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万箭穿心,仍想万丈光芒

这两天刷了两次《万箭穿心》,第一时间想起这句话:你的嘴巴这么毒,心里过得一定很苦吧。李宝莉这个形象太真实、太深刻,感觉像是生活在自己身边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三姑六婆,牙尖嘴利的同时带有一颗商善良不屈于生活的心。

站在一万根穿心箭前头,一错再错,错错错。生活中的各种关系比如婚姻关系、亲子关系、婆媳关系、于李宝莉都是那么的不和谐。幸好,还有那个整天对她嬉皮笑脸的建建,他接过她的扁担,拿起她的行李,开着婊子养的车带着她离开那个万箭穿心的地方。

婚姻关系

汉正街卖袜子的李宝莉,她有着一个都市菜场女人的自信和骄傲,年轻时风韵犹存;国企的厂办主任马学武,有为有文化却懦弱的乡下中年男人。

小景到他们家吃饭的时候,都有点看不下去了,觉得李宝莉对待马学武有点过分,如果早前好好对他,恐怕不会走到今天的地步。“你要让他赖在你身边不想走,那才叫你的本事。”

李宝莉:“我老娘去世的时候,他是怎么跪在地上,保证一辈子好好照顾我的。我家里条件是不好,菜场卖菜人的姑娘,可凭我的长相,追我的人也不少这你知道,我选他个乡下人,是他的福气。他凭什么不好好对我,还要我好好对他?”

在他们的婚姻关系里,李宝莉从来都是一种居高临下的指责态度来对待丈夫马学武,连帮忙搬家的工人都觉得被这样的女人管一辈子怪可怜的。

心理学家戈特曼调查结果:一段婚姻若想延续,则婚姻中的积极情绪与消极情绪比例至少要达到5:1,但是他们相互间的消极情绪远比积极情绪多得多。

李宝莉从来没有给予过马学武过他内心渴望的,他的事业、他的爱情、他的精神世界统统与李宝莉没有半毛钱关系。李宝莉给予马学武的是不变的指责,这样的打击让一个男人没有任何的尊严地位。但是,情人对马学武的回应则是满眼的崇拜与柔情。

跳江的那天早晨,马学武约了周芬一起吃早餐。在表明了自己的心声之后,周芬说了这样的话:“马主任,是个挺好的人。但是,不太怎么懂女人。”

确实,马学武不懂李宝莉,他懦弱。李宝莉用自己的方式深爱着他,柴米油盐酱醋把李变成一个市侩的女人。面对妻子的牙尖嘴利,马始终没有勇气做任何的抵抗或者改变。甚至把情人的照片夹在书里,因为他知道李宝莉从来不看书。书与事业,情人与爱情,这无疑是狠狠地给李宝莉扇了一个大耳光。

最后,马选择了用死来回应李无休止的指责,因为一个电话失去的国企工作以及给予他温柔的情人。遗书上给老娘和小宝的留言,再翻下去是空白的纸张,没有给李留下半言只语。

“马学武往江里一跳,奶奶小宝都得我罩着,我越是要说,这叫万丈光芒,我不会叫的我家散了的。”

生活欺骗了你,婚姻欺骗了你,但你还有一个家,一个需要抚养的儿子,一个需要赡养的儿子的奶奶。

亲子关系

作为一个没有文化的妈妈,对儿子的认知就是写作业,自己的任务就是赚钱给儿子买作业本。李宝莉对儿子小宝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小宝,作业作完了吗?无论是十年前上小学,还是十年后高考前。

马学武火化之后,小宝捶打着李,哭喊着:”还我爸爸,还我爸爸。“ 当天晚上,李想要让儿子和自己睡一屋,奶奶住小宝的房间,小宝要跟奶奶一起也不愿意跟她一屋 。小宝用“你”代替了“妈妈”,从来没有喊过李一声妈妈,唯一提到的是”我敬你,我跟你喝完这一杯,从此以后你就不是我妈妈。“

李以为排尽所难,赚钱给儿子买作业本,供儿子考上大学之后就可以轻松一些,谁知道考上大学的儿子到头来跟她要房子,要断绝母子关系。

”我生你养你,大半辈子都是为你活的,你有没有良心,啊?我当你是小孩不懂事,昨天的话,我当你没说过。“

”我们是亲母子,世上最亲的关系,你别再伤我了。“

武志红在《巨婴国》一书中提到利己和个人主义被集体主义视为邪恶,而利他和集体主义意味着自我牺牲和奉献。所以,生活里我要为别人而活,父母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孩子,做着自己事情的同时,背着孩子老人的重量。等着孩子做了父母,这样轮回,没有自我。即使为儿子活了大半辈子,仍然没有走进儿子的内心而是被赶出家门,在这样的情形下向儿子呐喊,可悲又可怜。

挑了十年扁担,身子消瘦背部佝偻的李宝莉,走过丈夫曾经跳江的桥上,深夜独自枯坐在江边。一群中学生在欢快地放着烟火,似乎这场烟花也是在对过去说再见的一种仪式感。在按下相机快门的那一刻,李的眼框在打转,思绪万千。

“我想通了,我最不起的就是小宝,他那么小就没有了爸爸,我又没有时间照顾他。刚才在回来的路上我就在想,我的孩子,好像从没像别的孩子那样,疯啊笑啊玩啊,好像心里压了个事似的,不像个孩子。要是我走以后,他能像别的孩子那样高兴那样玩,叫我干什么都可以。”

这是作为妈妈,李宝莉最后为孩子做的事情。

李宝莉和建建

小宝去找爸爸曾经的情人时问周芬爱没爱过他爸爸,如果周芬回答说爱他爸爸,那爸爸和周芬在一起算是爱情,他心里应该是这样想的吧。但是为什么妈妈和建建这两个单身狗在一起看着就觉得“恶心”,“不要脸”。

第一次建建出现在镜头里的时候,他柔情地对着李宝莉微笑,像是对自己女人的宠溺。建建总是在适当的时机出现在李宝莉的面前,他们之间没有套路,没有指责,没有贬低与嘲笑,简单的几句话,平凡又真挚。

他们发生关系之后的一次见面,建建嘴欠,说了一些伤她的话,但是在李宝莉哭着说谢谢他的时候,他的眼角湿了,深深地吸了一口烟,眼神里带着歉意和愧疚看着李宝莉离去。

当李宝莉挑者扁担走出那个万箭穿心的地方时,建建已经在那里等着她。嬉皮笑脸地说,还在生我的气呀,我就是嘴欠。

“我们都是过了半辈子的人,谁比谁强多少啊,什么万箭穿心,说得怪吓人的,我不信,我也不怕。”这是建建对李宝莉说的情话,自己的决心。

小混混也有自己想要保护的人,被辛苦养大的儿子赶出家门的李宝莉也有被呵护的权利。其实,看着李宝莉和建建在一起,更有幸福感。两个人谁都不欠谁,不计较对方的过去,不吵不闹,就这样相依为命。


爱是什么?爱是回应,是看见,是链接。作为一个能量体,我们犹如一个章鱼,会不断伸出自己的触角,如果这个能量的触角被接住,它就得到了祝福,而会变成生的能量。---摘自《巨婴国》

愿你没有万箭穿心,但万丈光芒!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