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花树下的守候(25)

字数 5134阅读 194

文|傅青岩

全目录|木棉花树下的守候

上一节(24)时间陪伴人心



章节略作调整——因为前面程小鹿急着从训练基地回去见许尹正,漏了向大家讲述高冷女神傅雪的故事,在此特意补上,哈哈哈……


(25)天鹅湖圆舞曲之恋

回东莞前一晚,我在宿舍收拾东西,看到傅雪用剩下的半瓶风油精她又还我了。傅雪已经走了,她买了张高铁票连夜赶回了广西老家,也许会去参加她前男友的婚礼吧。

“这世上哪有独一无二的爱情,没谁是非你不可的。”傅雪在说这句话时,背靠着墙壁盘腿坐在床上,眼神空洞绝望,她手指上夹的香烟已被我拿走,搭在左膝上的手臂刚搽了棕色的碘伏,缠了层薄薄的纱布。

前几日夜里,傅雪抽烟抽得很凶,夜已经深了,她还在阳台上抽烟,看得出她情绪很差,不时焦躁的在狭小的阳台上走来走去,或是狂躁不安地抓搔着一头像榕树根须般茂密的栗色长发,似只黑暗笼中的困兽,我睡在床上隔着玻璃门,也能听见她低低压抑的嚎哭声。

我本是个性格冷淡的人,不想去靠近这朵黑暗中的曼陀罗,但我看到傅雪在宿舍外的阳台上像困兽一样挣扎着时,这样的傅雪让我想起了沈芳芳,她在自杀前很长一段时间把自己关在房间内,喝酒哭泣,发脾气摔东西,披散着头发房间里快速走来走去,那时年幼的我躲在门缝后偷偷看着她,看她痛苦地折磨着自己却吓得不知所措。

将傅雪从阳台上拉进来时,她正用烟头烫着自己的手臂,嘴里发出困兽般痛苦的闷吼声,我生气地一把打掉她手中的烟蒂,使劲用脚踩灭,想将她拖进宿舍。

但傅雪的力气比我大得多,伴随着低声哭泣和闷吼声,傅雪挣扎反抗着我的拽拉,我执拗地没有放开,狭小的阳台上我们扭作一团,黑暗中我们听见彼此剧烈的心跳和喘息声,傅雪尖利的指甲在我手背上划了条长长的口子,疼痛中我突然伸手抓住了傅雪的长发,死死拽住将她强行拉回了宿舍床上。

傅雪在床上对我骂骂咧咧了一阵,便开始蒙着被子嚎啕大哭,呜咽着哭泣时偶尔会叫一两声一个男人的名字骂一句,后来我差不多听明白了,她骂的那个男人的名字叫伍天,是她前男友,现在要结婚了。

傅雪哭完发泄一阵后,终于慢慢平静了,她自己用烟头烫伤的地方开始感到疼痛,我在宿舍必备的急救医药包内找来碘伏给她搽上,顺便处理一下自己手背上的指甲刮痕。

“对不起,伤到你了。”傅雪看到我手背上的伤口后有些歉意。

给傅雪缠纱带时,我看见她手臂上原来光滑的皮肤凸起了两个沾了碘伏颜色的深褐色水泡,触目惊心,以后肯定会留下瘢痕。

我淡淡地回答傅雪,“我没事,只是你何苦伤害自己的身体,为了一个负心人值得吗?”

傅雪听后忽然变得神情有些激动,她铮亮的眼睛里对我露出嘲讽,却又幽幽地说:“你怎么会懂,你们还没热恋呢,连床都没上过,没有刻骨铭心地爱过,又怎会痛彻心扉呢?”

我用沉默和不可置否去应对傅雪粗鄙露骨的嘲讽,随后她又扬起一张艳丽的脸庞,对我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指着自己心口,“手臂上的这点痛又算得了什么,都不及这里刻骨铭心的痛。”

其实我怎会不懂,当年沈芳芳为了程岩傅不也是这样折磨自己,作践自己的身体,最后连珍贵的生命也放弃了吗。

可程岩傅,那个辜负她害死她的男人就算忏悔多年,现在不也一样要娶别的女人了吗?

