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会战争

1939年4月21日,贺龙的司令部设在肃宁窝北村,我们连驻扎在窝北东边的大王庄。天没亮,就接到上级命令,队伍开拔。我随着队伍出村向西,经过我老家东芝兰的村边,绕过肃宁县城,一直走到高阳地界。晌午过后,队伍进入一个村庄,来不及做饭,只补充了点老乡的山药,接着向东北开进。天黑时,到了河间卧佛堂齐会村边。那时我不满18岁,还不理解舍近求远,是为了迷惑河间城里的敌人。

在齐会村边的大场上,队伍集合,贺龙师长做战前动员报告,他嗓门儿挺大,讲话很简单,站得高高地喊:“同志们,小日本儿又给咱们送好东西来了,咱要不要?”同志们异口同声回答:“要!”“怕死不怕?”“不怕!”“好!明天就干!要狠狠地打,消灭鬼子,缴获武器,一个也不让他们跑掉!”师长话音一落,各连司号员一齐吹号,真是号声震天,很有军威,接着文工团演节目。

22日天刚亮,果然像情报说的一样,日本兵拉着队伍,赶着大车,朝齐会开来,他们是来扫荡的。咱肃宁县西郭庄村的王偶,当时在齐会村西口放哨,一发现敌情连忙开枪报警,还没来得及跑进掩体,就中弹牺牲了。队伍很快就与敌人交上了火。日本鬼子仗着武器好,弹药足,一鼓劲儿地猛攻,机枪“哒、哒、哒”不停的扫射。我们连依靠有利地形,等敌人走近了再开火,命中率很高。敌人进攻不成,扔下 几具尸体,向西北方撤;我们冲出掩体,端着枪追着打。没追多远,连长为保存实力,命令撤回,我们就又回到原来的掩体里。敌人的第一次进攻就这样被打退了。

时间不长,敌人反扑回来,而且敌人越来越多,把整个村都包围了。于是双方又展开激战,连续三次进攻,敌人都没能进入村口。

下午,按照贺龙师长的部署,我们团的一、二营,又把包围齐会村的敌人团团围住。敌人陷于两面夹击,见势不妙,更加疯狂地扑上来,想突破我们三营十二连在村西口的防线,占领村里的有利地形。我们连的全体指战员当然不答应,战斗打得非常惨烈。当时我跟着指导员,在村西口的路北。枪声、炮声响成一片,双方伤亡都很重。忽然听见我们的战友喊:“报告,一排长挂花了!”指导员立即大声说:“三班长,代理一排长!”,我一边掩护着指导员,一边高声重复:“三班长,代理一排长!”这就是火线任命,在那个特殊情况下,提拔干部特别快。可是,刚过了一会儿,就又听见喊:“三班长也挂花了!”“三班副,代理一排长!”来自山西的武二希挂花了,我们班长侯银栋,也是山西人,是武二希的亲舅,他看见一个战士倒下去了,赶紧过去补他的位置,结果也被敌人打中了。眼看战友们死的死伤的伤,指导员命令我到路南找连长请示,是不是暂时撤退?十几米的一条街,在平时不算宽,可那会儿,没有房屋的遮掩,就成了一条生死线。子弹像冰雹一样,打得路面上噗噗直冒烟。当时顾不上多想,我趴在地上,打着滚,冲了过去,还好,没伤。

找到连长,传达了指导员的意见。就见连长眼珠子都红了,他说:“打!剩下一个也要打!”然后高喊:“同志们,瞄准了再打,节省子弹啊!”当时,我们的子弹已经不多了。连长身边,有我同村的王贵申,他喊着我的小名:“小石头,子弹没长眼,你要小心啊!”我只喊了声:“没事!”就又打着滚回到指导员身边。当时我想,我已经打死了四五个鬼子,早够本了,死了也不冤。

我们伤亡不轻,敌人伤亡更重。就这样,战斗从天亮一直打到天黑,连长命令,剩下的人全撤到村里一条南北街上,让我站在街边,负责传达他的命令:凡是十二连的人都到街边一个院子里休整。我背靠着墙,四处张望着,寻找我们连的战友。这时房上有一个人问我:“小家伙儿,你是哪连的?”我一抬头,看他站得那么高,顾不上回答他,忙说:“快隐蔽,你找挨炮弹呢!”话音没落,“轰”的一声,一颗炮弹在我前边爆炸了。顿时,我脸上,右边大腿、小腿、右脚都受了伤,鲜血直流,也顾不得疼。一个战友搀着我,一拐一拐撤到院子里。一班长孙杰不知从哪弄来的一块猪肉,舍不得吃,送给了我。

紧接着,敌人向村里放起了毒气弹,呛得人们咳嗽,流泪,喘不上气来。指导员赶紧让人找来大蒜,砸碎后掺上水,泡湿毛巾捂在嘴和鼻子上。后来我才知道,就在那天,贺龙师长也同我们一样,中了毒气。

晚上九点多钟,敌人以为毒气弹发挥了作用,向村子里猛攻进来。在营长王祥发的指挥下,我们的战友们一边抵抗,一边向村东头集中,边打边撤。每一条街,每一处房子都经过激烈的争夺,才不得不忍痛撤离。到23日天明,战友们突破了村东北角的包围,掩护我们这些伤员撤退。出了村子,正遇上前来增援的战友。一边走,一边冲着我们说:“别悲伤,别难过,我们给你们报仇去!”我随着伤员队伍撤到了齐会东北7里地的屯庄。一个大高个儿,粉白色的脸,高鼻子的外国医生给我检查并包扎了伤口,原来他就是白求恩。

就这样,我和战友们有幸同贺龙师长一起,经历了齐会战斗中最惨烈的一天一夜。

这一天一夜,我们歼敌500多人,也牺牲了很多战友。

齐会有四五百户人家,当时算大村,村头有四通八达的道沟。我们连负责村西口,把临街房子的门窗都堵上,在墙上凿口做枪眼,房顶垒上掩体。我们通讯班,负责修村西口路边的工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好快 一瞬间从夏天到了冬天呢 和你相遇的情景仿佛就好像还在昨天 那天下午的阳光很好 心里满是假日的喜悦 我打扮的美...
    无花果小姐阅读 29评论 0 0
  • 如果你加入了某个付费社群,最基础的一个愿望肯定是想学到干货,从而提升自己对吧?包括兵哥自己也是一样,你再怎么想赚钱...
    元兵阅读 36评论 0 1
  • “家”是一个带有温暖的字眼,读出来的时候,嘴巴微张,带有点点笑意。 好像只要说到家,大家都会觉得幸福。但其实,在中...
    胡八毛阅读 126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