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中的麋鹿(一)

1983年,我在寻找着一个故事

文 / 禺诚

清晨第一缕阳光的雾气是少女额头上的汗汽化来的,少女跳着轻快的步子,哼着歌谣在林子里晃着。她穿着棉麻的裙子,肩上背了一个包,脚上穿着的是一双回力鞋。第一次看到麋鹿的眼睛,她觉得很纯洁、很无辜,还有点有幽怨的感觉。这一次,她特地带了相机,想把它的眼神记录下来。已经走了一两个小时了,还是没有遇到,她有点气馁,想回去,可是好像有些迷路了。这个林子比她想象的要大得多,她渐渐的有些力不从心。她坐在杂草堆中,露水还没完全蒸发干,裙子弄湿了了点,她不在乎。她用手把头发往后绾了一下,有些头发被汗水黏在了一起。初夏的缘故,虽然还是上午,但仍能感到暑气直往身上窜,少女的额头上已有些汗珠了。她肌如白雪,像一个深藏林中的公主,不谙世事。

天微微亮的时候,少女开始收拾背包,她带了相机,水壶和一些干粮。她告诉父亲今天和朋友去公园玩,再拍些照片。父亲应允了,他是一个中学语文老师。在女孩的印象中,父亲最多的样子应该就是坐在房间里看书和批作业。他们之间的话很少,每天不过习惯性的交流,女孩早就厌倦了和父亲的对话,总觉得他冷冰冰的,和自己不够亲热。小时候,父亲还经常带她出去玩,女孩最喜欢骑在爸爸的肩上,骑在肩上的时候别提多开心了,还能看到很多新奇的东西。那时候,她觉得在这世上没有什么比爸爸的肩膀更叫人踏实了。快上小学的时候,爸爸为了鼓励她,特地带她去镇上新开的的动物园看小动物。那天,碰巧赶上了麋鹿产子,女孩第一次看到那一幕就被吸引了,小麋鹿的眼睛令她着迷,看到那种无辜的样子,她真想冲上去亲一下。她注意到小麋鹿也正看着她,“爸爸,快看,小鹿宝宝看我呢,真可爱!”“这个鹿宝宝一定是喜欢我们的宝贝女儿。”妈妈在一旁笑着说。“对对对,咱们家静静多可爱,来,亲爸爸一下。”每次回忆起小时候的事,韩静的眼眶就不自觉的红了起来,她很想念妈妈,自从妈妈心脏病复发死去以后,她感觉爸爸也不像以前那么爱她了。起初,她还以为是爸爸太思念妈妈了,才会对她这样,随着她慢慢长大,她发现根本不是想的那样,父亲好像就是有意的逃避她,有时候她甚至觉得父亲有些讨厌她,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所以韩静不喜欢呆在家里。一放假,她就会跑到外婆家玩。有时候也喜欢和朋友一起去图书馆或公园,总之不呆在家就好了。外婆家在农村,还很小的时候,小女孩就会自己走去了,这段路她已熟记于心。父亲不允许她去,所以每次去外婆家,她都会找个借口,一般就说和朋友去公园玩或者别的,父亲从来都没怀疑过,或许在父亲眼里,她还算乖,她是这么觉得的。


外婆家附近有个林子,小的时候,外婆对她说那个林子里有会吃人的老虎,所以从来不让她去。没上高中之前,她还是深信不疑的,渐渐长大了,林子对她的诱惑也变得越来越大,有时候她会幻想着林子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温暖、幸福。那天,韩静和往常一样去外婆家玩,因为她吵着要外婆讲妈妈的事情,结果惹外婆生气了。平时外婆还是挺宠她的,唯独提到妈妈,她就会板着脸。以前她也没觉得什么,但那天她心情本来也就不怎么好,一气之下就跑了出去,边跑边抹眼泪。不知不觉就来到了那片林子,脚步也一点一点随着心得方向迈着。

进了林子,一切的委屈好像都烟消云散了,只是眼角还挂着泪痕。她闭着眼睛,细长的睫毛上蒙了一丝雾气,很是灵动。女孩大口的呼吸着林子中的空气,慢慢张开臂膀,将这林子中的一切都拥入怀中。她慢慢睁开眼睛 ,“天呐,吓死了我了,还以为是老虎呢!”离女孩两三米的地方有一只鹿,准确来说应该是麋鹿,它正在看她。那个眼神,女孩一直记得,是记忆深处最美好、最纯粹的部分。她朝它走过去,麋鹿一步一步向后退,慢慢消失在灌木丛中。女孩找了很久,渐渐的,天昏暗了下来,她不得已只能先回家。那天,她躺在床上久久不得入睡,一直在想着那只麋鹿以及那双温柔而清澈的眼神。

