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发生在愚人节的“诡异”事件……

-01-

周四下午,上完课吃完饭后,李明新就躺在床上歇息了,刷微博,逛空间,瞧微信,看视频。

他的其他室友同样也回到了宿舍,有的人在打游戏,有的在看书,也有的在睡觉,因为这个室友昨天熬夜熬到了凌晨三四点,现在趁着空隙来歇息,等下还要去自习室自习。

刷着刷着,突然看书的那个室友说了一句话:“老铁们,要不我们周日一起去ktv唱歌吧,我们也有一段时间没有一起出去玩过了,不如趁着这个周末,约一波?”

这时,躺在床上看综艺节目的李明新心中一动,心情顺畅,放下手机,坐了起来,嘴唇微动,想要说话。

突然,正在玩着绝地求生的洛克阳随口说了一句话:“约什么约啊?周末,就应该躺在宿舍玩着游戏,睡着舒服觉,点着外卖,出去干嘛?是手机不好玩?还是资源不够?”

此时,宿舍的气氛突然变得有点奇异,空气好像都要凝固停止流动了,众人头顶好像有万斤大石在压着,呼吸困难。

而刚想说点什么的李明新,现在也不好再说什么了,面容有些失望地躺下,继续看着综艺,手指胡乱地滑动快进。

“嗯——几点了?文栋,上自习了上自习了。”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一分钟,也许是半个小时。正在睡觉的马波立,不知道是被吵醒了,还是被室内的气氛压抑得快要窒息了,他一下子直起了身子,伴随着一声起床气,睡眼惺忪,萎靡不振中带着点冲动,迷迷糊糊地问道,急忙下床。

宿舍的其他四人带着关爱智障人士的目光,看着突然下床的马波立,就连正在热火朝天、激情喷射地玩着绝地求生的洛克阳也转过头来,哈哈笑了起来。

马波立是宿舍五个人里,最搞笑的一个,可能是由于长得喜庆了一点。

只见他头发乱得像一个被鸡挠过的鸟巢,又像是有起有伏的山峰,这里立起一块,那里立起一块。再加上他此时萎靡的神情,和兴奋的肢体,活生生一个被性侵过的汉子,虚弱中带着喜悦和激情,活蹦乱跳,像是在说:“扶我起来,朕还是能睡下。”

“波立,现在还不用急,还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才上自习,你这么急是要去投胎还是约会啊?”

姿态妖娆地坐在凳子上的郭文栋,笑着说道,还不忘做了个勾引的动作,说道:“大爷,来嘛来嘛!”

其他人一阵大笑,马波立缓了缓神,才恢复了对脑袋的控制权,然后坐下梳头了。

而其他人继续做着自己手中的事,打游戏,看视频,聊天……

李明新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还有十分钟就要上自习了,他爬下了床,坐在凳子上一边穿鞋,一边说道:“快到点了,你们不上自习了吗?”

“不急不急,晚点去也没关系的,又没有老师来检查。”

另一个坐在椅子上,瞧着镜子化着妆的杨宇豪慵懒地说道,语气阴柔。

“那我先去了。”李明新穿好鞋子后,整了整衣裳,然后又看向正在看书的古文易,问道:“文易,你现在去吗?”

“噢,你先去了,我先看完这一页再去。”

“那我就先走了。”


-02-

快步走在路上的李明新,疑惑非常:“今天宿舍几个是怎么了?难道是受了前段时间的考试的刺激,觉得读不下去了?文易以前一般很早就去自习室了;宇豪以前化妆也挺快的,这几天说话也正常啊,怎么今天就突然变了呢;波立好端端地睡什么觉?洛克阳以前都是落地成盒,今天怎么飞起来了,竟然吃了把鸡,简直不敢相信他这么菜的人竟然有一天会吃鸡?难道他们今天吃错药了?”

想着想着,李明新就到了教室。此时,教室里的人已经很多了。

他找到他的位置,从抽屉里拿出一本书和一支笔,翻到第二页,然后拿出了手机,戴上耳机,继续看着未看完的综艺节目。

而此时,尚在宿舍的五人中,洛克阳关了电脑,杨宇豪放下了手中的口红,古文易合上了手中的书,马波立拿下了头上的假发,郭文栋坐直了身子,不再妖娆。

他们五个人围在了一起,在说着什么。

“其实刚才文易问话后,我就看到了明新想要说话,所以我就故意迅速地回了一句话,冷了一下场,不让明新有说话的机会。你们说,他是不是看我不顺眼了?”

游戏王洛克阳的面容带着笑意,说道。

化妆师杨宇豪阴里阴气,说道:“肯定的呀,要是你敢对宝宝这样说话,你会失去本宝宝的。”

洛克阳、马波立等四人一脸嫌弃地看着杨宇豪,仿佛在看傻子。

“宇豪,你再这样,也会失去我们的。”古文易语重心长、脸色故作严肃,说道。

“好了好了,别废话了,我们好好讨论一下周日的大事吧,这可是关于明新的一件终生大事,也关乎我们整个宿舍的大事,可不能随便了事。”'这时,郭文栋打了个哈哈,严肃说道。

其他四人听了这话,也就不开玩笑了,认真听着,并且积极发表自己的看法。


-03-

周六上午,洛克阳落地成盒了几次之后,突感无聊,说道:“前天文易不是说了周末去唱歌,我想了一下,挺好的,要不我们明天晚上去吧!老哥们,怎么说嘛?”

