盾的心理感受下给这部剧“还不错”的评价。多处支线剧情按着快进键来看的话,还是值得一看的。

下面就从多个方面和大家说说两个版本的区别,看看新剧有哪些亮点和槽点。

情感基调

这部新剧与92年的赵雅芝主演的经典版相比最大的区别就是情感基调的不同。

92年版的《新白娘子传奇》基调清爽明快,如舂夏暖阳。新版则苦涩伤情,如秋冬晓露。这一点能从两部剧截然不同的选角、人物设定、画面配乐风格上很容易得到证实。选角和人设下文会专门说到。我们先看看两部剧的画面色调的不同。旧版限于当时的技术问题,场景几乎全部写实手法拍摄,但依然可以通过建筑、道具的色调看出其质朴、真实、亲近生活与大众的一面。再看看新版,大量暗青色滤镜的使用,几个CG制作的关键场景都是满满的冷色调。

再看更为明显的配乐。原版的那几首流传甚广的音乐之中,想到《千年等一回》,耳畔就会想起那段有点激昂的前奏和明快透亮的竹笛演奏。另外两首《前世今生》和《渡情》用情歌对唱非常直接明了地传唱着前世修来今生注定的缘分。

而新版的曲风婉约清寡,配乐多用钢琴对这些经典曲调进行极简化的改编。清缓的旋律,带来的是一种挥之不去的青春痛楚感。第一集中,许白第四次相遇,两人撞倒在街角,白素贞戏弄许仙后,没想到响起的配乐居然是用大提琴演奏的《渡情》,本来美好的情节却被有意为之地渲染出了满屏幕的苦涩(就差没用二胡了)。这种曲风这几年多在国产青春片用回忆的视角回想没有结局的青春初恋才用到。

看看这个片段的视频,感受一下配乐:
http://m.iqiyi.com/w_19s7jfm1wh.html?social_platform=link&p1=2_22_221&isrd=1

往后的剧情中,厚重低沉的大提琴配乐处处可闻,让整部剧的情感基调异常酸涩。加上年轻化的演员阵容和虐恋式的剧情,这部新剧刻意向青春剧的风格靠近了很大一步。这种处理让这部剧有了全新的白蛇爱情故事的情感风格,但是也让后期剧情逐渐狗血、俗套起来。

豆瓣上,这部剧的评分只有4.2分,与这种混搭的风格掺入让这部剧主题和风格陷入凌乱有很大关系。


《新白娘子传奇豆瓣评分》

下文说到剧情设计的时候会详细说说这部剧后期剧情安排有多垮。

选角、人物设定方面

这部新剧选角年轻。“4000年一遇”的美女鞠婧祎自带仙气,颜值爆表,初期演绎出了一个少女白素贞的纯情烂漫。只是观众评价两极分化严重。不少观众认为这与其心目中的白娘子性格形象相去甚远。20多年前,赵雅芝塑造的白素贞形象深入人心,先入为主,确实无法超越。大家不买账也是在情理之中。我个人对新版白素贞的接受度还是挺高的。可以想想,白素贞修行千年,却一直留恋在人世间欠的一笔恩情,说白了就是对人间红尘的牵挂,渴望在人世间有有趣的故事发生,这其中自然包括爱情。这样一位初成人形、青春跃动的少女,正好需要有人打破常规,重塑形象,让大家了解到一个充满好奇、调皮、古灵精怪的少女风格的白蛇。新剧在这方面对白蛇的人物设定与选角都是经过考虑做出的决定,也正是这部剧创新与独树一帜的地方。


剧照

剧中其他所有人物角色都大幅年轻化。许仙更加有书生偶像的感觉,而且极其机灵,常给做捕快的姐夫办案出主意。法海设定除了年轻化以外,法力被大幅弱化。旧版的法海捧着钵盂在街上走,观众就会担心白蛇、小青的安危。新剧中二蛇完全可以轻松敌过“小”法海。新剧还重新处理了法海和二蛇的关系,有种其乐融融的合家欢的感觉。法海听取师傅“能渡者不杀”“妖分善恶“的指点,知道二蛇向来积德行善,没有给白蛇和小青制造过障碍。许仙和二蛇还时不时请法海帮忙合作除掉伤人的孽妖。

法海知道白素贞为救许仙将自己的千年妖丹给了许仙后也陷入了反思和两难。许仙是人却依靠妖丹维持生命,那他是人是妖?白蛇为了救人献出自己的妖丹,没了妖丹还是妖吗?为此他再度回寺请教师傅。法海对白蛇和许仙之间的爱情似乎一直能够理解,并没有过多地阻止两人的结合,这样的设计并没有让观众觉得法海就不像个能得道的高僧。年轻法海的自我反思中充满了哲思,反而更像一位得道高僧年少懵懂时候必须要有的成长经历。让这一形象更佛化、更立体丰富,当然也更讨观众喜欢。


