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夜袭(神话19)

赵氏兄妹夜袭昆仑,多宝道人坐收渔利。


金鳖岛,位于昆仑之畔,乃是西海群屿之首。

相传,当年上清灵宝天尊在昆仑西侧的凝碧崖垂吊,不想竟钓来一只“巨鳖”,便是这金鳖岛。此事不知真假,但灵宝天尊后来将碧游宫迁至此岛,并创立截教一脉,号通天教主,却是事实。直到今日,仙道人、阐两教皆在昆仑山内,唯独截教花开金鳖岛。

这一日,截教弟子在碧游宫内齐聚一堂。

主座虚着,两边各有两排。

左边第一排有四个坐席,分别落座着截教四大首席弟子多宝道人、金灵老母、龟灵老母、无当老母。第二排乃是十天仙,羽翼仙、乌云仙、金光仙、虬首仙、毗卢仙、金箍仙、定光仙、灵牙仙、菡芝仙、彩云仙。

右边第一排也有四个坐席,分别落座着截教四大真传弟子峨眉山赵公明以及三仙岛云宵、碧霄、琼霄。第二排是十天君,吕岳、秦完、赵江董全袁角孙良白礼姚宾王奕张绍

说白了,就是截教之内也分两个派系,一个是以赵公明为首的人族派系,一个是以多宝道人为首的妖族派系。

这两大派系平时明争暗斗,很少能说上几句好话。

“公明师弟,佛国突变,此事你怎么看?”多宝面带愁容。

“既然第一个已经跳出来了,那么第二个、第三个很快也会跳出来!”赵公明冷冷道。

“那师弟推测,这第二个、第三个将会是谁?”多宝再问。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毕竟人心隔肚皮嘛!”赵公明道:“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其余四个人中必然有一个是我仙国之士!多宝师兄,不会是你吧?”

“师弟说笑了,要论财力,我金鳖岛哪能比得上昆仑玉虚!”多宝苦笑,“若是有,也一定是阐教或是人教的人物!”

“那么,以师兄来看,眼下我们应该怎么办?”赵公明问。

“列阵锁岛,以防不测!”

“此言差矣,这世上就没有打不开的葫芦!”赵公明摇头。

“师弟认为该当如何?”

“如今杀局已开,自当先手为强!”赵公明笑道:“这人既然还没跳出来,说明他还没有成神。没成神,我们就有机会。要是他真成了神,我们可就很难翻身了!”

“师弟,你可要想好,一旦开战,可就是大劫数!”多宝犹豫不决。

“师兄若是害怕,可以留在金鳖岛!我赵公明自己带兵前去打!”赵公明面露不屑,“不过,有一点咱们可要先说好了,日后得了昆仑,师兄休要染指!”

“也罢,就依师弟所言,我留守金鳖岛,你去攻打昆仑,若是真打下来,自是你全功!”多宝长叹。

兵贵神速,当天晚上,赵公明就携三霄、十天君,率精锐十万,夜渡西海,杀向昆仑玉虚。

昆仑山上,刀剑通明。

“师弟,截教杀到我玉虚宫了!”南极仙翁急匆匆赶到八景宫。

“是多宝,还是赵公明?”玄都大法师问道。

“来犯的都是人族仙修,应该是赵公明!”

“没想到会是他!”玄都大法师愕然,旋即摇头,“也不奇怪,他一直崇尚杀劫混元道!现在局势怎么样?”

“幸亏我们有所准备,小秋已带我阐、人两教十万弟子上前迎战!眼下局势焦灼,很难分辨!”南极仙翁道。

“若是赵公明,其麾下一定少不了三霄、十天君,小秋虽然出类拔萃,却也只手难敌!云中子师弟他们都过去了吗?”玄都大法师问道。

“云中子、广成子、赤精子三位师弟已经去应战了!太乙、黄龙、清虚、玉鼎也在赶来!”

“既然没见多宝的人,很可能是他们一明一暗兵分两路了!”玄都大法师掐指盘算,转身向旁边小童道:“传我谕令,着纯阳子等人去帮青雪守护菊舍,但凡闯入者,格杀勿论!”

“是!”小童领命而去。

此时,杀伐之声已在耳边,刀剑之光迫在眉睫。

从玉虚宫到八景宫,到处都是生死搏杀的飞仙。灵域连着灵域,恰似九天星河。

毫无疑问,最耀眼的星光,全都汇聚在了菊舍外面。

截教这边,赵公明骑黑虎,祭出二十四颗定海珠,架起一片五色毫光;云霄乘红鸾祭出金蛟剪,召来两条蛟龙虚影撕天裂地;碧霄祭出蛰龙珠,放出无数红线,专门坏人双瞳。

阐、人两教这边,广成子祭出翻天印,二十四宿星光匹灿;太乙真人祭出九龙真火罩,九条火龙碾压八荒;玉鼎祭出斩仙剑,剑气纵横,羽华漫天。

双方从子时一直鏖战到了卯时,陨落的仙人像是簇簇飞蛾,不下十万。

截教这边,赵公明、三霄均身受重创,十天君也折了七个。

阐教、人教这边,赤精子、黄龙真人、汉钟离、铁拐李、张果老、惧留孙一并陨落,其它众人也大多只剩下半条命了。

黎明破晓,晨曦里,曾经的琼楼玉宇赫然一片残垣断壁。

菊舍依旧清素如洗,与外面的血流成河形成鲜明的对比。

“诸位师弟,有事好说,何必打打杀杀!”一个片青云从西方落下,连绵数里之遥。

青云上,为首一人圆脸少发,身宽体胖,正是多宝道人。

多宝身边是无当老母、金灵老母、龟灵老母以及十天仙。十天仙背后则是一群奇装异服、形容古怪的妖仙,足足不下十万。

“多宝,你怎么来了!”赵公明一惊。

“你们打打杀杀我不问,但玷污祖地我就不能不问了!”多宝面色一沉,当即喝令道:“所有人听令,将这些忤逆之徒统统给我抓了,若有反抗者,格杀勿论!”

