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之剑天上来

大河之剑天上来,一剑光寒震九州。

第十九个夜晚,眼前的这位酒客已经十九次这样站立窗前。

正在收拾酒桌的店小二不懂,他不知酒客为何要这样看着远方,他也不想问。在长安,怪人多。

今夜似乎有些不同,寻着酒客的目光看向窗外,那是一座璀璨的楼房,从这望去,还能看到里面的酒声笑语。

今夜客人有点多了起来,已近深夜,却陆续有人进入客栈。来的群人脚步无声,动作整齐,令这座小酒馆多了几些肃杀气氛。

房门开开,又一位客人进来,此刻其余桌上的客人竟然齐齐站了起来,两手一恭,叫到狄大人。原来来着是狄仁杰,窗前的客人似乎没有察觉的样子,不为所动,目光仍旧望着那座灯楼。

十年了,你为何还要来到此地,如此固执值得么。狄仁杰向窗前的这个酒客说道。

你知道的,放不下的始终放不下。

死人是可以放下一切的。

可惜,我是不会死的。酒客转过身,目光如一把寒刃望过众人,至少不会是今晚,不会是在这,我要把她带离长安。

那你试试。

狄仁杰身后众人相拥而上,酒客闭上眼睛,似乎一切都回到那天,那天桃花盛开,整个长安落在她的眼里,她到他的心里。一切都回不去了,酒客睁开眼睛,寒光在闪动,一剑带过三剑光,剑花雕琢剑行流。

血流在空中,还未散到地上,剑已回到剑鞘。房间布满十数人的尸体。

狄仁杰大喝一声,将断命薄扔向酒客,向后转身拔出长剑。晚了,狄仁杰的剑太慢了,断命薄做了两半,狄仁杰也做了两半。

酒尚温。

酒客大步踏门而出。

大河之剑天上来,月亮正圆。

今夜似乎还未结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