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路上-冬天(10)

晓允让开身子,我进去坐下,她望着我的衣服问我,你这衣服从哪里来的?我疑惑的望着她。她继续说道,这是我前段时间给我哥哥买的。这下我吃惊的问,你哥叫什么名字?她说,李小乐,你认识?我脑子一转说,嗯,我是他好朋友。她更加吃惊说,我怎么没听他说过?我说,我也没听他说过他有你这个漂亮的妹妹。晓允继续说,你们认识不久吧?他的朋友我都认识。我说,不久,几天而已。她说,几天就是好朋友了?我说,相见恨晚啊!她说,别贫了,说实话。我说,你哥连衣服都给我了。没骗你。她说,那我去找他。我赶忙拦住她说,别,我刚刚才认识你哥。我把事情说了一遍。

晓允舒了一口气说,原来这样,你也真厉害。我说,形势所逼,你买的衣服还真适合我,专门为我买的吧?晓允笑了,买的时候谁认识你啊!我说,那样就更有缘分了。晓允说,好了,天亮了,你该回去了。我说,借你电话用一下。我打了个电话给虫哥,告诉他我现在的位置,让他来接我,虫哥在电话里显得很兴奋,答应马上来接我。

我站在楼下,看着从工地方向升起的太阳已经脱离了地面,在这个城市里,这样的早晨从未见过,只见过太阳将要落下的样子,死气沉沉,这样朝气蓬勃的早晨对我的心情影响很大,一夜未睡,身体的疼痛,本来已经很疲倦,见到早晨的太阳,顿感身体舒适,我回头对晓允说,留个联系方式?晓允问我为什么,我说,你不留我一样能找到你,我能记住这个地方,而且我还要还你哥的衣服。晓允留下了她的QQ,并对我说,没事不要找我。我说,有事的时候呢?她说,那更不用找我。

这时,远处传来阿龙摩托车的声音,我对晓允笑了下,朝前走去。

虫哥停下车,忙着问我在警察局的事情,我没有回答,说,这么快就找到了。虫哥说,这里经常来,这工地有几个人认识的。我吃惊的问,你认识小李么?他说,不认识。然后接着问我警察局的事。我看着憔悴了许多的虫哥,笑着说,回家再说吧。虫哥说。嗯,你这衣服从哪里来的?怎么到这里了?我说,回家说。

我上了车,看见晓允站在那里,阳光拉长了晓允的身影,在阳光下,晓允格外的美丽,我心中突然产生一种情愫,这个姑娘与我在深夜相遇,从早晨分离,必将在黄昏再次相见。

到我的寝室,见小冉已经在那里,我朝她笑笑,她责怪的问我,你还笑!伤的怎么样?我说,没虫哥严重。虫哥将我扶到床上坐下,说,你可以说了,警察怎么说的?

我说,没怎么说,就是问了些情况,做了个笔录,然后叫我们自己协商。虫哥拿来吃的东西给我,我没有吃,喝了点水继续说,对方去了2个人,我和他们坐在那里一个多小时没有说话,然后我实在受不了,就朝一人要了根烟抽,并承诺以后还会还给他,他给我了一根,然后我们就聊了会,结果是和解,他们认识警察,值班的那个警察还把其中一人叫进另一个屋子说了一会,然后我就签字,走人了。虫哥抽了根烟说,不能就这样算了。小冉问,你还要怎么样?虫哥没有回答她。

虫哥果然没有就这样算了。之后的一个月,虫哥都在想办法了解那帮人的活动范围。之后的某一天,我在熟睡中被一阵紧急的敲门声中吵醒,小冉在门口大喊,洛,快起来,出…出事了!

小冉将虫哥留下的纸条递给我,上面是虫哥的笔迹:

小冉

我去解决下前段时间我和洛的事情,可能这段时间回不来了,手机不带了,你放心,我会联系你们,如果我晚上没有回来,你就和洛走,不要在那里住了。我一定会联系你们的,号码别换。

我带着小冉找遍每一个虫哥可能出现的地方,都没有找到。临近中午,小冉手机响起,是陌生号码。我让小冉给我接,那头传来虫哥的声音,你和洛快走!我说,虫哥,你怎么了?虫哥听出是我,说,洛,快带小冉离开那里,以后我再和你说,我挂了。我茫然的站在那里,能听的出虫哥很急促,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拉起还在疑问的小冉,朝前跑去。

我敲响晓允的房门,晓允在里面问道,是谁啊?很幸运,晓允在家。

晓允一打开门,我就拉着小冉走进去。晓允还没反映过来,我说,什么都别问,这个女孩先在你这里,我出去下,最晚晚上回来。我又对小冉说,这是我女朋友家,你放心的在这里,我出去找虫哥,你别跟来,会给我添麻烦的。说完,我跑了出去。

这个城市对于我来说太陌生了,每天的活动范围太狭小,我在马路边跑着,又毫无方向,我带这小冉的手机,只希望虫哥再来电话。我在脑中努力回想着虫哥还可能会出现的地方,但是越想越没有头绪。我站在一个桥上,拼命的抽烟,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虫哥怎么样了?为什么要我们离开住的地方?现在我们住的地方又成什么样子了?

整个下午,我都在无目标的寻找着,可以说,我来到这个城市半年都没有走这么远的路,但我一点也不累,只想快点找到虫哥,问清楚情况。还有想等到晚上再去看看住的地方怎么样了。

漫长的一个下午,天色渐渐黑了,我朝住的地方走去,刚要到那个台球室,一个人突然拉住我,我转身发现是一个朋友,那个朋友示意我不要说话,然后拉着我走到旁边的一个小巷子里说,别回去,你那寝室都不成样子了,有人今天在砸你的屋子。我很淡定的问出什么事了。朋友说,我也不知道,今天我去你那里准备找你借读卡器的,谁知道刚到那里就听到你屋子里传来东西打碎的声音,我一看,那些人就是以前和你们打架的那帮人。

听到这里,我基本上都明白了。我问道,知道是谁告诉他们我们住这里的么?朋友说,我看见他们从你屋子里出来就去了台球室。我说,我知道了,谢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车子在什么时候走动的我不知道,宋鸿看了我日记的前几页后说,这个虫哥挺好玩的。我笑了笑,宋鸿将日记拿给我说,你还是说...
    乱乱310阅读 134评论 0 0
  • 私泊阅读 169评论 0 0
  • 一、时间安排 2016年2月15日(周一)正月初八 2016年2月20日(周六)正月十三 2016年2月21日(周...
    河南招聘会杨婷阅读 192评论 0 0
  • 井冈山随笔 八百里井冈,我来了!!! 阳春三月时节,笔者随东营市第41期县级干部进修班...
    黄河歌者阅读 1,848评论 16 112
  • 不是亦舒迷,知道她的名字也是近几年的事。儿时乡村闭塞,除了课本,无书可读。本科时沿袭高中的路子,中规中矩地读书,老...
    伊水芦笛阅读 785评论 4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