“好呀好呀,奈斯!”古文易一下子就答应了。

李明新想了想,道:“去吧去吧,周末愉快!”

其他人嘿嘿一笑,郭文栋、马波立、杨宇豪也随之答应。

就这样,他们决定了明天要去ktv唱歌。

当天晚上,23:59,李明新还躺在床上玩手机。突然滴的一声,0:00,他出神了片刻,然后放下了手机,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也就是周日,下午18点左右的时候,吃完饭后,他们六人收拾了一番,然后就向着校外的ktv奔去了。

路上,他们有说有笑,谈谈班上的哪位姑你娘漂亮,谁又脱单了,谁又失恋了等一些八卦的话题。

突然,古文易一拍大腿,想起了什么,说道:“我们去超市买一些吃的东西带进去了,唱累时填填肚子。明新,你跟我一起去吧,他们先走。”

“ktv能给我们带东西进去吗?”洛克阳问道。

“我们可以放在书包或者口袋里偷偷带进去嘛,这个都不懂,亏你还是'三好'学生。”

古文易右眼眨了眨几下,接着说道:“你们先走,我们去超市吧,明新。”

超市里,古文易和李明新挑选东西。这时,古文易手机震动了一下,是杨宇豪他们四个发来的消息:一切都妥当了,202房间,只欠明新入网。

古文易诡异般地嘴角上扬了起来,有一种阴谋得逞的胜利感,然后拉着李明新,结了账,拿着东西向ktv走去。

而李明新不知道的是,一场设计他的阴谋大网正在向他撒来,并逐渐逼近。

-04-

到了ktv,古文易让李明新走在前面,上楼,向202房间走去。

202房间就在上楼梯的不远处。李明新推开了门,只见里面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

下一刻,他感觉到有东西在走动,一个不明物体忽然戴在了他的头上。

就在他想退出房间时的那一刻,灯光突然变得明亮了起来,李明新双眼条件反射地闭上,只听见“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这样的一首歌,声音很齐,却阴阳相济,刚中带柔。

李明新睁开了双眼,看见刚刚先一步到来的杨宇豪、郭文栋、马波立和洛克阳,兴高采烈地站立在自己的面前,拍着手唱着生日歌。而在桌子上放着一个蛋糕,蛋糕上插着二十一个小蜡烛,还有这六个字:“明新,生日快乐”,和一张他自己的照片。

而他的头顶戴的是寿星帽。

李明新看着他们,脸上笑容满满,基情满满:“你们……竟然还记得我的生日。”

“那当然了,我们都一个宿舍快三年了,已经给你过了两个生日了,怎么会忘记呢?虽然你在上一年的愚人节中说你不过生日了,但是我们又不是愚人,你们说是吧,老铁们。”洛克阳邪魅一笑,说道。

杨宇豪等四人,看着李明新,异口同声地说道:“是呢,你说呢?老铁。”

李明新笑着重重地点了点头。

郭文栋笑道:“你是不是觉得我们这几天的行为有些怪异,但又说不出哪里怪异来?哈哈哈,其实是我们故意表现出来的,是为了不让你知道我们的准备,给你一个惊喜。刚刚故意让你和文易去超市,也是能够有时间让我们在房间里准备一下,你说是吧?波立。”

“是呢!”马波立操着一口天津话,喜气洋洋地回答道,逗得他们一笑。

“真是不知道该如何感谢老铁们了,真的非常感谢你们,谢谢你们又陪我过生日,有你们一群室友,我很幸运!愚人节快乐,智者们,老铁们。”李明新真挚地说道,双手合十,微微弓腰,以表感谢。

“哈哈哈,赶紧吹蜡烛吧,不然蜡烛就要烧没了。”杨宇豪把蜡烛点着了,然后阴历怪气地说道。

“宇豪,你什么时候能够变回正常人呢?我害怕我的节操有一日不在了。”李明新说道。

其他人,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随时可以变回来呀。”突然,一声久违的带着磁性的声音传进李明新等五人的耳朵,他们微微一愣,然后看着杨宇豪,又是一笑。

杨宇豪也笑了,声音充满了磁性与刚强,说道:“吹蜡烛许愿吧,老铁们,别笑了。”

然后,在一片吹气声中,蜡烛被吹灭了,愿望也许了。

这时,房间的灯光突然熄灭了,李明新的嘴角在黑暗中邪恶地裂开来,发出了一声诡异瘆人的笑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别把好事告诉所有人,比如英语过了四六级,拿了奖学金,人家不会为你高兴,反而会嫉妒你以为你在炫耀。 2.有些话听...
    格乐子阅读 5,557评论 19 191
  • 李得荣是安徽省一所小学的保安,他是上半年通过亲戚介绍,进去的这所小学。上一位任职的保安,据说是身体抱恙,辞职...
    林亞阅读 120评论 0 3
  • "遇到一个人,怎么会是痛苦的呢?" 清晨,方娜早已离去了,害怕打扰到其他人,毕竟这不是她的宿舍,昨晚也是太晚了,合...
    风扬先生阅读 127评论 2 9
  • 第二个男友是大学同学,刚开始的时候我们认识不是很深,是从我们宿舍和他们宿舍集体出去玩才开始变得暧昧起来,我们去爬山...
    第一次听说阅读 134评论 0 6
  • 从那天之后宿舍的人对我的态度就跟之前明显不同了,搞得好像真的是我偷了王慧的东西一样。 之前她们表露出的嫌弃只不过是...
    小春夏阅读 29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