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醒着,可是我再也不能陪你继续做梦了……

梦想这件事,从来都是一个人的长途跋涉。凌冽的风呼啸而来,冰雪将至,你也只能咬咬牙装作无比温暖的样子,长舒一口气,又或者点上一支烟,在烟雾缭绕间笑笑。

一个人如果没有梦想,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确实没有,咸鱼是咸的,人的眼泪尝起来也是咸的。一个人独身站在人群中央,亮光一点点暗淡,周围的陌生人像旧电影的情节一般慢慢疏远,眼泪静悄悄得落下来,从眼角自脸庞延伸到嘴角,无比漫长,你却像个小丑般脏兮兮望着这样的自己。

你不敢照镜子,怕从里面爬出妖怪,你也怕看着看着就再也想不起从前的样子,你更怕你醒过来,这场梦就真的破碎了。

你是活不过来的无能鼠辈。旁边的人似乎指着你的鼻子怒骂着。

你的贪心不足的无知少年。陌生人的话字字在诛你的心。

你挨不过的是妈妈炙热的眼神。

“儿子,回家吧,没有梦想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没有家。”妈妈电话的声音虚弱却掷地有声。

你没有妥协,就成了妈妈眼里不孝顺的孩子。

你妥协了,就成了至此以往人生路上的逃兵。

怎么做,都是错的。就好像咸鱼无论怎么折腾都是咸的。

致远十八岁那年放弃了高考,一个人,一支画笔,一场天涯海角。

走得那天,他偷偷去看了叶子,她正睡着,温柔地笑着,致远想她一定做了一个万分美好的梦。不是十分而是万分,就像他喜欢叶子,不是十分而是万分。

他突然想起叶子曾经说过的话:你在哪里,爱在哪里。爱在哪里,我在哪里。

可是,他还是绝尘而去,拿着唯一的车票去流浪。

在靠窗的位置,致远刚刚坐下就听到叶子的声音:致远……

致远困意袭来,觉得是在梦里,使劲揉揉眼睛却真实地看到了叶子的脸。

此去经年,一去就是六年。

那年的高考,致远和叶子都没有参加。

致远问叶子:你后悔吗?

叶子趴在致远的肩膀上,摇摇头,伴着黄昏的影子,致远便觉得自己不那么孤独了。

南方的城市里,致远和叶子曾经相伴了数不尽的日日夜夜。

他们租下了最廉价的出租房,即使叶子每到夏天的时候最害怕的就是蚊子的叮咬,她也没有在致远的面前抱怨过一句。

他们慢慢融进了不合时宜的南方生活,相互依偎又相互取暖。

然而,生活会磨平感情,而爱情终会败给现实。

他们偶尔争吵,致远觉得叶子的厨艺差得离谱。而叶子也会觉得致远拿回来的钱太少。从互相容忍到相看两厌,时间浑然不知早已融进了灰尘。

那天半夜,叶子接到了老家的电话。妈妈给叶子找好了相亲对象,妈妈问叶子:你究竟要折磨我们到什么时候?

叶子泣不成声,而旁边睡着的致远却鼾声如雷。

叶子收拾了行李,坐在床边:我知道你醒着,可是我再也不能陪你继续做梦了……流浪是你的梦想和人生,却不是我的。今年我都二十四岁了,我需要一个家。

叶子走了,门把上还留着叶子手上的温度。

致远眼角的泪水早已经湿了枕头,相互牵绊了这么多年,原来早已经不爱了。

致远的梦想终于磨掉了仅存的这点感情,这是现实,不是背叛。成年人从来讲得都是对等相当的人情关系,而不是稀薄可怜的爱情。

致远拨通了妈妈的电话:妈,我想你了……

致远,回家吧。你想要外面的世界,可是妈妈需要你啊!

致远心里像是打了一个个死结,沉甸甸的重量就要压弯了自己的脊背。再见了,流浪的少年。

在梦想的面前,我们折腰,我们低头,我们妥协,其实是因为爱。

人生,总不能只为自己而活。梦醒了,记得回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