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一)。

 闻周周很会伪装,但是她又伪装得毫无痕迹。甚至有时连她自己都深信不疑。

 但是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天生为别人而生,却自私得不得了。出生在万花丛中,却一身劣习。他们还有个代表词。

 ————作。

 比如抹茶。闻周周的室友并且是临床。

 闻周周不喜欢抹茶从三年前军训就开始了。

 抹茶生的不漂亮。皮肤很黑却很光滑。第一次见面她穿了一身的粉色套装,人很瘦削,就坐在闻周周旁边。

 闻周周一开始的不喜欢,不是因为现在不喜欢的原因。

 那个时候的抹茶,给闻周周一股很独立而颇有心计的感觉,爱举手发言,干脆洒脱。闻周周一直都不喜欢这类人,特别是女生。

 抹茶的眼睛不好看,就连瞳孔也分布不均,闻周周忘记了是左还是右,总之抹茶有一只眼睛的瞳孔是偏的。真的不好看。

 抹茶家很有钱,就是孙妈天天在课堂上说的那种“有些同学啊,只要不败,家里的钱够她吃几辈子的了。”闻周周想,一般同学能吃几辈子,抹茶最起码也能吃过十几辈子。

 抹茶的父母都是很有名的商人,据说她妈妈是搞文艺的。特别赚得来。抹茶因此生活得像个公主。是生活方式,不是长相。

 久而久之,闻周周突然觉得抹茶也不难看了。是黑了些,却还是透着富家气息。很无奈,闻周周自己都对自己的势力无奈。

 正式进入初一后的抹茶原形毕露,成绩垫底,到了如今初三还没摆脱过全班倒数前三。

 闻周周说不上来,抹茶到底是脑子不好,还是懒。后来她迷迷糊糊的认为,抹茶,两者皆备。

 闻周周曾有些黑暗地想,抹茶这种人,在班里拉低平均分,在社会上浪费资源。最后还是揶揄的笑笑。

 世界是一场盛大的舞台剧,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角色,看似纠缠不断其实互不干扰。抹茶既然存在,就一定有她存在的意义。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去评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