“多宝,你阴我!”赵公明气得吐血。

“公明师弟,没想到你也会当棋子吧!”多宝面带讥讽。

“多宝道兄,你这招黄雀在后实在了得!”玄都大法师毫不掩饰鄙夷之色,“只是不知道,你这黄雀能不能逃得了罗网!三位师弟,随我布阵!”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四道清光冲起,落在了昆仑仙境四个角的上空。

四道人影,都是熟悉面孔。东边一位是云中子,西边一位是扶摇子,南面一位是南极仙翁,北面一位是玄都大法师。

四个人同时祭出四把宝剑。每一把宝剑都晶莹剔透,寒光熠熠,仿佛群星簇就。

随着剑光一闪,混沌杀气纵横如织,眨眼间就将半个昆仑淹没在内。

妖仙大军躲闪不及,直接就被那排山倒海的剑气削下了一万。堂堂飞仙,一时间都做了鸟兽散。

“诛仙剑阵!”多宝脸皮通红。

“多宝,诛仙剑不是在碧游宫吗?”赵公明质问。

“怎么,公明兄难不知道,这诛仙剑可是早就进了七逍遥!”玄都大法师故意高喊。

“多宝,你私卖祖物,罪该当诛!”赵公明破口大骂。

多宝没说话,一双眼睛只盯着那四把宝剑,“非常好,玄都,你可是给我送来了一件大礼!”

“大言不惭!”玄都冷笑,“三位师弟,送他一剑!”

“好!”

四把剑同时白炽化,辐射出耀眼青辉。无穷无尽的混沌剑气眨眼间就汇聚在一起,最后化成一束光。

仿佛天地毁灭,轮回再生,混沌中,只有这么一束光照来。

一束光,湮灭时空。

诛仙一击,便是准神也难逃一死。

多宝双瞳一缩,身边突然绽放出一圈神秘光晕,明若日,亮似月,浑圆无缺。

灵宝之光,又是灵宝之光。

湮灭光冲在灵宝光上,瞬间消散。

“你,你竟然也成神了!”像是烛火熄灭,玄都双眸瞬间黯然,空洞洞满是绝望。

“我本不想现身的!”多宝神辉裹体,恍若天人,连声音也似乎没有边际起来,“既然你们逼我,那我就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神人之力!”

他伸出左手,张开五指,就这么一拍。

蓦然间,那五根手指虚影突然一个拉长,变成了龙、凤、虎、鳌、麟五只百丈巨兽。

神之左手,这就是多宝的神级大神通。

张牙舞爪,咆哮如雷,五只神兽栩栩如生,根本看不出一点虚影的样子。

只一瞬间,混沌剑幕就直接被撕成了碎片。践踏,完全践踏。

玄都四人同时坠下,七窍崩血。

余波所及,十天君中幸存的三位、琼霄、清虚、曹景休当即毙命。赵公明、广成子等人更是伤上加伤,只剩一口气了。

“师兄,怎么处置他们?”无当老母战战兢兢问道。

“废了他们的修为,流放狗头岛!”多宝面无表情。

圣门多礼,逢节必拜。

谷雨这一日,儒、玄、离三宗弟子早早就来到梅舍外面焚香礼拜。

时至拂晓,东方微明。

突然,一缕光落在梅舍前,渐渐幻化成了一个人影。人影高百丈,威威如山岳。

“师傅!”离宗曹子建、谢灵运等人连忙伏拜在地。

不错,这人影非是别人,正是离宗宗主玉子。

再见那玄、儒二宗,多数人先是一愣,接着也陆续伏拜。

“无需多礼!”玉子的声音清冽而悠远,像是一股甘泉水,直接浇在人的心头上。

“师傅,您成神了?”曹子建喜出望外。

修行到了真境,元神出窍并非难事,但绝不会让人道心仰望。也唯有神之神游太虚,才会有此伟岸气象。

“不错!”玉子点头,“我还要过几日才会出关,今天见你们是要宣布一件重要的事情。”

玉子略作停顿,接着讲道:“我曾说过,群龙无首,必生内乱。你们也看到了,佛国、仙国就是血淋漓的例子。我圣门若不能同心同德,必然重蹈覆辙。我与两位师弟闭关前曾有约定,谁先一步,谁就是圣门之主。今日,我便履行诺言,正式执掌圣门。”

说到这,玉子目光一扫,直透人心。

“拜见门主!”曹子建、谢灵运等离宗弟子率先以门主礼参拜玉子。

三位宗主的约定,所有人都是知道的。再加上如今佛、仙两国都出了神人,圣国若是没有神人坐镇,恐怕很难再跟他们平起平坐了。

所以,玄、儒二宗的人也是纷纷礼拜。

“内乱之后,必是外争,掠夺将是此后唯一的主题,为了将来不被他国践踏,我们圣国也必须未雨绸缪。公瑾、逸飞,你们上前一步!”玉子的目光落在两位年轻人身上。

“弟子在!”

人群中走出两人,都是玉树临风的风雅之士。前边一位目似清潭,风华绝代,正是周郎周公瑾;后面一人眉如横剑,玉树流光,正是剑圣段逸飞。

“公瑾,我命你为圣国上将。你要在三日内将我圣国精锐编纂成军,以防外患!”

“逸飞,你全力协助公瑾!”

“弟子领命!”


上一章:天佛降世(神话18) 下一章:幽明易主(神话20)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