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人录之奇怪的室友(九)

由于约定的时间正好是饭点,两人就约在食堂了,顺便吃饭。三秒要请路美香吃饭,路美香婉拒了。三秒突然想到了自己好久没和女生一起吃饭了,没想到这一回要请客还被拒绝了,自得暗自苦笑。

“你说你感觉得到阿花?”三秒吃惊地说道。

“是的,你要相信我。”路美香一脸严肃。三秒虽然有点不信,但还是选择继续听了下去。只听路美香继续说:“我能感觉到身边人,一直能感觉到。这种感觉就像是心里的一种总量。每当我想到那个人时,心里就能感受到那种总量。小时候我一直没发现我这点的特殊之处,后来初中时我爷爷去世,那时我在学校里,突然感到心里空了什么东西,自然而然地想到了爷爷,但是心里没有那种熟悉的总量了,空荡荡的。再后来我的一个朋友出车祸去世了,我也有相同的感觉。好几次类似的经历都证明了我的这个特殊能力。”三秒没想到路美香会和他说特异功能。虽然他也相信存在所谓的特意功能,但如今阿花和党俊下落不明,他哪有心情猎奇什么特异功能啊。三秒想打断她,却也不好,只是听下去却又万分无奈。“哎”,三秒叹了一口气。

路美香说道:“我能感受到我师兄的存在。”三秒听后一愣,随即在其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她能感受到阿花的存在,对了,他能感受到父母亲人还有朋友的存在,那自然也能感受到阿花的存在,她能感受到的话,那能不能通过感觉找到阿花呢?”三秒心想,当他正要开口问时,路美香又开始说了。“对于陌生人我并不能感受到他们的存在,只有接触时间久了才能微微感受到,接触的时间越久,关系越亲密那感受就越强烈。但师兄比较特别,我见到他第一眼就能感受到他的存在了,而且感觉十分强烈!”路美香说道:“十分强烈”时脸上已腾起了两朵红晕。三秒听后暗自好笑,心道:“尼玛的,这和特异功能无关好不好,你这叫一见钟情。”三秒忍着笑继续听。

“师兄给我的感觉十分强烈,甚至能盖住其他人给我的感觉。一开始我对这种感觉措手不及,以前从没遇到。”路美香的颜值不算高,只能说是普普通通吧,不过说起阿花的事来语气十分温柔,眼神有些迷离却又十分有神,脸蛋上的红云更显娇羞。三秒竟看得有些呆了,似乎在这嘈杂的食堂里只能听见她的声音,三秒搜肠刮肚想要找一个词或几个词来形容路美香,却怎么也找不到合适的词,突然间,他觉得“美丽动人”这个看似空洞无物的词形容路美香正好,这个词十分抽象不是形容具体的美,而是形容美带给人的感受。

三秒自然而然地拿路美香与小山楂比较。他与路美香见面不过半个小时,就给他良多感慨,而小山楂虽然颜值高了许多,但其留在三秒脑海中的形象确实苍白的。“阿花怎么会选小山楂呢?”三秒想,不过他赶紧打断自己的思绪,“阿花喜欢谁是阿花自己的事,我怎么能随便评价呢。”时间虽短,但路美香绝对想不到三秒已经那她和小山楂做了个比较。

“你能通过感觉找到你师兄吗?”三秒问。路美香短暂地停顿了一下,眼神逃离似的不敢看三秒,然而三秒却发现路美香的脸蛋又红了几分。“就像九月里熟透了的红苹果。”三秒脑海里不知怎的想起了这句话,这是小学作文的金句吧。“我能。”路美香的声音细若蚊鸣,但三秒却听到了。三秒正要激动的喊出声来了,路美香接下来的话却给他泼了盆冷水。“现在不能了。”路美香说。
“为什么?”三秒问道。

“我也不知道。自从见过师兄后,我自己试过好几次,即使不知道师兄在哪,我都能感受到他的大概方位,越靠近他感受就越强烈,直到找到他。有一次我特别想见他,但感知到他不在学校里,却知道大概在哪个方位,我没有联系他就靠着感觉找了过去,后来在万达影城那找到他了。”路美香说到这时眼神暗淡下来了,神情也有些低落,声音越来越低直至无声。三秒还等着她继续说呢,却发现她不说话了,似乎陷入什么不好的回忆了,好像眼中隐隐有泪光。三秒突然想到阿花绝对不会一个人去看电影的,他总会找一个人和他一起看。“不知道路美香找到阿花时阿花是和谁看电影,不会是小山楂吧,路美香说的应该不是近期的事了,而阿花和小山楂在一起却是近期的事……难道阿花和小山楂早就‘勾勾搭搭’了吗?哎哟,阿花你真是多情啊!”

