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约稿 之 被约

好友冠博向我约这份稿子的时候,我已经毕业正好一年了。他说反正我已经是毕了业的老油条了,让我写毕业感想的时候尽量煽情一点,能催人泪下就更好不过了。

为了满足上述要求,我将如实供述自己毕业后的一些经历,至于你们哭不哭我就管不着了。我所学的专业是地质工程,与同专业的其他同学相比,唯一的不同是我学的并不怎么专业,所以到现在我还不太确定是因为做的不够好才不感兴趣,还是由于不感兴趣才做的不够好,总之,我在本专业确实没有找到那种学习所带来的满足感。

正如大多数的你一样,我也不知道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是什么,大四快毕业的时候,还有一段时间较长的实习,我当时做的主要是矿山环境地质方面的调查,在滚滚红尘「尘土飞扬」的高山和大沟里来回穿梭了几个月以后,我总算是确定我不喜欢的是什么了。喜欢不起来也不是说我多么的怕吃苦,毕竟我也是农民的儿子,吃点苦倒不是什么问题,再者说,地质行业除了枯燥单调之外,并没有想象中那样辛苦。

我认为刚毕业的时候,试错成本相对来说还是比较低的,一个方向走不通了,可以较快地换个地方再试试。所以,毕业后我还跟着几位朋友创了会儿业,经营了一段时间后,我就及时的退出了,因为发现自己的能力确实十分有限,再继续下去极有可能会给他们带去不可挽回的损失。由于所选的是类似于销售型的行业,虽然说些冠冕堂皇的东西对我来说并没有多少技术难度,但我还是没办法保证我即将要卖出去的东西的品质究竟是好是坏,这也让我自己很困惑。所以,退出以后我就琢磨,就算去「贩卖」也要贩卖「自己生产的东西」,这样才更加契合自己对自己的期待。

毕业以后,我对自己的要求是:不能也不应再向家里要钱了。我也越来越理解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晚上想想千条路,白天起来走原路,自己能够养活自己永远是第一位的,只有这个问题解决了,在做选择的时候才能免于恐惧感的胁迫。现在,我仍然在某个单位过着自己养活自己的日子,虽然养的半死不活的。同时在静候开学的日子里尝试些不同的东西,哦,对了,忘了说了,我在工作的心慌慌的时候,还顺便跨专业考了个研,虽然一志愿被刷了,但还是调剂了一个学校,所以说,我好像又顺便换了条道儿。对于这些在纠结中做出的一个又一个选择,我并不想做太多的描述,面对一些你想得到的东西,做一些艰难的努力是应当的,也是必须的,并没有什么特别值得赞扬的地方,人呐,千万别动不动就自己感动自己,这简直就是瞎浪漫。咱们也都是成年人了,每天面临的事情无非就是做出选择,承受结果,只要出现的结果在自己的预期之内,并且还承受得了,这就够了,太多懊悔和抱怨的情绪只能证明自己的无能和脆弱。

我觉得,做起事情来,得有某些态度,首先不能自欺欺人,对自己绝对的坦诚往往会避免掉很多的麻烦,比如说,做某种事的愉悦应该来自于事情本身,而不是别人是否知道你在做某种事。其次,不能怨天尤人,很多心理或身理的不舒适只是因为懒,而不是外界对你有多惨。最后,要在可能的范围内尽量运用理性和逻辑,别用感情判断替代事实判断。

絮絮叨叨就这么多吧,按我的经验,所有别人的经历并不会给我带来很多变化,很多坑还是得自己哐哐往下跳,毕竟,痛则通。

愿你我都能知行合一,归来仍是少年,毕业快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