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魔女的战争

  艾米莉亚突然黑化,让她身边的菜月昴等人都吓了一跳。

  “这,这不是真的……怎么会……艾米莉亚不可能是嫉妒魔女啊!”

  菜月昴清楚,一直以来艾米莉亚因为长相酷似传说中的嫉妒魔女而遭受了旁人的多少歧视与非议,而艾米莉亚也一直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而努力。

  可现在发生的事却无情地击碎了所有关心她的人的心,艾米莉亚真的变成了嫉妒魔女。

  菜月昴无法接受,朝艾米莉亚喊:“艾米莉亚!你快点清醒啊喂?”

  黑化的银发少女身上爆发出惊人的气势,让试图接近的菜月昴几人不得不后退。

  艾米莉亚转过头来,用冰冷的目光看着菜月昴。

  “……吾乃纱缇菈,暂时借用此女的身体。”

  截然不同的神态与气质,明确地告诉众人,从前那个善良天真的艾米莉亚已经被名为纱缇菈的嫉妒魔女所取代。

  “借用?!”

  多么惊悚的名词。

  “纱缇菈……四百年后,终于见面了。”

  虚饰魔女潘多拉神色复杂地看着“纱缇菈”,露出缅怀神色。

  “卑劣的女人,居然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这一次一定不会再让你逃走。”

  借助艾米莉亚之身降临的纱缇菈,仇恨的目光锁定潘多拉说道。

  庞大的魔力从她身上涌出,整个空间为之颤栗。

  “纱缇菈,四百年前的事情,想必这么多年过去你也知道真相了。”

  艾奇多娜上前,与纱缇菈一起注视潘多拉等人,“暂且放下我们之间的恩怨,联手对付真正的敌人如何?”

  “……可以。”

  黑暗化身的少女淡淡的回答。漫天的威压都转移到了对面。

  “有意思……艾奇多娜,你该不会以为,凭借七个不完整的魔女和一个魔女的分身,就能阻挡我吧?”

  潘多拉看着会和在一起,联手起来的八位魔女笑道。

  “试试不就知道了么?”

  魔女们身上迥异的气息涌动,恍如实质般在空气中流动,四周变成了黑暗的虚空。

  菜月昴等人在这可怕的气势下呼吸困难,两边的魔女仅仅是释放气势就压制得他们无法动弹,而且涌动在虚空中的无处不在的毁灭性的能量,众人均有种自己随时要灰飞烟灭的错觉。

  “魔女的战争要开始了,这里不是你们能待的地方,走吧。”

  不等众人反应过来,艾奇多娜一挥手,洒出一片紫色光芒,笼罩住菜月昴等人。菜月昴、拉姆、加菲尔以及圣域的村民们身影刷的消失在原地。

  “整个世界都会毁灭,这种举动毫无意义。”

  潘多拉并没有阻止艾奇多娜的举动,在她看来,这样做完全是苟延残喘。只要她打败了阻挡她的魔女们,这个世界就会变成她的囊中之物。

  “四百年前,没有完结的仇恨,就在今天终结吧!”

  纱缇菈身上延伸出黑色的物质,如同帷幕一般遮天铺天盖地地朝潘多拉一行飞速蔓延过来。

  “绝对领域。”

  赫克特朝正前方一拳击出,无形的力量破开黑暗,朝纱缇菈等人袭来。

  “无形之手。”

  怠惰魔女身上冒出成百上千的魔力凝成的黑色手臂,交叉成盾牌状在众魔女身前,挡住了赫克特的攻击。

  “罪恶必须消灭。”

  傲慢魔女大喝一声,飞上天空,一拳朝赫克特轰来,拳头上散发着闪耀的金光。

  “深渊的暴食者,听从我的召唤。”

  暴食魔女身上喷涌出黑色的魔气,魔气凝聚变化,转眼间形成一只只气势强大的魔兽,魔兽群潮水般朝敌人冲上来。

  “饕餮盛宴!”

  潘多拉身旁那对绿色头发的少女姐妹,联手施展魔法,一张张魔法能量构成的巨口在空中形成,一口就将一只魔兽吞下,挡住了暴食魔女制造的魔兽大军。

  猎肠者艾尔莎带着癫狂的笑声,身影化作一道黑光,从后方扑向众魔女。

  “水晶矩阵。”

  新晋的“偏见魔女”琉兹在众人身体周围召唤出一圈魔法水晶,水晶上射出漫天的能量光束,拦住试图接近的猎肠者。

  魔女之中,色欲魔女的能力是魅惑,愤怒魔女的能力是治愈,都是非战斗的技能,因此并未直接加入战局,只是居中策应。

  “死亡波纹!”

