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女人真烦

假期结束的当天下午,当我拖着沉重的行李箱蹒跚于去往火车站的路途,想着塞满一箱的苹果、橘子、核桃、两个外套、三个裤子、10双袜子......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怨恨。妈呀,你知不知道这些有多重?

唉,那女人真烦。

从小到大,我真是把她烦透了。

小时候我喜欢蒙着头睡觉,把身体蜷缩在一起,枕在胳膊上,然后用被子把自己捂住。虽然早晨起来会无精打采,胳膊无力,但是睡的时候是真舒服。

而那个烦人的女人,她不让我这么睡,吓我说长身体的时候这样睡以后肢体会不对称。我也的确被吓住了,可是一个习惯哪儿那么容易改,睡之前摆得好好的,睡着之后就变回了原来的样子,她居然在我睡着以后硬把我的身体掰正,刚开始好几次都把我弄醒了,就这样,愣生生地给我纠正了过来。


小学三年级,有一次上课老师提到今天是母亲节,我破天荒地从书上抄了一段煽情的话,大意是感谢你这么多年来无私的付出,我会铭记于心之类。叠成一只纸鹤放在了她的梳子旁,晚上放学回家我发现那只纸鹤已经打开放在了抽屉里。拿出来看了一眼觉得自己真是矫情得可怕,怎么上演起了电视剧的桥段,于是悄悄地带到厕所把它烧掉。

整个晚上,她开始不停地翻箱倒柜,把家里搞了个鸡犬不宁,怪一脸茫然的我爸乱动她的东西。


初三那年,学校很早就开始排课,夏天学校不安排寄宿,所以只能每天从5公里外的家骑行到学校,那时候特别羡慕在学校周围住的同学,6点上课,只要5点50从家走就可以了,而我则不得不5点半就出发,而且骑车速度要快。十六七岁是最缺觉的年纪,能多睡一分钟就是最大的幸福。

而那个烦人的女人,竟然剥夺了我10分钟,非让我5点20起来吃早饭。


高中时候家离学校很远,坐公交回家要两个小时,而周末又只放假一天半,所以我每两周才回去一次。她似乎从来不关心我的成绩,也从来不知道督促我。早晨任由我睡到8点半,我爸想叫我起床她都不让,看电视从不阻拦,想干嘛干嘛想怎么玩怎么玩,你说还有这样的妈?


迈入了大学,我也过了18周岁,瞬间感觉自己是个成年人了,什么是成年人?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交什么朋友,穿什么衣服,学什么东西自己说了算。而那个烦人的女人,每次我一回家都要带我买衣服,说实话到了这个年纪我真的很讨厌别人给我选衣服,但她却不厌其烦,挑完裤子挑T恤,挑完外套挑鞋,我说我有很多穿了我不要,她说你哪有你根本不会穿。


而现在,一大行李箱的东西,每次回家要走的时候都给我带这么多,很重的好不?真烦人。


可是我忘了,她为了给我纠正睡姿,只能一整晚一整晚地不睡觉盯着我。

我也忘了,一张纸条对我来说只是张废纸,而对她来说却如稀世珍宝。

我同样忘了,我只是提前10分钟起床吃个饭,而她则要再提前半个小时起床给我做饭。

我不知道,她早就打听了我的成绩怎么样,她知道我在学校多紧张压力多大,所以回了家尽量让我放松。

我也不知道,一个母亲的愿望,就是儿子穿着自己买的衣服,吃着自己做的饭。

我同样不知道,只有给我带了这么一行李箱的东西,才能稍微宽慰她对出门在外的儿子的担心。


我忘了的太多,不知道的太多,而母亲却从来没有忘记爱我,从来都知道怎么疼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不计辛勤一砚寒,桃熟流丹,李熟技残,种花容易树人难。幽谷飞香不一般,诗满人间,画满人间,英才济济笑开颜。 01. ...
    逐梦水乡阅读 569评论 26 27
  • 今天又把《肖申克的救赎》重新温习了一遍,这是一部没有任何波澜壮阔,跌宕起伏,静的如一潭死水般的情节电影,对话情节大...
    空背包阅读 43评论 0 0
  • 云雨默阅读 84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