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我的余生停留在与你的相遇里

总觉得,最遗憾的事情就是在错的时间遇到对的人,回忆起来那种苦涩又牵绊的感觉会在漫长的岁月里缠绕着你。我与齐仲明的相遇应该就是这样,只是这场让我牵挂至今的相遇,在他看来,也不过是萍水相逢而已。

第一次看到他,只觉得他是清瘦的,高冷的,板着一张脸,不好亲近。那时候我大四,到处投简历找工作,还跟风参加了公务员考试,好像这么多年在象牙塔里积攒的高傲都在那段时间里弃如敝履,还得狠狠踩上两脚,才能表达把自己推销出去的决心。那时候整个学校都忙慌慌的,宿舍同学都早出晚归,忙着写论文,忙着应聘,忙着最后拼一次六级,我在这样的环境下,也终于开始了失眠的日子。不记得是彻夜不眠的第几晚后,我终于在一个清晨和大家一块起床,义无反顾的加入到随波逐流的大潮中,可没人知道,我自欺欺人的忙起来,只是想睡个好觉。

参加招聘会的那天早晨我起晚了,赶到会场时,招聘企业散了七七八八,其实迟不迟到对我来说都一样,我无法像其他同学那样,在上千家企业中选一家,死心塌地的准备三五轮面试,气势汹汹的奔赴北上广。可能我是个善变的女人,总在各种选择间摇摆不定,“也许会遇见更好的也说不定”我心里这样想的,所以决定放弃齐仲明的时候我心里一点也不难受,更加不知道有一天,我会在半夜的阳台上吸着烟,心里满满的装着他。

或许我是幸运的,至少在同学和老师眼中是这样。恰逢一家股份制银行到学校开专场,我的专业并不符合招聘条件,陪着读金融的朋友去参加宣讲会顺手投了份简历,却误打误撞的接到了笔试通知,之后的面试、体检也是一路过关斩将,就这样在同学羡慕的眼光里,我懵着拿到了银行的offer。我以为我终于可以睡一个好觉了,却遇到了齐仲明。

去银行报到那天,我穿着全是洞的牛仔裤和棉布T恤,然后我看到了他,在一面墙的“服务明星”里依然显眼,清瘦的脸上有着分明的轮廓,直愣愣的透过那张白底儿照片看着我,照片下面有整整齐齐的三个字——齐仲明。

说不清什么时候喜欢上他,只是觉得他身上好像散发着光芒,相比之下我却那么微不足道。我应聘的岗位是柜员,而每一名柜员都是有技能要求的,比如点钞,打字,比如数字键盘,而我,啥啥都不行。作为一个90后,我似乎不太合格,这话是齐仲明说的,除了会穿有洞的牛仔裤。在90后都玩游戏的时候,我跟风去网吧包夜,只会玩一晚上泡泡龙,在90后都聊QQ的时候,我还在写成本成本的日记,当然结果就是,我飞舞着两根手指在键盘上敲了半天,打字速度是40字/分,数字键盘更惨,齐仲明拿文件挡住我的眼睛,我连身份证号都敲不出来,我收回键盘上的手,放在桌子边,离他的手很近,然后抬头看他“师父,我不行”,他没有表情。那时候,他已经是我师父了,负责教我技能,而我实在不是一个好徒弟,或者说,我压根儿就不想当他的徒弟。

现在想起来,不知怎么形容那段日子,我开始疯狂地练技能,不写毕业论文,不参加毕业聚餐,甚至班级的毕业照,我都没拍,但我固执的在每周考核时抬头看他“师父,我不行”,他也固执的没有表情。记忆里唯一一次看见他为了我笑,我一直记得,那天下午考核点钞,我第一名,恰好业务经理经过,他有点得意“怎么样?我徒弟?”然后咧开嘴,露出洁白的牙齿,他穿着西装,打着领带,阳光照在他的白衬衫上,我看到他唯一一次因为我笑起来。