从床下箱子里摸出个纸包,里面是两小瓶百年糊涂酒,以前和胖芸去超市买生活用品时顺手拿的,我怕培训基地管理严格不允许喝酒,出发前一晚收拾东西就把这小瓶装给带上了。

拧开金属瓶盖,递给坐在床上的傅雪一瓶,“难受就喝酒吧,把往事当是宿醉了一场。”

傅雪脸上的表情,和胖芸当时被我第一次带着喝啤酒时一样,她一定很想问你竟随时带着酒在身边,但她毕竟是个孤傲的人,迟疑了会儿接过酒并没有问我。

那晚我和傅雪在各自床边对坐着,一人喝完了一瓶白酒,看来我们俩酒量不错,都还很清醒,没有要睡的意思。

窗外开始电闪雷鸣,狂风暴雨很快便降临到了这座幽静的园区,大雨冲刷着世间万物,发出的巨大刷刷声响。

心想也许以后彼此将不会再见,我们卸下心防,毫无顾忌地交换了彼此心底疼痛的秘密。我向傅雪讲述了自己悲伤的童年、残缺的家庭以及在得知沈芳芳溺水死后,自己一直重复着的噩梦,困在被淹没窒息般的梦魇阴影之中。

听完后,傅雪脸上又露出了嘲讽,“敢情你是怕我像你妈妈一样想不开?”我沉默着不作声。

烟雾缭绕里,傅雪开始跟我讲述她后背上,爱的印记之两只天鹅的爱情故事。

傅雪和伍天很小就认识了,他们的父母以前是朋友,两家互有往来。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周围的亲戚朋友开始对傅雪他们家纷纷疏远避让,伍天的父母也不例外。

傅雪有个叔叔很早就离开了家,十几年来从未回来过,有一天警察找去她家仔细盘问了家里的每一个人,后来那座小城就贴满了国际通缉令,而通缉令上那个酷似傅雪爸爸的男子就是傅雪从未谋面的亲叔叔,她的叔叔成了国际大毒贩。

那时警察是他们家的常客,爸爸的旅游公司常被盘查,家里和公司外常年被警察布线盯着,有段时间甚至连傅雪上学也有人跟着。

原本安宁详和的家里变得彤云密布,爷爷奶奶整日忧愁以泪流满面在亲戚面前也抬不起头来,爸爸的旅游公司也收益损失严重,似乎在缉毒人员眼里所有的境内外旅游都有可能成为携带毒品的交易。

而原本快乐无忧的小傅雪也变得郁郁寡欢,即使知道那个国际大毒贩是她的叔叔,同学们还是爱称呼她是大毒贩的女儿。

听到这里时,我偷偷打量傅雪,她这一身冷煞桀骜的御姐范儿,还真让我怀疑她就是……

傅雪看出了我的心思,她双手环胸睨了我一眼不屑地说:“从小到大,我早习惯了别人用这样的眼光看我……”

“我不是这样的意思,只是觉得你身上的气息太过冰冷……”我忙向傅雪解释说。

“我明白你意思,不用解释。”傅雪打断我点燃了一支香烟,看到我紧张的望了下她左手臂上缠的纱布,她安慰我说:“没事,我不会再犯傻了,有一次就够了。”

她把香烟盒递向我要不要也来一支,我忙摆手说不用,傅雪也没有勉强,娴熟地吐出一串烟圈后,又继续她的讲述:那座靠近越南边境的城市,治安不好,贩毒的人层出不穷,只要有点风吹草动,警察都会找上他们家和傅雪在读的学校,从那时起,傅雪在学校受尽了同学的排挤和老师的异样眼光,直到她再遇见伍天。

长大后的他们不是偶遇,伍天是专门回来找她的,因为伍天在十年前就随父母工作调动去了南宁,重逢时少年拉着傅雪的手,说自己始终忘不掉小时候那个戴着花环眼睛乌溜溜贼亮,叫他小天哥哥的姑娘,他来找她是为了约定高考时考上同一所大学,他想以后一直跟傅雪在一起。

