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求生39疗伤

第三十九章疗伤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也许很长,也许只是一瞬间。

刘征再次醒了过来,他不是被人叫醒的,也不是自己自然醒过来的,而是被一阵浓浓酒肉香味给熏醒的。

“好香啊!”刘征一个骨碌爬了起来,鼻子使劲在周围嗅了嗅,很快便发现了香味的来源之地。

只见老道席地而坐,背靠着木床,一口肉,接着一口酒,动作平和,节奏平稳,吃的好不惬意。

老道一边嚼着嘴里的吃的,一边笑着说道:“怎么?你的伤已经不疼了吗?”

“啊呦,你不说我都忘了,疼死我了,饿死我了。”老道不提醒刘征都差点忘记了疼痛,现在突然放松下来,疼的他差点从床上摔了下来。

“行了别叫唤了,給,这是你的,全部吃光。”老道放下手里的酒葫芦,伸手往背后一捞,手里立刻出现一个背篓,甩手扔给刘征。

刘征强忍着身体的剧痛,一脸欣喜地接过背篓,顾不得去检查里面装了什么,直接伸手朝里面抓去,发现手感不对,这哪里是什么吃的啊,分明就是一堆青草,而且还是很新鲜的青草。

刘征抓了一把青草在手中,朝老道晃了晃,哭丧着脸道:“您没有搞错吧!这里面装的全都是草啊,哪里有什么吃的东西了,您不会是让我吃这些青草吧!”

“没错,就是它,全部吃光,吃完抓紧时间修炼。”老道点了点头,一脸认真地说道。

“我又不是羊,怎么能吃草……”

“什么草?这是药,这些可都是好东西,不好找,对你的伤有好处,别废话,赶紧吃吧。”老道说完,咕咚咕咚连灌几口酒,指到将葫芦里的酒全都喝干为止。

刘征肚子不争气地再次开始叫唤了起来,天大地大,吃饭最大,不得已,刘征只好厚着脸皮再次开口恳求道:“那……能不能先吃完饭在吃药啊!我现在都快饿死了。”

老道将手里的空酒壶一收,没好气地说道:“没有准备你的饭,再说了吃完饭你还能吃得下这么多药吗?要知道这些药必须全部吃完的,要知道人的肚子是有限的。”

“能不能把你的烧鸡分我一点啊,你不能一个人吃独食啊,快给我分一点,让我也尝尝呗。”刘征不死心继续哀求道,他压根就不信老道所说的话,吃药哪有这样吃的,谁家吃中药是直接抓来当饭吃的。

“少废话,快点吃吧。”说话间,老道动作飞快,从背篓里拿了一朵花,直接塞进刘征的嘴里。

刘征尝试着咬了一口,芳香怡人,口齿留香,还没好好来得及感受一下味道,那朵花就化作一股液体流进了肚子里,紧接着就是一阵火辣辣的疼痛,肚子里顿时就像是着了火一般。

“啊,热死我了!这花是不是有毒啊!怎么会这么热?”刘征热的全身冒火,忍不住大喊大叫起来。

“火焰花当然是热的了,正常,接着吃,这是寒冰草。”老道直接打断了刘征,再次往他嘴里塞了一把青草。

青草刚一进刘征的嘴巴,刘征立刻便感觉就像喝了一碗冰镇啤酒似的,身体说不出的舒服,下意识快速嚼了几口,迫不及待地将嘴里的青草吞到肚子里去。

寒冰草刚刚进到肚子里,舒服的感觉马上就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就是彻骨的寒冷,不到片刻时间,刘征头发眉毛就全都结了一层白霜,全身上下哆嗦个不停。

“冻死了,刚才那花还……还有吗?”刘征咬紧牙关,颤抖着声音问道。

“自己拿。”老道将背后再次交给刘征。

刘征一把抢了过来,抓起一朵红花,就往嘴里塞。

紧接着又是一阵火烧一般的绞痛,驱赶了彻骨的寒冷,不一会就又跟掉进火炉子里一般,热的连喘气都有些困难。

于是,刘征又开始吃寒冰草……

就这样一阵冷,一阵热,冰火两重天,不停地在刘征体内交替着,不到片刻的功夫,背篓里的药草就被他给吞噬一空了。

随着他吞下的草药越来越多,这个时候肚子里就像是有两条蛇在乱窜一般,一条热的,一条冷的,你方唱罢我登场,带动这他的身体也是一阵冷一阵热的,不停地冷热交替着,将他折磨的死去活来。

“药吃没了!怎么办?”刘征在背篓里抓了一个空,忍不住惊呼一声,看着老道露出一副求救的表情。

老道微微一笑,轻声安慰刘征道:“别慌,收敛心神,现在开始吐纳,好好运功炼化。”

听了老道的话,刘征忙坐直身子,强行收敛心神,再次开始运功。

时间过的很快,这一运功就是一天一夜,当刘征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了。

可是,刘征刚睁开眼睛马上就看到眼前多了一个背篓,拿起来一看,里面又是慢慢一筐青草,还带着土腥味,很显然这是老道趁着自己修炼的时间出去采摘回来的。

“不会又要吃这个吧!对了,我还不知道道长怎么称呼呢!”刘征耷拉着一张脸,看着老道试探着问道。

“你说呢?”老道不答反问。

“我……不知道才问您啊!”刘征被问的一愣一愣的,不明白着老道葫芦里究竟买的是什么药。

老道瞪着眼道:“我救你一命,传你绝艺,你难道不该喊我一声师父吗?”

“该,师父,那我是不是也应该了解一下情况不是,再说了,我还不想当道士……”

“不用你出家,你先好好修炼吧,等你伤好了,咱们在细说,吃药吧!”老道说话间拿起一根大拇指粗细的人参,直接塞进刘征的嘴里。

刘征忙自己动手,到了这一刻他也明白这老道全是为了自己好,所以,也就不多废话了,他也想早日把伤治好,好尽快返回山寨。

也不知道陈国豪是否安全回到山寨,也不知道陈曦的伤势有没有好转,可惜自己现在一时半会根本动不了,所以,多想也是无益,还是老老实实修炼吧!

想到这里,刘征开始一阵的狼吞虎咽,片刻功夫就将一筐药材吃了个干干净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次去云南是中学时候跟团,那时在丽江匆匆而过,小桥流水人家给我留下美好的印象,很想以后要有一段时间再来这里呆一下...
    独角兽骑士阅读 377评论 3 5
  • 冬天来到的自修室,总感觉没有一丝暖意在这里,古板的桌子、椅子,漆上的深棕色显得很古董,简单的桌椅拼凑,以前唯一活着...
    嘴角上扬四十五度阅读 63评论 0 0
  • 每个系统都会有他的生命周期,从生到死,经历少年、中年、老年三个阶段。复杂度的管理贯穿系统的整个生命周期,就像进化论...
    靳顺隆阅读 899评论 0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