再后来,齐仲明高冷男神的形象就在我心里轰然倒塌了。行里聚餐,忙完赶过去时,行长坐在上位,一桌子的人已经喝过一轮。我来不及往胃里添点东西就被叫起来敬酒,“干了,像我徒弟”,我拿眼横他,换下西装,他穿得像个小混混,干你大爷,我心里默念,一仰头,干了那杯酒。他的酒量不错,一杯杯灌下去,脸都没红,“师父,我要是喝多了,你得管我啊”“没问题”,然后一轮一轮的喝下来,我就真觉得晕。最后一轮敬酒,新来的挨个儿发表感言,我在最后,轮到我的时候我端着酒杯站起来晃了一下,他要扶我,我又自己站稳了。有点记不清那时候絮絮叨叨说了什么,无非是感谢领导,一定努力之类的,但是最后一句,我记得清清楚楚,一大桌子人看着我,我头晕的不行,端着酒杯看他“师父的技能是行里最好的,第一次看你点钞感觉你身上发着光,整个世界都亮了”我干了那杯酒,他扶住我“我要好好练技能,一定超过你”他可能也晕了,红着脸笑,更像小混混。在去KTV的路上我借着酒劲儿要了他的电话,还加了他微信,拿着手机像是捧着什么宝贝。再往后的记忆就模糊了,好像他蹦到桌子上唱《王妃》,还挺好听,好像我抱着酒瓶不放,一直在他耳边说英语,后来我常常使劲儿回忆,那天晚上我说了那么多混乱的英语,到底有说没说过I love you。第二天到行里,我揉着太阳穴,咕咚咕咚的灌红牛,齐仲明过来问我“你是英语系的?”真想一口红牛喷他脸上“不是,学管理的”“啊……”他拉着长音“那你是真喝多了”。

我就这样看着会发光的齐仲明,一路走到了六月底,技能考核算勉强达标,可是离追上他还遥遥无期,偶尔练得晚了,他会开车送我回学校,我坐在副驾驶,还是把手放在离他很近的位置。七月初,拥挤的寝室空荡起来,拿到学位证的晚上,我自己喝了两瓶啤酒,掏出手机想给他打电话,又改成了微信,最终还是删了那几个字“师父,我喜欢你”……

要跟行里签约的下午,我接到电话

“金妍对吗?”

“是,您哪位?”

“你参加的吉林省公务员考试面试和体检都已经通过了,恭喜你”

“谢谢……”

挂了电话我回去找齐仲明“师傅,我马上签约了”,隔了一会儿“可是我参加的吉林省公务员考试也通过了”

他抬头看我“什么单位?”

“统计局”

“我觉得那边好一点吧,女孩子做公务员挺好的”

“我爸妈也这么说”

后来他又说了很多,我一句也没听进去。

要走的那天,我在行里的食堂吃了最后一顿饭,跟他坐一桌,聊起他以前的女朋友,他说从来不更新朋友圈是怕前女友知道他现在的消息

“那你一定还喜欢她”

“也说不清,在一起的时候,我对她也不好”

“师父,其实我……”

“怎么了?”

“没事儿,我就是想问,点钞的练功券我能拿走吗?”

他放下筷子笑起来,那是我最后一次看见他笑“你不嫌沉啊?”

我收拾了餐盘,转过身“不嫌!”

当然不嫌,只有那些练功券,是唯一我们都碰过的东西,我说过,我会好好练技能,一定会超过你。

离开之后,我们再没联系过,每天走进政府大楼时我都会想,如果当初他让我留在银行,一切会不同吗?现在《王妃》成了我最常哼的歌,每次午夜在阳台吸着烟哼起来,就好像又透过醉眼朦胧看到他张扬的样子。元旦的晚上我喝醉了,第一次给他发微信“师父,你的微信是不是不用了?”隔几分钟我又补上一句“不管你用不用了,新年快乐”我脑子混沌,怕下一秒就说出喜欢,急急的关了微信,他没有回。那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见要走的那天我问他“师父,留在银行好,还是去吉林好一点啊?”

“我还是建议你选择公务员吧”

“但是齐仲明,我喜欢你啊”

他在梦里望向我“可是我……”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那我也要留在你身边”

总好过后知后觉的日夜思念吧……

梦醒的时候天刚亮,我打开微信,看到他的回复“刚看到,谢谢……”

我起床洗漱,化上并不精致的妆,走过街道,穿过人潮,像每天一样,走进市政府的大楼里……

齐仲明,很想写点关于你的风花雪月,然而没有,你始终跟我保持着礼貌的距离,让我不得不承认,于你而言,我只是萍水相逢,但写下这篇文章我是有私心的,师父,就算隔着人海茫茫,我还是想让你知道,如果可以,愿我的余生都能停留在与你的相遇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昨天晚上都忘记写日记了,真是的!儿子睡觉太晚了,他睡着了我也跟着睡了! 今天晚上我一进门就听见女儿在背课文呢,心里...
    青青_6aa0阅读 63评论 0 2
  • 在遥远的大理古国,有一片美丽而又广阔的湖泊。当地的人们没有见过大海,以为这就是——海。又因此湖泊形状颇似人耳,故而...
    李鑫2020阅读 1,106评论 2 2
  • Docker国内镜像加速镜像的下载 DaoCloud加速 访问DaoCloud官网进行注册账户。 点击顶上加速器,...
    飞鸟2014阅读 663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