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与死

96
言多盐少
2016.04.07 22:57* 字数 1066

从小是外婆带大的,一直都呆在外婆家。外婆是一个脾气非常非常好的人,从来没有见她对任何人发过脾气,也从来没有听她抱怨过任何事情。但是我知道,她非常非常辛苦。依然记得她早晨4点多把我背在背上在灶台旁做饭的情景,那个时候我应该快五岁了吧;依然记得为了避免我尿床,她每天大概凌晨十二点左右都会叫我起床上厕所,那个时候还没闹钟;依然记得很多很多的事情,记得她和我说的话,她带我去的地方,她陪我一起看星星的夜晚。外婆在我心里有很重要很重要的位置,外婆家在我生命中有着很重要很重要的作用。但这也是我这几年才体会到的事情。当你发现身边重要的人事物一点一点消失的时候,你才会去回想那些曾经。曾经我有一堆的外公外婆舅舅阿姨和小伙伴,谈天说地爬树滚草坪,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情。曾经我有一个很大的后院,桃树梨树杨梅树,小红枣大柚子,一年四季有尝不完的味道。在外婆家的那些年,我想不起任何不开心的事情。十五年前外婆去世了。这是我第一次体会一个人离开。我只是哭了,但更多的是好奇。什么是死亡?死亡后就见不到了吗?死亡后她知道我哭了吗?死亡对我重要吗?我害怕吗?我为什么只是哭却没有难过?我好像很平常的对待死亡。我很想念外婆却很少梦见她。一直到后来上大学之后,舅舅去世,小外婆去世,小外公去世,外公去世。一连串的死亡,让我有些透不过气来。然后我发现,我开始不停的梦见外婆家,梦见那些去世的人。梦见任何事情,背景几乎都是外婆家。我被禁锢在了这里。于是经常一个人跑到外婆家,枇杷熟的时候一个人跑去摘枇杷,杨梅熟的时候一个人去摘杨梅。有时候会拉上表弟表妹,但依然找不回当年的感觉。看见房子越来越破旧,几乎没有人在家,心里一阵一阵的忧伤。然后我发现,我有一股泪积在眼睛里,一有触碰,就会不自觉的流下,然后心一惊,又被我收了起来。看了很多遍阿甘正传,只是想听阿甘母亲的一句话,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要学会接受。却还没有学会。

原本的我,非常的孩子气。并不是任性的意思,而是童心。一直都很庆幸我有一颗不羁的心,这样的心让我能够有足够的力量去闯去疯去癫去安静。但这几年,似乎有太多成人的东西不断注入我的心,有太多的理性与成熟,让我没有办法很好的掌控。我是一个在这方面一直受到保护的人,如何面对死亡,如何接纳死亡,是需要不断修行的。想起庄子在她妻子时候又是唱歌又是奏乐,一幅没事人的样子,甚至还有些高兴。周围的人说他没有良心,他说他的妻子一定不想看见他难过,他的妻子一定希望他继续快乐的生活,既然爱妻子,那就按照妻子的方式生活,接纳她的离开,开心的生活。我想也就庄子能想的这么来了。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