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春秋读论语》第115章【拓展阅读】

司马迁《史记·伯夷列传》(选段)

孔子曰:“伯夷、叔齐,不念旧恶,怨是用希。”“求仁得仁,又何怨乎?”余悲伯夷之意,睹轶诗可异焉。其传曰:

伯夷、叔齐,孤竹君之二子也。父欲立叔齐。及父卒,叔齐让伯夷。伯夷曰:“父命也。”遂逃去。叔齐亦不肯立而逃之。国人立其中子。于是伯夷、叔齐闻西伯昌善养老,盍往归焉。及至,西伯卒,武王载木主,号为文王,东伐纣。伯夷、叔齐叩马而谏曰:“父死不葬,爰及干戈,可谓孝乎?以臣弑君,可谓仁乎?”左右欲兵之。太公曰:“此义人也。”扶而去之。武王已平殷乱,天下宗周,而伯夷、叔齐耻之,义不食周粟,隐于首阳山,采薇而食之。及饿且死,作歌,其辞曰:“登彼西山兮,采其薇矣。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神农、虞、夏忽焉没兮,我安适归矣?于嗟徂兮,命之衰矣。”遂饿死于首阳山。由此观之,怨邪非邪?

【参考译文】

孔子说:“伯夷、叔齐不记以往的仇恨,怨恨因此就少了。”“他们追求仁德,就得到了仁德,又怨恨什么呢?”我对伯夷的情意深表同情,看到他们散逸的遗诗,又感到很诧异。他们的传记上说:

伯夷、叔齐是孤竹君的两个儿子。父亲想要立叔齐为国君,等到父亲死了,叔齐要把君位让给伯夷。伯夷说:“这是父亲留下的遗命啊!”于是逃走了。叔齐也不肯继承君位,也逃走了。国人只好拥立孤竹君的次子为君。这时,伯夷、叔齐听说西伯昌能够很好地赡养老人,就一起去投奔归附他。等快到那里了,西伯姬昌却已经死了,他的儿子周武王追尊西伯姬昌为文王,用兵车装着他的木制灵牌,向东方进兵讨伐殷纣。伯夷、叔齐拦住武王的马缰劝谏说:“父亲死了不埋葬,却发动战争,能说是孝顺吗?作为臣子去杀害君主,能说是仁义吗?”武王左右的随从亲兵要杀掉他们。太公吕尚说:“这是有节义的人啊。”就搀扶着他们离开了。等到武王平定了商纣的暴乱,天下归顺了周朝,可是伯夷、叔齐却认为这是耻辱的事,他们坚持仁义,不吃周朝的粮食,在首阳山上隐居,靠采摘野菜充饥。到了快要饿死的时候,作了一首歌,那歌辞是:“登上那西山啊,采摘那里的野薇菜。用暴臣换暴君啊,竟不认识到那是错误啊。神农、虞、夏的太平盛世转眼消失了,哪里才是我们的归宿?唉呀,只有死啊,命运是这样的不济!”于是在首阳山饿死了。从这首诗看,他们是怨恨还是不怨恨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