  强欲魔女艾奇多娜酝酿片刻后,终于出手,一出手就是覆盖所有敌人的全面打击。

  无形的波纹在空间中迅速扩散,猎肠者、少女姐妹吐血被击飞,连赫克特也身体一震,嘴角渗出一丝鲜血。规则层次的无视防御的力量,身为“魔女坟墓”掌控者的艾奇多娜,一出手就是碾压对手的强悍攻击。

  “神说,停止。”

  潘多拉的声音回响,虚空中的死亡波纹顿时遭遇到更高级规则的干涉,去势一顿随后溃散。猎肠者等人这才没有被一击重伤。

  “神说,痊愈。”

  “神说,你们无人能敌。”

  潘多拉接连说出两句真言,脸色露出用力过猛的苍白,无形的规则之力瞬间加身到赫克特等人身上,修复她们的伤势,且使得几人身上气势瞬间变强了一大截,并且强欲魔女调用空间规则的攻击再也无法伤害到她们。

  唯一例外的是嫉妒魔女纱缇菈的攻击,她操控着黑色如墨水般的物质,不断纠缠着赫克特等人,黑色物质在持续吞噬着赫克特等人身上的能量。

  “潘多拉,你的真言术撑不了多久的!”

  艾奇多娜调动着魔女坟墓的力量,保护着己方阵营的诸位,喊道。

  她清楚潘多拉的能力是什么,那是“出口成真”的真言术,只要发动,所说过的话就会变成现实,是极其可怕的能力。然而越是变态的能力限制和消耗越大,不然潘多拉一人就足以抗衡她们这八位魔女了。

  潘多拉冷笑:“足够了。”

  说完,她拿出那块名为“龙之心”的七彩宝石,一直站在她身边的库珥修等四位王选候选人眉心齐齐飞出一滴散发着七彩光芒的血液,融入宝石之中。

  “神说,要有龙。”

  潘多拉发动她的能力,规则之力直接作用在“龙之心”宝石上,宝石绽放出耀眼的七彩光芒,强悍绝伦的威压从中辐射,逼得交战中的双方纷纷停下动作抵抗这股压力。

  震天的龙吟声从七彩光芒之中响起。如水晶雕刻而成、浑身布满了晶莹剔透七彩鳞片的西方巨龙从光芒中飞出,俯视着纱缇菈、艾奇多娜等众魔女。

  金色的竖瞳里充满了冷漠,名为龙之心的宝石就嵌在它额头中央,翼展百米的巨大身躯浑身绽放着璀璨神光,翅膀只是缓缓扇动着,就能引发空间乱流。强大的气势更是一下子压过了众位魔女,仿佛一出场就宣誓自己的强势存在——

  世界的守护者,龙。凌驾于万物之上的最强之存在。

  “我可爱的姐妹们啊,再次感受被龙所支配的恐惧吧!”

  白发魔女的狂笑与震天的龙吟,庞大的能量在虚空中涌动,魔女坟墓空间剧烈晃动,发出不堪重负的悲鸣声。

  “纱缇菈……”

  强欲魔女艾奇多娜凝重地看向嫉妒魔女纱缇菈。龙出现之后,艾奇多娜明白她们唯一扭转败局的机会就在纱缇菈身上。

  可是,她愿意再次承受那样的痛苦吗?

  毕竟四百年前有着那样可怕的经历啊……

  …………

  就在魔女们进行着激烈战斗时,菜月昴一行也遇到了致命的危机。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黑色的大地,黑色的天空,仿佛地狱最深处的噩梦,死气沉沉的没有半点生机的世界。

  这里似乎曾经有过生命的迹象,大地上残存着树木、岩石以及房屋痕迹,然而所有的东西都被黑色的物质所覆盖着,散发着黑暗的能量,令人压抑窒息的冰冷能量充斥满每一个角落。

  黑暗的能量不断涌过来,想要同化菜月昴一行人。

  拉姆,罗兹瓦尔联手撑起一个魔法罩,将黑暗能量隔绝在外,然而黑暗能量像是活物一般附着在魔法罩上,不断侵蚀吞吃着魔法罩,两人不得不不断地输入魔力修复魔法罩,用出全力才勉强维持住。

  可是情况显然很不妙。两人本来就经历了一场恶战,魔力所剩不多,此刻需要全力维持魔法罩,根本支撑不了多久。

  忽然被艾奇多娜传送到这个诡异的地方,众人意外、困惑又绝望。

  好在从传送后就陷入昏迷的贝蒂和帕克终于醒了过来。

  “你们终于醒了!没事吧?”

  菜月昴关切地问。

  贝蒂和帕克似乎还有些晕沉,感到头脑眩晕发痛,捂着额头呻吟了一会儿,眼睛逐渐明亮起来。

  “我想起来了……原来是这么回事……”

  帕克喃喃地说。

  “你也想起来了,哥哥?”

  贝蒂和帕克对视一眼,两人瞬间从对方眼神中读懂了许多信息。

  “你们怎么了?”

  两人醒来后的表现让菜月昴觉得有点奇怪。

  贝蒂没有说话,转头看了罗兹瓦尔一眼。罗兹瓦尔沉默了一下,说:“老师接触了你记忆的封印?”

  贝蒂点点头。

  “我来跟诸位解释吧。”

  见到大家一脸困惑,帕克上前来,先是与贝蒂一起出手,稳定住防护结界,随后用一副老气横秋的语气和众人说。

  “刚才,我和贝蒂,找回了自己被封印的那部分记忆,以及今天发生的这些事真相。”

  “这一切都要从四百年前说起。”

  “四百年前,贝蒂的身份是艾奇多娜的学生,而我,原本的身份是艾米莉亚的亲生父亲……”

  精灵猫帕克接下来讲述的事情,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