大结局中的法海剧照

新剧对法海的这种设定也是极其成功和充满创新与突破的。可是万物相克,此消彼长。在旧版本,剧情的推力来自于两处:一是凡间力量,来自于梁相国与许家的斗争。另一处则是拥有与二蛇对战绝对治胜力量的法海对许白爱情的屡次阻挠。两股力量,一股施加给许仙,一股施加给白素贞。二人在与这两股力量对抗中造就生死爱情。整剧就是这样形成冲突,不断产生新的故事,推动剧情发展,故事衔接自然流畅。而在新剧中,法海被有意美化和弱化后,则不足以干涉白蛇许仙以产生剧情推力。新的冲突要形成,剧情要演进怎么办才好呢?编导们算是捅了个大篓子,也正是这一点,让这部制作还算细腻与用心的剧,失去了大部分枝干。这个大篓子就是它的剧情设计和推进方式。

剧情设计方面

上面刚说的旧版中的两条冲突线简单,而又非常巧妙。白素贞得用法力暗中帮许仙化解来自梁相国为代表的凡间力量,许仙则用凡人之躯和言语说服的方式对抗着法海对白素贞的再三为难。人生在凡世间,便要受世间纷争的困扰,不可能独善其身。自己想平静安稳地和所爱之人过完一生,可注定不能平静。人妖结合的许仙受到的干扰自然更不可能少。一生行医积德,广结善缘,从不找麻烦,但麻烦也会自己找上门来。白蛇想和许仙过普通百姓的生活,可是为了保护许仙又不得不一再动用法力,法海就会再次出现。这样的设定很有一种《安琪的礼物》的感觉,又无奈又美好。


观音指点白蛇先入尘世

这个时候观众就能明白观音拒绝白蛇最初皈依的请愿,让她先入红尘,才能出红尘,才可飞升得道的原因,也能明白何为红尘。原来并非只有男女之爱,只要活于人世间,便在红尘中。这样的设计让许仙和白蛇遭遇到的种种都让人有信服感,就像每个人的生活,都有树欲静而风不止的时候。无形中紧牵观众神经,越看越入迷,最终成就了一代经典。而新剧中法海和许、白,共同处于对佛法、人生、道法的探索中,剧情推进居然靠虐恋、情感偶像剧中低级的误会、角色黑化等方式来实现。以至于整个剧呈现出了前期的创新与突破可圈可点,中期情节张力降低,出现推进困难,后期情节张力几乎消失,出现情节崩塌的局面。可能是制作团队年轻化的原因,也可能是刻意跟风,中后期剧情中融入了大量青春偶像剧、穿越剧、情斗剧、三角恋、虐恋等杂乱的风格和元素,也大量使用了这些剧种常见的技术含量极低的套路。诸如,一两句话就能说清楚的问题,主角就是不说清楚,观众都急疯了,唯独编导们不急。用就是不说清楚的误会产生矛盾和剧情推力。这种方法用的太多,导致观感断崖式下跌。

时隔二十多年重新翻拍经典,融入现代、青春的元素是必然的,只是没把握好火候。刚看完结局,对这个不太尽兴的结局,我就在想:中后期有那么多功夫用低级的手法让配角拖剧情,为什么不挪出来好好设计一个节奏正常、更能获取观众情感共鸣的结尾?非要有这么一个节奏上好像要赶着去投胎的收官?

剧中设定的极其失败的几位配角当属许仙姐姐、金如意(许仙做大夫的前东家的小姐)和那只满世界附身的心魔。

许仙姐姐这一角色的设定,丝毫不迎合观众喜恶,完全背离白蛇的故事中许仙姐姐那种祥和质朴的形象,后期还有一两集的黑化。让人看了着急、揪心,无比怀念92版中的许仙姐姐。


新版中的许仙姐姐许姣容

金如意这个角色前期还算讨喜。和许仙一起长大,深爱许仙,却以爱之名,干了很多错事。屡次置白蛇于生死险地,不知悔改。让这部剧中后期演化为一部彻头彻尾的神话情斗剧,任由这个不领盒饭的配角靠重复了几百遍的小手段啰里啰嗦地影响着剧情节奏,让观众想分分钟弃剧。

那只越发强大的心魔在后期更是成了编导偷懒的完美借口。只要剧情推进遇到问题就祭出心魔,让他逮着谁就附谁的身,顺理成章地完成对任何角色的黑化,制造出新的故事。这一处理,让后期剧情有一种明显的重复、啰嗦与拼凑感。心魔的设计,让我第一个联想到的是徐克的《狄仁杰》系列电影。有什么不想花心思去设计构造的剧情,就归为术士的方术,用幻象去解释。一下子好像什么都说得通了,却让观众有种被耍、被低估的感觉。

设计这样的几种反面角色并不为过,只要处理得当,也会像对法海的设定一样,改编得极其成功,成为亮点。可惜编导们似乎并没有认识到这些角色会成为后期拖垮整部剧的魔鬼。

任何配角,在一部故事中都有它的作用和生命周期,该落幕时必须落幕,不然为什么要叫配角。否则过犹不及,必然引起观众反感。这种反感,是对剧的反感,而不是对角色。

正是对以上所说的几个角色的处理严重失当,使这部剧后期本该对剧情和主角间的爱情做最后的升华的时候却只能故技重施,始终停留在这些黑化的配角引起的重复再三的“新”冲突的处理上。这也让这部本应属于大型爱情神话类型的剧变得类型边界不清,主题摇晃不定,根基失去稳定。