而在这之前,傅雪早就将自己炼就成一块贴着隔热膜的反光玻璃,别人投向她的异样目光她统统原路反射回去,同时也隔绝了来自外界的所有好奇或是善意的光与热,唯有以冷漠的外表去面对毫不相关的人,才能掩藏住内心的脆弱,而她越冷漠疏离别人就越觉得她就那个贩毒人的女儿,傅雪不想作任何回应,只让自己变得更冷更孤独。

她心中的温暖所剩无几,除了父母家人给予的,就只剩下那个小时候比她还瘦弱的斯文男孩,咒骂驱赶那些欺负嘲笑她的坏孩子后,反而被他们打得流鼻血,却只顾擦干她脸上的泪牵起她的手回家的小天哥哥给予的温暖。

傅雪讲到这里,她睁着的一双黑亮的眼睛突然就落下了泪,眼泪大颗大颗的滚落下脸庞,她用双手将垂在脸两边的自然鬈曲头发往后拨过去,捂着脸泣不成声地说:“他是我小时候的小天哥哥呀,他爸妈都跟我们家疏远了,他却一直保护着我,不让别人欺负我,直到他离开去了南宁……”

傅雪慢慢止住了抽泣,因为哭过和烟酒的刺激,她的嗓音变得更为沙哑,低低的像孤鹤的悲鸣,而红肿的双眼显得迷离无措,没了平时的孤傲与冷漠,此时的她跟一般的失恋女孩情形无二。

安慰人这样的活儿真不是我的强项,我在想要是胖芸在就好了,她一定可以用她的无敌热情和满脑子的开心点子缓解一些傅雪的痛苦。

傅雪讲自己贪恋小时候伍天曾给予他的温暖,重逢后的她没有任何顾忌地答应了伍天的请求,虽然已临近高三,她也一直是让老师和家长都头疼的问题少女,但是为了不让心爱的男孩失望,傅雪在高三这一年的时间里硬是完成了从学渣到学霸的逆袭,大学开学时她和伍天一起牵手走进了广西M大学。

在大学的日子,是傅雪一生中最开心的时光,四年来这对青梅竹马的恋人在校园牵手走过,羡煞旁人,伍天一如既往地对她像小时候一样好,傅雪很依赖他喜欢黏着他。

他们的学习成绩也一直很优异,接下来的工作和生活似乎一切都那样美好圆满了,就像芭蕾舞中的天鹅湖圆舞曲,公主身中魔咒历尽苦难,王子却不忘爱的誓言解救了她,那时傅雪真觉得伍天就是解救自己的王子了。

傅雪在背上纹上这大面积的复杂刺青时,身体上真是痛,心里却感到莫大的幸福和快乐。

只有一点,伍天的父母不喜欢傅雪,不是觉得傅雪不够好,而是他们不喜欢傅雪的家庭,因为她有个一直被通缉贩毒的叔叔。

本来事情已过去多年,傅雪的爸爸早就被洗脱了嫌疑,家庭生活和公司经营业已回归正常,但警方缉捕傅雪叔叔多年仍无果,他们把希望寄托于傅雪的爸爸和爷爷奶奶身上,希望他们可以主动和傅雪叔叔取得联系,利用亲情感化叔叔归来并诱捕他。

傅雪当时并不明白爸爸是怎么的一种心情,但她自己对这个从未谋面却给她生活学习和情感道路上带来巨大困扰的毒贩子叔叔憎恶极了,于是她鼓励爸爸按照警方的意思去做。

终于在奶奶弥留之际,傅雪的叔叔真的从老挝偷偷回来了,但埋伏在医院的警察还是没有逮捕到傅雪的叔叔,他又逃脱了,并在当时与警方在医院发生了猛烈的火拼,造成多名警员和医院无辜人员的伤亡,这件震惊国内外的大事件很快在网络新闻上传了个遍。