三秒看着沉默的路美香,不知如何是好。好在没过多久路美香就“醒”过来了,她抱歉地对三秒笑笑,用手抹了抹眼睛。“那一次我自己也很惊讶我能找到师兄,毕竟是第一次隔得这么远还能找到。有时我甚至会想不管师兄去了哪我都能找到吧。”路美香又是笑了一下,仿佛是对自己笑。三秒见她笑心里却替她疼了一下。

“你现在为什么不能感受到你师兄了?”三秒还是小心地问出了他最关心的问题。路美香说道:“那天晚上,我正睡着,突然就惊醒了,因为我心里很空,就是……特别空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像我爷爷去世时一样。”听到这三秒心头一跳,难道阿花真的出事了?只听路美香继续说:“后来我习惯性地去感知师兄,却发现感知不到了,空荡荡地什么都没有。我吓坏了,我以为师兄出了什么意外,可是过了大概十分钟又能感受到了,我也没多想就继续睡了。可是第二天醒来就只能感受到师兄的存在却不能感知到师兄在哪了。”
三秒听后陷入了沉默,路美香失去对阿花的感知那段时间应该就是那天晚上自己去搬救兵的时间,不过好消息是阿花应该还活着,就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虽然三秒一直不去想阿花已经死了的这个可能,但这个想法却像一把时刻悬在他头顶的利剑,让他无法安心。现在路美香还能感受到阿花的存在,那就证明阿花还活着,三秒自己也松了一口气。不过三秒却有些不安,他不知道这不安来自何处,也许是直觉吧。

三秒辞别了路美香,漫无目的地走着。虽然基本能确定阿花还活着,但依旧不知道阿花和党俊在哪?而且党俊当时那个状态太诡异了,难以想象会发生什么。三秒不知不觉走到校门口了,他惊讶地看到许多人在校门口静坐,还有写着“还我女儿”之类的条幅。原来是因为学生失踪来学校闹的家长啊,一想到“失踪”三秒的眉头就皱了皱,随即叹了口气,这不知道是今天第几天叹气了。三秒又想到阿花和党俊的父母不知道怎么样了,他们会不会来学校呢?一想到这个三秒就觉得应该和他们联系一下,一来安慰,二来互通一下信息说不定能找到什么突破口。只是三秒掏出手机时才发现他根本不知道阿花和党俊父母的电话。“算了,给我自己父母打给电话吧。”三秒拨通了电话和老妈聊没几句电话就断了。“不是吧,老妈还不会用智能手机,肯定是她不小心按错了给挂掉了。”三秒自言自语,重播过去,却还是打不通。这时三秒发现四周还有几个人手里拿着手机却是一脸迷茫,估计也是打不通电话的。“我靠!居然没信号了!”三秒发现手机已经彻底没信号了,旁边也有人发现手机没信号了。

“轰!”

一声巨响凭空存现。三秒抬头一看,却是天上有六架战斗机组成一个编队飞过。“尼玛,军事演习吗?飞这么低!”旁边有人骂道,三秒对军事什么的一窍不通但也能看出来这几架飞机飞得太低了。飞机飞走后几分钟手机也恢复信号了,三秒手机响了起来,他以为是老妈打回来的没想到却是班委的电话,三秒接通后,听到班委着急的声音,原来是系里突然通知集合本系所有学生,刚刚怎么都通知不到三秒,所以班委着急了。三秒答应了,赶往集合地点。

三秒猜可能是要分配人手布置灭鼠药吧。集合地点就在系办公室那栋楼下,三秒赶过去时又听到空中传来一阵噪音。他循声望去,天啊,目之所及的远处竟然是一架涂满绿色涂装的直升机正在缓缓下落,三秒知道学校附近有一个军队驻地但他却不知道在哪,看样子是要降落在那了。真的是军事演习吗?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校园里到处都可以看到布置灭鼠药的学生还有老师。校方没有更多的解释只是说为了配合评选卫生城市称号而进行的灭鼠活动。然...
    Mrgrass阅读 67评论 0 0
  • 现代金融市场上存在各种金融工具,巴菲特把这些金融工具称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不过他们同时也被广泛的视为保险...
    羲和666阅读 109评论 0 1
  • 第一阶段(工作0-15年)核心目标:寻找甜蜜区。所谓甜蜜区,指“你热爱的”跟“你擅长的”和“社会需要的”三个区域的...
    晓蕊阅读 31评论 0 0
  • 1 晚上玲玲突然找我聊天,她问我:我对身边的人都很好,一样的好,每次她们有什么事情找我的时候我都会放下自己的事去迁...
    希希兮兮阅读 2,695评论 7 8
  • 【蜗牛计划,每天进步一点点】 我是清泉 打卡日期:2017年7月27日 打卡天数:第27天 (1)我今年的三个年度...
    沈曼柔阅读 57评论 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