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稽戏

dd并非众人皆醉,只不作附庸。

——引子

我欲比作小丑,但转念想它只是个角色,所以我比作混沌,纵一路上我追求得太多,但本心上希望落在虚空里,所以有一次同朋友讲起,什么都可以,并不是妄言。

生活并非戏剧,真正的戏是人,因而我才是那场滑稽戏,我周遭一切都是正常的,像树木上长满的叶子,而我是随风吹往的废虚,如此这般说话的人,大抵会被认为是悲伤到不行,但我不一样,我热爱阳光如同动物需要饮水,我热爱黑夜如同贪婪吸食欲望。如钢琴上的黑白二键,如此格格不入,却似骨肉依附。

——简要

理解你的一切,但却不允许你的黑夜吞噬我的黎明,这样说来或许欠妥当,但我也有自私,要按照我的虚无去具现生活,所以并不会包容而是选择博弈,这个世界有太多残酷,何必自责你对它有多无耻,它也是一次次强奸你的灵魂,再没有单纯的同学,也不会再有那个唯一解,你付出多少,又被掠夺多少,没有一个天平会去称量,是非亏盈的探寻完全失去了意义。

不是要为所欲为,我本是一片虚空,又怎会想去掠夺,又怎会害怕失去,只是大海太大,必须要留下罗盘,哪怕衣服船只都给你,哪怕把右脸再给你,也都没有什么妨害,罗盘是唯一拼死捍卫,请不要逼近以命相搏,我输无可输,而你却有太多,所以放弃吧,毕竟能这样说也只是依着仅存的善良了。

没想过在这个时候说这么多,但说了的话也收不回。

——一回

我不了解你,就算是坐卧形影。

就像是一针冰,瞬间快乐后留下一大片阴影,所以我不喜欢你,但偏偏却是快乐的源泉,我恨得起来却恨不长久,时不时被你征服踩在脚下像M求辱,我不乐意这样,换个人谁愿意谁来,被快乐吞噬的生活你愿意你去。但这不是愿意不愿意的事情,而是被征服的奴隶,你要哭吗?哭给你的善良看看你的屈辱,看你的尊严如何遭受蹂躏,这一定是件爽快的事情,可惜我看不到你的脸,不然我肯定能看到你癫狂的笑,像天使一样好看。

最开始想毁灭你,但奴隶始终是奴隶,我的反抗在你面前就像一滩烂泥,Pass P P ,像无形的手打在脸上啪啪啪,痛定思痛后总是想着能再站起来。反抗不成于是思忖能否商量着一起生活,身体是必须有影子,无论我再怎么努力都无法成为一个无影之人,那我承认你的存在好好相处行不行,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就像按下钢琴黑键时的用力,你只需要奴隶不需要朋友,我无法在你面前获得等同,你就是上帝,你说我是你永生的奴人,不,我像瀑布一样狂声嘶吼!这样的活着还不如死去,我的神龛里什么都不需要,它只需要盛放虚无,你给我滚!

照着“镜子”,平复心情,失败或许是奴隶的乐章,但奴隶的永生曲是自由。无法予你毁灭,无法共你消亡,那此生便是一场征程,灯塔的驻地是你的囚房。

——二回

好多早先就想到的事情,在一日日匆忙中又忘得干净,某个时候一个引子又给拉出来,这种反复的折磨即是对意志不坚者最深的复仇。有些东西是真遗传,特别那些埋在精神底下的东西,就像记忆,今天下去的悲愤在明天起来便忘得干干净净,这是一件好事?其实我想记起来,我愿意对很多事情释怀,但不想对它们遗忘。遗忘是对生活的亵渎,而我热爱生活的所有,我不应该遗忘,生命是一场恢宏的乐章,为何于我只剩断字残章,我不服气。

就天性放在内,某句话依然很真诚,如果你没有做成,只是你还不够想成就它。你永远无法估量自己有多大力量,力量与欲望成相辅相成之态,现在的自己很不服气,不甘于现在却被阴影打倒,所以要取它为奴。

——伪二回

国人有一种习惯,任人说好道坏都罢,习惯就是嵌进去骨头的东西,一句话里通常会放些树干在里面,它的枝叶长在文字底下,你要知晓这些原委才会明白言之所指,这点在文章里尤其多用,不然几句诗怎么可能网罗下如此那般多深意,一个文章又会有那多的引用材料。这种习惯其实在无意中就划了一个圈,圈子里的人懂,圈子外的人蒙,这也是个好事。如是有意,三千典故皆可细细道来,纵然只是一句浅显话语也能拆分成一个时辰的赘语,而不觉倦意。

有时候想自由,什么是自由,所有的欲望都能走进现实,那就是自由。但且不论绝对的自由,就算是相对的自由又有几个人能够有,你不能在工作日旅行,不能在晴天看雨落,不能在穷困境纸醉金迷,所以最真实的自由就成了,划地为牢。

讲读书,好像成了深奥问题,罗在佑在上个世界的一首歌里有个词叫“电脑儿童”,但时代的进展是迅速的,电脑的光辉在不太久后便让位给了手机,所以现在这个年代的人,我更愿意称这为“手机儿童”,虽然不知晓当时他为什么会取儿童这个配词,但这个词在现在用来却感觉异常顺畅;如果要选择一个沉醉,你会选择什么,如果要选择一个年纪,你会选择什么。回到读书,从前可以从书里得到的,只要不是特别深奥,网路上会更方便;讲到吸引力,它也同样比书籍更具挑逗性,以此等等,网路在各方面都超过书籍的情况下,在时代趋往下,我们为何而读书?

——三回

虽然经历了很多观点杂陈,我最喜欢的数字依然是4,所以第四回给自己一个实现的机会,去了解冬季的夜晚有多长。

——四回

|JR�B�4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你像一个很长的英语单词 我会费很大劲去记住你 或许这辈子也派不上用场 可是你在记忆里 但是当我说爱你 却永远也记不...
    燃烧已烬阅读 56评论 0 2
  • 前日,爸爸来电话说,表姐离家出走了。我大惊,表姐虽平日里精神是有一些问题的,却也不至于闹得如此啊! 细问妈妈,才知...
    廿易阅读 384评论 18 22
  • 我想了好多,想了好久。如果就要去行走江湖了,要带些什么。首先肯定要带一身武艺,然后一颗行侠仗义的心,还有一把趁手的...
    黑小生阅读 85评论 3 1
  • 文/白素心 刘主任的儿子上个月结婚了,消息一出,办公室一群八婆立刻开启了八卦模式。 大家之所以反应如此强烈,乃是因...
    白素心阅读 238评论 13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