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风儿我是沙

        上周日,妈妈早早就来电说:“中午来我这吃饭。早点来啊。十一点的样子就该到了啊。”我答应了。我们一家磨磨蹭蹭,也正好十一点前赶到。可是妹妹一家还没来。

        儿子有点郁闷,一个人闲着没事,想拿我妈手机玩。可是我妈下午姐妹聚会,怕没电,只给他玩一会儿。之后他眼光投向我。我说:“你下午游泳比赛,留点电拍照用。”先生也跟他说:“爸爸正用手机干着正经事。”儿子有点生闷气。躺在椅子上不开心地说:“我不去比赛了。要去你们自己去。你们和锦昊去,我不~去。”我和先生没理他。后来我出去帮妈妈干活,端菜,摆桌子……

          过了一会回到房间,发现儿子把一支玩具枪拆了,零件散了一地。我说:“你这是干嘛?”儿子没抬头:“帮同学修枪。”“你会修枪呀!”“尽量修,如果我都修不好的话,其他人也修不了的。”之后我又出去了。回来以后,儿子又躺椅子上了。“不是修枪吗?”“修不好了。”“那你拆了别人的枪,还有几个螺丝在地上,不装上的话,同学会不会怪你呀?”“我待会儿会装上。反正装上也没用,他里面最主要的那个零件断了,没有功能了。”他老不高兴的,整个房间充满低压。

        我突然看见椅子底下有两个大龟壳。鳄鱼龟的壳,妈妈晒干了可能是看有没有什么药用价值。我指着椅子底下跟先生说:“我妈还留着两个大龟壳。”我和先生脑洞大开。我说:“背着它游泳不错,像大海龟。”先生说:“阿仔和锦昊下午一人背一个游泳比赛,一定好萨食。咦,怎么游泳池有两只海龟?个个都给你们拍照。哈哈。”我笑的受不了:“隔壁赛道那些选手都不用游了,只顾着笑,游不动了。你们第一。哈哈哈!”先生继续大开脑洞,大笑:‘’应该先用东西遮住龟壳,等开始比赛的时候。刷,再把龟壳展开。这样才更惊讶。周围的人才措手不及。哈哈,笑死别人啦。"我笑点低,早笑得说不出话,肚子都疼了。儿子也笑得不行了。房间的低压荡然无存了。

        当然,下午儿子开开心心的比赛,全程不用我操心。虽然只是三四年级组游第四。还是不错的。最重要的是,很高兴地疯玩了一个下午。

        低压,不妨用你是风(疯)儿,我是沙(傻)的办法来化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