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很多山

忽然之间,故事已经,翻了几页。

已经很久没用80克的A4纸了,忘了0.3的笔尖。

茶妹说,3月的时候,紫荆花开,可是3月的尾声,这里也会倾盆大雨吗?那,心里的思念呢?

第一天开始的时候,像从前那样,故事的开始都是好的,可是然后呢?

阿酒向南风说再见的那天,像是这个星期每一天的平常天,鸟依然飞,猪依然睡,欺骗的依然在欺骗,只是南风看到阿酒渐行渐远的背影时,却忽然明白,自己生命的一部分如影子般,永远的随他而去,而她会是他此生永不落幕的回忆。阿酒看着地,看着脚上那双南风为她买的丑的要死的平底鞋,因为她说高跟鞋脚好痛,如孩童般善变。

懒相迎隔门笑答。

岁月喑哑,如真面假。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油墨上的咫尺天涯,远远远过你和我的天涯,除了空间,我们还有时间。我写给一封信给你,要过很多人的手,要走很多的路。

不如就此相忘于尘世间,不如让所有泪水都消失于雨水,我分不清2005和2014。梦中我带着笑容带着什么,去问你。你说,那时我们都不知道。时间真的好奇妙。

时光逆转成红色的晨雾,昼夜开始平分。那我,还会不会,像七年的夏天那天,一整个无所事事的夏天。也许那过去了的,就会成为亲切的怀念,我们都会想起吧。

那一天,木木很伤心,像失去了整个世界,就在公车上直接哭了出来,开始时低低的抽泣,慢慢的她开始不能自已,无论你再怎么用力的抱紧她,而她依旧悲伤得不能自已,从那一刻起,直子就明白,她和他,隔着一个世界线。最后的最后,木木还是自杀了。直子追过她的坟墓,追过她的灵魂,一快再快,始终追不上她的世界,木木背对着直子。

你知道的,对不对。对。

年轻的开始沉睡,我自以为是的音乐已是别人眼中的老掉牙,我眼中的影片,他们连名字都没有听过,那么我眼中的世界,一定比你们更精彩吗?一定比你们更肮脏吗?

若今年回去,那条河真的再没有水流了吧,那条大街真的建起来了吧,那间学校,还在吗?夕阳的我们没有奔跑,我们只是步行,温暖的步行。假如,如果,万一,我们都会在一起吧。

第一口蛋糕的滋味,第一件玩具带来的安慰,太阳下山,冰淇淋流泪。5点半,天还没亮,网吧却开了,清明雨上的歌词好多好难抄,我和你,都一个很漂亮的歌词本。我突然想起我那本有你签名的历史书,那本价值连城的历史书。

那晚,我们都喝醉了酒,说下辈子做个花花草草,随风飘摇多好,也不用活的太久,比一个神经兮兮的人活着更好。

陌生的城市啊,熟悉的角落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