尽管成不了经典剧,但本可能成为一时的话题剧和热播剧的它,因为后期的老套,为迎合观众乱入主题以外的元素等原因而失而丧失了白蛇故事的核心,几乎快要和五毛剧同列班次了。但是起初就说过,这部剧并没有差劲到烂剧的行列。那它靠的什么,依然值得我们一看呢?我认为是其制作上的用心和成功给白蛇神话营造了一种别具一格的青春化的情感氛围。

融入青春剧的风格后,初期的剧情上大幅增加了许仙和白蛇拜堂成亲之前的篇幅。两人差点永远错过等方面相对于旧版本所做的进一步处理也是既有趣,又能加强对“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手难牵”的具象化表达,让观众对缘分的玄妙能结合自身经历产生更强烈的感悟。


白素贞差点回青城山的相关剧情

细腻用心的视觉风格

这部新剧的布景方面可以看出是花了心思的。一旦用了心,观众就能感受出起足够的诚意。特别是室内布景、道具、服装等方面都是非常不错的。建筑和室内的视觉表现优良,得多感谢影视行业。近些年来建立了诸多还原度很高的影视基地。标准化作业为影视创作提供了完备便捷的服务,如外景、古建筑、群演等。但我们依然不能否认该剧制作团队的付出。

当然,视觉方面个别细节上也有明显不足。像,花草树木太假,颜色太过艳丽,有种乱花渐欲迷人眼的花哨感,而非素雅。室内布景也有明显的风格单一的缺点。白府、李捕头家、药铺都是同一种装饰调子。说是高度还原宋朝民居风格,但是却为追求视觉效果而离现实与居家更远了一步。家居风格更像北欧、日式、中国现代与中国古典的结合,也没有将不同人物的居所做明显的风格差异化处理。

特效方面,本来不想提及特效的,可是作为一部神话剧,仙界、远景都得依靠后期CG才能呈现出来,又不得不说了。网络上永远有吐槽国产影视剧特效的声音,但我依然觉得这部剧的特效还算良心,绝非五毛,只是整个行业水平所限而已。最后一集的水漫金山的特效也是有所投入才能做出这样的效果的。


水漫金山
水漫金山

剧中塑造的天仙的世界和一些异度空间的最终效果如何,只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哦,对了,有点需要特别说明一下的是后期处理方面,磨皮滤镜用的有点过了。

新剧呈现的爱情风格为何是虐恋的苦涩?

开篇就说过的情感基调与旧版迥异的问题,其实归根结底是不同时代、不同年龄的人爱情观念的差异。甚至为何新版有浓厚的偶像剧风格也可以归结到这个原因中去。

92年版在情感上采用第三人称叙事儿,新剧则用的第一人称。这里所说的人称是依靠情感的呈现方式来判断。前者是将这个大家耳熟能详的故事讲述给大家听,考虑到结局是大家都飞升成仙,修成正果,再加上是第一次系统、完整的荧幕呈现,自然基调明快、乐观。新剧则是以当事人、故事经历者的情感视角娓娓道来,“我”不知道人妖结合打破了世间秩序后最终能不能修得正果,也不在乎结果。为何想拥有一份偕老的爱情这么难?要受到万般离间和阻挠?于是很自然地出现了虐恋般的酸苦。修成正果其实是传统和世俗认为的圆满结局,是上一代人心目中的大团圆。但是对于追求自由、彰显自我的90后观众来说,远在天边的美好结局却要用当下的束缚和苦痛去交换,让眼前的生活只能苟且是一件多么悲痛甚至愚蠢的事情。

新版本的结尾设定在西湖的渡口,场景上形成首尾呼应。多年后,刚出塔的白素贞在西湖的渡口等待为赎回自己罪过而行医天下的许仙归来,两人在最初差点没能留住对方的渡口见面。相视中,眼中不再是当年的懵懂,而是经历了如此之多的磨难后的从容。然后牵手,预示今后美好的生活。而不是旧版本都顿悟后升仙。我更觉得新版的情感处理更现代、应该更符合这部新剧的主要受众90后的情感期望:被逼到无奈,要失去所爱,定要拼死守卫,万千苍生,与我何干,管它明日升仙坐莲。正如新版中水漫金山时的白素贞的台词所表达的一样。

要问新剧呈现的爱情为何是虐恋的苦涩?被世俗阻挠的爱恋,怎会不苦?

结语

《新白娘子传奇-最后一幕》

正因为让观众能感受到用心与诚意,同时以全新的情感色彩重现了这部悠绵的爱情传说。这部剧才在后期情节凌乱崩塌的情况下,依靠白蛇爱情故事本身的感染力,借助全篇成功营造的苦涩又美好的基调和值得赞赏的好几处突破与创新等特征和优势,依然值得我们怀着领略别样白蛇爱情风格的好奇,去看上一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