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来

我会归来,哪怕从拥有沦为看客。

三年前的蓝天,绕了一整个教学区去食堂打饭。习惯了的路线,闭着眼也能走到目的地。夏天路旁的香樟树,风吹过时翻涌的绿浪。你还记得我吗?午后秋千旁的吟诵。过秦论里的指点江山。运动会上的全力拼搏,在呐喊声中好似一阵风掠过。以及第一次使猝不及防的大雨,想象中他淋湿的精致的眼睛。躲在伞里听雨,像玩笑一样的标语。玩世不恭,也肆无忌惮,说笑调侃。转角时,一群熟悉的人,竟有一种家的感觉。离别时不舍也沉默,夜晚无人问津的升旗广场。拉长着两个人的身影。没有喊住这份沉寂。,那声再见再也没有说出口。

三年前的一个夜晚,他笑着和我约十年,那我现在也用掉了三年吧。我们刚来一中,如今我们也离开。都忘了那次精彩的元旦晚会吧,因为下雨而悻悻离开时绽放的烟花,喧嚣后拿开塞在耳朵里的纸团。第一排的狂轰滥炸。已被那场结束庄重的告别式所掩埋,永远有遗憾,一些东西来不及拿给别人看。

用一个寒假用来告别,东奔西走。用情谊藕断丝连,在楼梯口等,最后看也不看,分裂,在书上找到离开的答案。什么也不要说,我也要忘了,操场台上那次聊天所憧憬的高三的种种。到最后,我也没过成我理想中的样子。

而后收拾东西告别之前,晚自习空旷的教室,他说如果我们再去找他会有零食吃。不相信离别,即使之后的见面既匆匆也寥寥无几。那几张试卷,难忘的数学题。难懂所以他讲给我听。昏暗的路灯在操场和食堂的拐角处,他说我努力。第二天迎着阳光走在熙熙攘攘的路上,看来往的人,也听不到那声让人愉悦的放学铃。

一个蝉鸣的夏天,半夜和朋友聊半年前。许多事发酵后才觉得有趣,认识新朋友,在网络上打开了一片新天地。来享受有空调的高二,换了一番光景。他曾经佩服我写了一本厚厚的英语笔记,两年后我也见证她自己的努力。那时给我讲数学题的人,以后却没有别的联系。我遇到了新朋友,即使上了一年六楼,也不知疲倦,登高望远晚自习后能看见不远处旋转着的摩天轮。说笑还是泪,许多沉默不语都被时间抹去。

那次的班级元旦晚会,她邀请我唱《那些年》,按下录音键,后来听到的全是我的声嘶力竭。听他们唱《伤心的人别听慢歌》,在下面默默的和。那首十二月的奇迹很好听,一张张抓拍里全是他的背影。挂起的气球又拿下,第二天恢复如初,全然看不出又是一年。考试幽暗光线下的离别,她塞给我几个巧克力。看书写字过年,几首歌依然有那时的气息。第一天上学的大雪,飘在羽绒服上的鹅毛,他在前面走,好像要一起白头。又是日复一日的生活,调位后有几个有趣的人在左右,每天各种欢笑各种侃。时间里仍有滑向初三的气息,只想多努力刷题。中考时放假,做纸桥。来后换教室,明亮的透明窗占据了半墙的位置。拉开窗帘的那一刻,仿佛心也豁然开朗。开始了新生活,最开始是晚自习那场大雨,帘下听到噼里啪啦声。朝五晚九。刷题背书。全力以赴的干劲。中午一点钟就寂静无声的校外街也被炎热的夏天都上了金色。和她去买西瓜去吃饭,顶着烈日回到有空调的教室。无声的午休,安心沉睡。这样度过一个压抑又有动力的补课。

初三早上放歌,滚滚长江东逝水后我的未来不是梦。奔跑去食堂,又跑在踩点的路上。有时也会早。很早去了教室,却没开门,一个人在走廊上吹风。更记得的是初二一群人坐在教室门外环形的矮栏杆上,吃着早餐说话。休息时候前后左右侃,欢笑声和吐槽生一起飞,构成一个小小的,有趣的世界。

他曾在我沉默时问活蹦乱跳的我怎么了,也在我生日是五点钟给我留言。我也曾充满期待的看着他破纪录,初二时荣光,保留到初三也一样。无论如何,你也是个传奇。

收到朋友的快递,心意和信。和时间赛跑,在我相信和怒放的生命后睡眼惺忪的神情,后来的跑操,读历史,喊一二三四,脚步绕了校园一圈。考试时再无其他年级的空旷,多留了几天讲试卷,情人节开家长会,在细雨中告别。

再来时屈指可数的时光,三月艳阳天,害怕离开也渐渐离开。倒计时变成两位数,悄悄说再见悄悄再看几眼。一个晚自习听她讲艺考趣闻,听她说北大。体检时看见他拍照,突然觉得马上要离别。毕业照里灿烂晴天,我留下有遗憾没有笑的脸。

最后拿着书离开教室,看它被布置成考场。明亮如初,倒映在地上未干的水渍里。在图书馆自习,一群人聊天喝水复习。漫长的时间里匆匆流逝的光景。考前的那个下午逛遍了考场也没有找到他的名字。拍很多照片,灿阳里静谧的校园。坐车去实验中学,挤在狭窄居民区的中学。第二天考试和他们互道加油,依然是四楼,在细雨中,一群人出考点黑压压一片,在看到等候的老师时的亲切感。晚上回图书馆,和他在路上匆匆道别,却是毕业后的最后一面,他曾对我信心满满,认为我会有个很好的未来。犹记得我们因书结识,三年里不同班的好友。

第二天结束,将所有的东西拿走,对红色的建筑说再见。风沙迷眼,又觉怅然若失,就这样走完我的三年。

没有说进来的细枝末节,温暖难受或者开怀。军训时夜晚的塑胶跑道歌声入耳,听他唱动听的《十年》。参加文学社面试回来那个雨天夜晚的露台,有三个女生手挽手唱《再见》。分科前最后的班会课,他说让我们不要放弃理想,放弃希望。即使调位后他还要调侃的叫我一声“组长”。科技节他设计了好久的水火箭,最后冲天时惊艳了所有人的眼。初三把《倔强》定为班歌,后来还是调皮地放起了《最炫民族风》。我再也没有看见他穿校服,黑白配在我眼里那么美。

好吧,正如歌里唱:“没人能取代记忆中的你,和那段青春岁月。”

拿毕业证时再回一中,看到学生中午匆匆往学校赶的模样。明明那几个小吃摊位都还记得,书店老板也认识我几年。再回安静的高三教室,从一栋到四栋的距离原来只有三年。最后在食堂刷两块吃了六块的饭,再见了,你再也看不到我奔向你的身影,路灯下奔跑的是另一群人,什么挑战书应战书百日誓词渐成历史。你依然是最初我来时的模样。

红色的墙长长的走廊,透明的窗最美的时光。

心念你。天高海远,我也会归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