“路小雨,我看到麋鹿了,可惜没带相机,不然可以给你看。”韩静兴奋地对朋友说。小雨是她最要好的朋友,她有什么事都会和她分享。“我又不像你,对它那么痴迷。不过我还没看过麋鹿呢,好像以前动物园是有的,听别人说后来逃跑了”,小雨说,“老板,来两瓶橘子汽水”,”好啊,下次再遇到一定拍照给你看。”“我期待着呢!”她们从小卖部分了别,各自回家去了。终于等到了周末,韩静早早地把作业做好了,然后去外婆家。本来和小雨约好一起去看麋鹿的,结果小雨打电话说弟弟生日,她爸爸要带她们去餐馆吃饭,韩静可羡慕了,她的生日基本上都是一个人过的,不过有几次生日外婆给她做了寿面吃,她不奢求能像朋友那样,只要父亲能记得她的生日,她就很开心了,可是她觉得这更像一种奢望。天微微亮的时候,她就出发了,城镇的路上还是有些路灯的。幽暗的灯光在在碧海蓝天下映衬着别样的韵味,初夏的早晨慢慢来临,天边浮现出一缕一缕红云薄雾。韩静哼着张国荣的《风继续吹》,徜徉在泥巴路上,自由自在。每次一个人走路的时候,她都喜欢唱些什么,这样会觉得没那么无聊。

天已大亮,阳光穿透树叶,洒在柔软而又湿润的泥土上,地上铺满了落叶,踩着沙沙作响。少女脖子上挂了相机,漫步在林中,偶尔会停下脚步,拍些不知名的花花草草。不知不觉,走得有些累了,额头上蒸发着汗液。“怎么还是遇不到它呢,上次明明就看见了呀。”少女靠在一棵坚挺的白杨树上,目视着远方。突然,她看到灌木丛里有些声响,她朝它走过去,“果然是你,这次可不许跑了呦!”她蹑手蹑脚的移动着,拿起相机,对准它,按下快门的那一刹那,麋鹿刚好看到了她,它受到了些惊讶,往后跑。女孩放下相机,向着麋鹿跑的方向追去。麋鹿的双腿敏捷,十分灵活,没一会就看不见了。女孩一直跑,她坚信这次一定能追到,这种信念是她以前所没有的,简单的想法让她心情愉悦。她顺着麋鹿的方向跑着,来到了一个池塘边。她看见麋鹿在不远处低头喝水呢,那模样可爱极了。池塘通透明亮,像嵌了一块大镜子在水底似的,塘边有些水草,娇嫩的打着节奏,露水嘀嗒嘀嗒。女孩沿着水塘悄悄的移动身子,屏住呼吸。“可找到你了。”女孩拿起脖子上的相机,咔嚓一声。


女孩微微睁开双眼,刺眼的阳光扎得她难受,她用手遮着,这样感觉好些。“感觉好些了吗,这些天可让妈妈担心死了?”“啊?妈妈?我妈早就……”面前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头发微卷,眼神里满是慈爱。女孩看着她出了神。“怎么,连妈妈都不认识了?医生说你有可能会失忆,不会真的吧”。女子掩面而泣,身子不时的抽搐着。女孩环顾一周,房子很白,还有些东西她从来没见过,“这是哪儿?”女子听到女儿的问话,忙回答她,“这里是医院,几个星期前,你一个人跑去河里游泳,结果脚抽了筋,呛了很多水,头还撞到了石头上,等别人救上来的时候,你已经晕了。真是担心死我了。”“这是怎么回事,我明明是在拍麋鹿的啊”,女孩小声嘟囔。“请问……现在是什么时间?”“上午10点半左右”。“你在哪儿找到我的”,“当然是河边啊!”“我要回家,我爸还在家等着我呢。”“醒来第一个想得就是爸爸啊,不怕妈妈伤心啊?我开了车来,走,宝贝女儿,接你回家去。”。面前的女人开心的收拾着东西,女孩看着她,一股暖意袭来。

女人按了一下发光的数字按钮,门自动开了,“你先进去吧,我把这些东西拿进来。”“哦。”这是一个长方体的空间,呆在里面让她喘不过气来,她撰紧了裙子的下摆,手心冒汗,缩在拐角。“是不是还有些恐惧啊,来,到我这儿!”女人抱住了韩静,把东西扔在了脚边。女孩脑海中闪现出了妈妈的音容笑貌,还有爸爸太平洋般的肩膀以及它那双清澈的眼神。此刻她就像沐浴在春日之中,恐惧慢慢退去,“我好想你,妈妈。”女孩抑制不住眼泪,小声的哭泣着。   门开了,妈妈扶她出去,面前的一切闪着女孩的眼睛,这是哪儿,一切都那么陌生。   楼房竟直插云霄,街上人头攒动,让人喘不过气来。“天呐!”女孩依偎在她的怀里,明明晃晃,一阵晕眩。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