郴州旅行日记

去年,我和几个好朋友去了湖南郴州。当时的天气是,短袖有点凉,外套有的热。


我们住的客栈我已经记不清是什么名字了,只记得客栈的对面有一个幼儿园。


我们到的时候是傍晚,客栈走一段路,绕两个弯,有桥,铁索桥,晚上有灯光,很好看。


A拿着拍照机(我竟然下意识说拍照机,而不是相机,可见我是有点土的)一顿拍照,搞得我们都有点偶像包袱了。我们去铁桥上做各种搞怪的动作,B一吸气嘴巴脸庞变小,极其搞笑。我们还能集体晃桥,有老人的时候,我们就乖乖地看江水看江水之上的风景。


晚上,我们吃了可口的东江鱼,燕京啤酒,我和大家聊,我说啤酒的制造在想象中是不是很粗糙,大家说是,然后干了一杯。因为我是个超级无敌洁癖,所以有许多对别人而言杞人忧天,对自己来说不过正常的想法。大家也很照顾的我的毛病,并且不会让我感到尴尬,我很感谢我有这样一群朋友,一起念高中的朋友。C跳起来说,哇这饭真好吃。我们集体笑C,C居然叉着腰:老子就是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饭。我们倒。


饭后我们又去到铁索桥,桥上彩灯亮起,其实桥的两边还有很宽敞的地方,都是被微风吹拂的柔然的岸。桥过去,有木匠的家,外面都是木块,木头的味道弥漫的空气里,再往里走就是村庄了,拍照的A胆小,我们一看也是乌漆麻黑的,就止步于村前了。


第二天,我们去了博物馆,很多馆,石头,艺术,地区历史各类。A又是一顿拍照,A的相机真是杠杠的电量。我们在博物馆前面的合照,一个戴帽子的路人帮我们拍照,他笑着说一二三茄子,那一刻这个口号一点也不令人觉得老套。


第三天,我们去了一个岭,我又不记得了。然后那里是什么卡斯特地貌还是雅丹地貌,总之都是石头,有的地方走起来还很陡峭。A挂着相机终于不再一顿拍照了,而是一个劲的叫,尤其是在陡峭的地方。我们没被石头岭所征服,倒被A的嗓门所征服。


我们坐火车一路回家,到家的时候,阳光倾洒于前,郴州的记忆很美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