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雪之雪 | ㈠尘风何来何处去,千雪出鞘为阑珊

——作者:柳尘微

引子
孤独剑客浪子情,江湖茫茫觅故人。
却道风雪已绝情,何处千雪遇倾城?

(一)

剑,透着逼人的寒气,泛着幽凉的冷光,两刃无暇,晶如冰雪。

天地间黯然一片,一个少年倚着树坐于地上,一身紫色长衫,一动不动地凝视着手中之剑,目光如霜。是夜,旁边生了一堆火,四下寂静无声,穹天浩荡,大地苍茫。

他,是一个剑客,也是一个孤独浪子,没有人知道他从何而来,也没有人知道他去往何处,甚至于他自己也不知道。

他只知道他叫柳尘风,他的剑叫“千雪”,因为自他记事起,他就带着一枚刻着“柳尘风”的玉坠,他的剑上“千雪”二字隐约可见。

他漂泊于江湖之中,却又隐迹于江湖之外,他的踪迹总是飘忽不定,隐秘难寻。他已经行走了很久,或者说流浪了很久,几年?十几年?太久了,他也记不清了。

江湖太大,或者说太深,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也没有人知道他何时会出现,只是他一出现,便定会令人胆寒失色。

江湖之中,他的名号已是令人谈之色变,江湖人称:“风雪绝情”,他那把剑更是令人见之心颤,他的剑加上他的“绝情剑法”,纵横江湖,无人能敌。

夜已深,柳尘风抚了抚千雪剑,叹道:“何为尘风,何又为千雪,茫茫江湖,孰能告诉我?”罢了,他将剑插入布鞘,盘腿打坐,闭目养神。

待翌日清晨,柳尘风换了一身白衣,背上千雪剑,便朝北边下山去,身形一动便已在数丈开外,眨眼之间已了无踪影。

自入江湖以来,柳尘风行踪不定,浪迹天涯,哪里都可以是下一次路过的地方,哪里都可以是下一次驻足的地方。

每到一个地方,必会留下一个传奇,留下一段让人津津乐道的故事,因此,一传十,十传百,关于柳尘风的传言,五花八门,扑朔迷离。

有人说他是“第一剑圣”,行侠仗义,劫富济贫;有人说他是“杀手之王”,凶神恶煞,杀人无数;也有人说他是“千手神偷”,迷踪鬼影,盗尽天下;甚至还有人说他是“采花大盗”,“江南首恶”诸如此等。

柳尘风赶了数日的路,遇到了一座小镇,他朝镇子走去时,在郊边的路中碰到一群流氓痞子,围着一个黄衫女子,光天化日之下猥亵调戏。

柳尘风本也不想多生事端,只叹这世道竟如此不堪了吗。却不想那几人喝道:“站住!”其中一个貌似是领头的:“兄台不是本地人吧,按道上的规矩,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

一听此话,柳尘风有些恼,再抬眼见几人还在调戏那女子,眼光冷峻,怒气中来,脚尖挪动间已到女子面前,随身而至的掌风已将几人震开。

他微低着头,对那女子轻道:“你,没事吧。”

女子整理好衣裳:“多谢这位大哥相救,小女子感激不尽。”

柳尘风微微抬起头,瞧那女子柳眉凤眼,柔腰素手,小巧可人,当真是不可方物。尤其是一双眼睛,直看得人沉醉欲睡,两道柔波让人浑身酥软。

唇齿欲动间,那领头的流氓地痞恼怒地冲了过来,一手拍在柳尘风肩上:“小子,你敢坏老子的好事,我让你好看!”柳尘风也不动,只肩往后一弹,那人便震飞一丈开外,顿时口吐鲜血而亡。剩下那几人见了这等情景,只顾慌恐地逃散。柳尘风一闭眸,倏地拔出千雪剑,立时寒光四射,气氛骤冷,只见他身影飘忽,瞬而又回到原地,好似不曾移动一般,而那逃散的几人已倒地而死,俱是眉心中剑,全身恍如冰霜。

剑归鞘中,柳尘风不再看那女子,兀自头也不回地走了。不是不敢看,只是不愿再惹红尘是非。他早已习惯了孤独,习惯了潇洒自如。

镇中街上。

柳尘风缓缓走着,走了几步,他停了下来,身后那黄衫女子也停了下来。“姑娘,你不必跟着我。”柳尘风冷冷地说。

女子抿着嘴,望着柳尘风轻道:“我本是从青楼逃出来的,如今我已无处可去。”

柳尘风不再言语,朝前走去,心想原来也是个身世凄惨的人,便也无奈任那女子跟着。

“这里,是哪里?”柳尘风走着走着,也不回头,忽而问道。

身后女子知道是在问她,回道:“这里,是忘尘镇。”

柳尘风心道:“忘尘,忘却世尘么,谈何容易。”柳尘风又问:“跟着我,我不会给你任何承诺,你想好了么?”

“我不要什么承诺,我只是想有一天可以报答你。我知道你不会再回到这里,所以无论哪里,我都跟你去。”

“你知道我是谁?”

“我听说过你的传闻,可我相信你是‘第一剑圣’,而不是什么‘杀手之王’,‘千手神偷’,更不是什么‘采花大盗’,‘江南首恶’”

“不,我只是一个剑客,一个孤独的剑客。”柳尘风顿了一下,“忘了那些传闻,记住,我叫柳尘风。”

“嗯,我叫叶阑珊。”

言语间,不觉已来到一间客栈前,柳尘风停下脚步,见那匾上写着:念风客栈。当下暗忖:“念风,忘尘镇中念风楼,又到底是念什么呢?”又想着已奔走了数日之久,不如在此歇息一日,也好做些休整。于是便走了进去,叶阑珊也跟着走了进去。

“两间上房。”柳尘风掏出一锭银子。

“哎哟,两位客官,您来得真不巧啊,上房就剩那么一间了,其他的可都客满了。”掌柜陪着笑,“您看这……”

柳尘风回头看了一眼叶阑珊,叶阑珊慌忙移开眼神,脸上微红,对那掌柜说:“那就一间上房好了。”说完低下头去。

入夜,客房中。

叶阑珊褪了黄衫,躺在床上,目光一直落在打坐的柳尘风身上,望得出神。月光照进窗来,隐约可见柳尘风闭目静坐,丝纹不动,神色冷漠,姿容俊俏。

叶阑珊怕他累着,或是冻着,又想他大概十七八岁年纪而自己正当二八年华,便轻唤道:“柳大哥,你要不还是上床来睡吧。”说完,心已怦怦乱跳,两颊绯红。

虽说是出自青楼,游弋于红尘之中,毕竟是女人家,况又面对喜欢之人,不可避免地心动害羞。

她却不知柳尘风闭目打坐,调息精气,自是消除疲惫,抵御寒暑之法,又怎会累着冻着。

柳尘风唇齿微动,回道:“不必,你早点歇息吧。”

叶阑珊倒是舒了口气,想若是他真的上床来自己还不知怎么办好呢。“那,你也早点休息,我先睡了。”叶阑珊轻声说道。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