伍天老家的姑妈专程给哥哥打了电话,在电话里痛心疾首的说一定要让伍天跟傅雪分开,即使他们这样的书香世家(伍天父母是大学教授和国家高级干部)可以容忍傅雪这样粗鄙无礼的女孩(傅雪在外人面前都是一副冷漠孤傲的样子,伍天的姑妈极不喜欢)进入他们家门,但是他们怕傅雪的叔叔的会回来报复会连累到伍天,因为毒贩子向来是心狠手辣的。

斯文孝顺的伍天第一次顶撞了父母,事后他向傅雪承诺,他在这世上只有一份独一无二的爱情,他只全部给傅雪。

为了这份珍贵沉重的承诺,傅雪选择了留校考研,她打算陪着伍天以后一起留校任教,因为伍天的家就在广西M大学,骄傲的傅雪放下身段,尽量在他父母面前表现的温婉贤惠和知书达理,但并没有赢得两位老人的欢心。

伍天的爸爸是一位学究做派的儒雅教授,他对傅雪尚算和蔼,但伍天的母亲,这个高级知识分子国家干部平时看见傅雪叫她伯母时都只用鼻孔哼一声的人,得知傅雪的叔叔在医院犯下的恶行后时而对傅雪疾言厉色,时而放低姿态苦苦哀求傅雪放过伍天,最后竟以死相挟逼迫他们分了手,并很快趁热打铁给伍天张罗了个门当户对的女孩相亲结婚。

伍天从小就是个温顺善良的人,纵使再不愿放弃傅雪,可面对母亲的以死相挟,他还是选择了屈从。

那一年傅雪还留在校内读研,那真是一段戏剧性的日子,前一秒钟这对小情侣还在校园里拉着手,一起吃饭泡图书馆打游戏约会,下一秒他已经回到他父母身旁,再后来他身旁站着的是另外一个女孩子了。

那段煎熬的日子里,傅雪同伍天没有任何吵闹,独自在心里默默承受着一切。后来即使在同一个校园,她和伍天见面的机会也少之又少,有时在哪个图书馆碰上了,伍天刚想说什么的时候,傅雪已漠然从他身边飘过了,相爱的俩个人失去了缘分,即使见了面也是枉然,傅雪的心门又重新关上,她变得比从前更冷漠疏离,甚至脸上时常挂着讥讽的笑。

听完傅雪的故事,我问她,“你恨伍天吗?”

傅雪吐了口烟圈,幽然道:“说不怨是不可能的,但他没有能力改变他是他父母的儿子,就像我没法改变我和那个毒贩子叔叔有血缘关系的事实一样,这都是人伦常理,只是这世上哪有什么独一无二的爱情,没有谁是非你不可的,再深沉的爱比起有养育之恩的父母性命你都是可以被替代的。”

不禁替傅雪抱不平,“伍天的父母想法有些偏执,他们这样急切的催着伍天结婚,就真的是为伍天好吗?难道爱情和亲情真的没有办法两全吗?毕竟傅雪你没有任何的错呀。”

傅雪的脸上又浮现出讥讽的笑意, “他爸妈这样做,是为了让我们断了在一起的念想,做父母的他们只会把子女最直观的利益放在眼前,挑选适合自己子女,或是他们认为合适的人来作为子女的伴侣,但我偏偏是他们认为不合适的人。”

傅雪说完突然看着我问,“说说你吧,你的家人会支持你们在一起吗?”

听到傅雪突然问起我和许尹正,我有些羞涩,捂着脸颊,想了半天支吾着说:“我跟他认识时间不长,现在说这个还早。”

“你爱他吗?”

我将头垂的更低了,揪着一个睡衣口袋上粉色镶边,咬了咬嘴唇,我听见自己坚定地回答:“爱。”

总有那么一个人, 会不早不晚出现在你的生命里,他带着一团火和心中的温暖向你走近,从洞悉你名字里的玄机开始,便有了后来的故事。

我曾问过许尹正,为什么仅见了我一次,就确定了我名字里的“鹿”,因为从小到大没有人仅听介绍后便确定是“鹿”字,他们都以为是李小璐的“璐”。

许尹正答非所问,给我的答案是,没有理由,就是你。


未完待续……

作品目录

  下一节(26)那叼毛谁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