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远走的时光(31)骂战

冬日的一切都有些寂寥,只是在有太阳的日子,大家的心情都莫名的好。

看书累了的时候我还是喜欢往窗外张望,尤其是早自习的时候,嘴中念念有词,脑袋扭来扭去,四处张望,总希望发现点新奇的东西,这样一天似乎过得更有意义一点。

有时真的很无聊,我会盯着齐齐,看她是怎么背书的,齐齐发现我盯着她时,往往会笑着说:“苏苏,拜托你盯着帅哥看好不好,我说我无视你的目光怕你受到伤害,我正视你的目光又干扰我学习。说罢,继续背书,不在理我。

然后我听到背后传来张扬的笑声,无意识扭过头,就看到后面窗户厚厚的水蒸气上一个鲜明的图案,图案旁边是我的名字。

幼稚极了,简直弱智。我在心里骂道。看到张扬一脸窃喜,钟绍辰眼中极力掩饰的惊恐,就知道是谁的恶作剧了,只是经常受到这样的待遇,我已经熟视无睹了。

他们无非是想让我生气,然后看我出丑。可是我早已识破他们的计谋,我还是那个遇事冲动,无端发火的人吗,太小瞧我了。我暗暗为自己的淡然欣喜。

看我没反应,张扬有些急了,问钟绍辰是不是有些花了,你再描描,之后就听到哈气的声音。

我假装读书,其实竖着耳朵听着他们的一举一动,要是太过分,严重有损我的形象,我还是要发作的,但是程度真的不太好拿捏。

“要不要,重新画,画的生动形象些。”张扬在旁边出谋划策。

“你俩闹够了没有”,平地一声雷,不用看就知道是许正阳。然后是金萱的冷嘲热讽:“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好意思献丑吗?”

我扭过头,看着钟绍辰悄无声息地把猪头还有我的名字擦去,透过那片玻璃可以看到外边大地上白雪皑皑,毕竟我们的教室在五楼。

有时不得不庆幸,有几个为你打抱不平的朋友真好。

不过许正阳却变得喋喋不休起来,“苏苏,别人都欺负到你头上,你还无动于衷,你的英勇到哪里去了,你欺负人的本领呢?”

金萱幸灾乐祸地说:“没准是故意的,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她乖乖地受欺负,怕是另有隐情吧。

多大点的事,她俩没完没了起来。中间我是一句话也没说,她俩更是变本加厉起来,本来我是心存感激的现在觉得她俩完全就是存心挑事。

我扭过脸呼啦呼啦把钟绍辰和张扬的书推翻,鉴于上次的水灾,他俩的水杯现在都放在窗台上,也就桌面混乱点,损失不大。我这是气没处发,当然还是要拿他俩出气,所谓冤有头债有主,我是一个很明事理,寻根究底的人。

看到钟绍辰那面无表情的脸,心里有些发毛,可还是底气十足的狠狠瞪了他一眼慢慢的扭过头来。仗着有人撑腰,量他也不敢把我怎么样。

没想到却听见钟绍辰在背后喊道:“麦苏苏,你不是猪,你就是个神经病。”

许正阳一脸怒气,说道:“钟绍辰,你是猪吗?”

金萱回答道:“是个大蠢猪。”

许正阳问:“钟绍辰,有病吗?”

金萱回答道:“病入膏肓,无药可救。”

许正阳问道:“钟绍辰,你是人吗?”

金萱还没回答,钟绍辰就已经求饶了,只是齐齐在旁边不紧不慢地说了八个字:“衣冠楚楚,禽兽不如。”

我在旁边看着这处闹剧,浑然不觉与我有何关系。但是许正阳随口一句话就让我怒火燃烧,她居然冲我喊道:“苏苏,说你是猪真没错。”

金萱说道:“你才知道啊,猪都比她强。”

我瞪了她一眼,她这才闭嘴,天天火上浇油,总有一天会自燃的。我是猪,她俩是什么呢,真是可笑。

齐齐悄悄对我说:“苏苏,那个张扬最近怎么回事,表面上看起来嘻嘻哈哈,为什么我总感觉他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我心头一惊,问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虽然我知道张扬因为干爸干妈闹离婚的事,心情难免烦闷,可是还和往日一样,做些恶作剧,看起来无所事事,也许是为了掩饰内心的情绪,如此的不漏痕迹,还是有明眼人看穿。

齐齐说:“你没发现他现在用功多了,没之前那么贪玩了。”

“所谓浪子回头,不过如此,可能是想明白了一些事情,知道该做些什么,人总是要成长的。”我说道。

齐齐用疑惑的眼神看看我,然后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不过,你可要当心了,否则班级第一的宝座一不留神就丢了。”鉴于对张扬的了解,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我好心提醒她道。

齐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然后一脸灿烂的望着我说:“那我不想给他讲题时,是不是可以以此为借口决绝呢?”

“不带这样的,你这根本就是卖友求荣的行为,是要遭鄙视的。”我白了齐齐一眼。

不过看这状态,张扬最近学习的动力不小,他想干什么事根本没有什么可以阻挡,这只是他一个时期的一种状态。

离经叛道是他,安分守己是他,阳光乐观是他,沉默忧郁还是他,似乎他自己过得浑然不觉,作为旁观者却只能望而兴叹,能够随心所欲做自己,离我似乎很遥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