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要饿死的欲望

文/慕容歌

“毛毛,怎么回事?抑郁!哪家医院说的?”

秦律师身穿一身白色套装,一只脚搭在露台的栏杆上,另一只手斜放在大腿上,两眼目视前方,蓄势待发的样子一如她平日里的豪爽干练,看得出对方聊得事情比较严肃,她抿了抿耳边的碎发,长舒一口气,若有所思的看看天空,然后起身单手抱怀、踱起了碎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