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思考:这可能是国内高校最早的产品经理课程

96
田羽V
2017.02.21 18:56* 字数 2930
设计洞察

文/田羽(微:mailvincent)

缘起

16年上半年,南京大学的邵老师跟我提起要给南大软件学院研究生开设一门产品经理课程。随即,邵老师,任老师(@by秋水澄清)与我在交流探讨多次后,设计了整套课程,并同步发布臭鼬精英计划(招募社区8产品精英参加该课程)。该课程已于16年底完成交付,在此谈谈整个课程的设计思考。

现在回想,整个课程绝不是当初想的那么简单,因为它不应该是将某个产品学院所谓庞大繁杂的产品经理课程体系拷贝过来草草交付;也不应该是拉着一帮学生大喊情怀梦想,搞创业创新;更不应该是一门纯理论式的方法、工具的宣教,然并卵?那么它到底应该是什么?该怎么设计呢?

设计挑战(Design Challenge)

仔细分析学生的背景和教学场景,整个课程面临如下设计挑战(Design Challenge):

1)应该给参加该课程的学生留下些什么?哪些会是记忆深刻的?(学生往往在学期结束后不带走半点云彩...)

2)在有限的课程里,哪些才是真正需要掌握的?(不同类型的产品,不同阶段的产品对能力的要求差异较大,我们该如何定位课程目标?)

3)直接拉着学生去产品实习,或去创业,可行吗?(这要求参与者有一定行业积累和实战经验,这对几乎0基础的学生来讲可望而不可及...)

4)能有更好玩的教学形式吗?你讲的那些产品啊,理论啊,我不懂!(怎样才能充分调动学生的创造性和积极性?而不是走马观花、昏昏欲睡的场景,你懂的...)

如何设计思考:分层设计、系统思考

首先将产品经理的体系分层,看看哪些才是最重要的?参考实践体系认知框架(可参见@by秋水澄清的探讨一下知行合一的方法论),我尝试给出了产品经理应该具备的实践体系认知框架(如下图)

图-实践体系认知框架

整个认知框架分为:思维模式(Mindset)、能力(Skillset)、方法(Method)或工具(Toolset)三层,看似很抽象难以理解,我举个大学生求职的例子,你就懂了。

比如,某大型互联网公司HRD曾经和媒体抱怨,学生在面试时,总会不断复述简历里的内容,而这个哥们总是不耐烦地打断:“你介绍的,简历上都有啊”。你看看,这就是一种固有的思维模式(Mindset)。而你其实可以这样交流:“你能看出来我也是国家二级运动员哦?!...”,通过这样的交流方式来吸引面试官的做法,也许是一种“Think Different”的思维模式(Mindset)。

同样是学生求职的例子,某大型国有垄断公司HRD对记者说,我们一般不太考察学生的专业知识和技能,而是重视其“底层能力”,比如思考的能力、分析的能力、沟通协作的能力等。你看,这里的“底层能力”就是我们所说的能力(Skillset),而专业知识和技能则和我们这里的方法或工具(Method、Toolset)类似。

另外,从整个实践体系认知框架的金字塔构成来看,越往上走越难掌握,一旦掌握也越稳定,适用场景越广泛,学习价值也越大。所以在有限的课程设置里,能否让学生领悟关键的几种思维模式、提升一些核心能力、实践一些典型方法或工具,就是我们设计思考的关键点。

理论支撑:高科技行业敏捷创新方法

在2016年初,臭鼬实验室发布了高科技行业敏捷创新方法——AiF框架 V2版白皮书(作者:任群,邵栋,程冲)。

其中,在白皮书里指出:“AiF框架的核心思想是指我们应该先从产品宏观的生命周期上去把握方向和确定商业策略,我们应该对行业有深刻的理解和洞察,并评估自身条件进行取舍。在找到比较好的行业时机并确定运作策略之后,再设计开发产品及做产品运营。”

同时指出:“AiF的内核中有一套产品方法论(如下图),它包括“需求定位”、“打造影响力”和“构筑竞争壁垒”三大工作模块,围绕这个“内核”,前端是行业认知模型(如技术采用生命周期理论TALC等),后端是创新衡量标准(如创新三要素等),与之相融合的是过程方法论,包括了设计思维、精益探索和敏捷开发等方法...”

图-AiF框架原理

产品经理的能力模型(基础版)

基于前面提及的产品经理的实践体系认知框架和AiF框架原理,我们尝试给出了广义的面向C端的产品经理能力模型,该能力模型选取AiF框架的战略把握、需求定位、打造影响力、持续进化、创新衡量五个阶段。

当然你也可以使用诸如产品定义、需求分析、产品设计、产品运营、产品管理与迭代等方式来梳理每个阶段。另外,考虑到学生的起步较低,在这个版本中,构筑核心竞争力则被暂时舍去,放入高阶版本(产品经理社区版)中。

面向C端产品经理的能力模型(基础版)

结合学生背景以及教学场景,我们可以得到一些关键教学点:

1)在思维模式层面,我们希望着重强调的是设计思维、精益思维、数据思维。(其他思维也很重要,比如商业思维、系统思维等,但放在高阶的社区版本中也许更适合)

2)在能力层面,我们认为移情、设计力、取舍力应该是重点提升的能力,而在方法、工具层面,则需要掌握一些主流的方法和工具(这里略过,可以参考上图)。

所以设计出来的产品经理课程大纲是这样的(后来有演进,这里是第一版):

产品经理课程大纲

整个课程同时会对产品经理社区开放8个免费的席位,这些被录取的产品社区精英会和南大的学生们愉快地相处一学期(这样安排的好处,后面会介绍到)。整个授课模式,我们期望采用翻转课堂(Flipped Class Model)与工作坊(Workshop)相结合的模式,如下图:

期望的课堂氛围和模式(源自知乎:斯坦福大学Design School的授课场景)

支撑课程的四个核心实践

实践1:如何不断打磨实战技能?

答案是:实战工作坊!

正如上面提到的,我们后来将社区成员均匀分散到每组,这些社区成员兼顾两个身份,一个是学员,一个是辅助产品导师,他们会带领学生参与到工作坊实战。在这里,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实战工作坊

我们追求把“双手弄脏”的理念(也是Design Thinking的理念),几乎每节课都会分组实战,PK。几乎每个环节,都有产物以及交付物(不论是需求分析,产品原型抑或是流程图等)。大家都会展示最好的团队,最好的设计,最好的产品。在这里,人人都是课堂的主角。

展示最好的一面

实践2:如何在系统课程体系下兼顾多样性和观点碰撞?

答案是:以师带徒,观点碰撞!

以师带徒,观点碰撞(部分老司机)

每节课会给每一个社区老司机(普遍有三年以上的产品工作经验,有较完整的产品理解)分享自己最拿手的产品以及一些观点,这些观点会和整个课程本身形成极强的互补和碰撞。学生们在不断碰撞中可以了解更多。在这里,没有权威!

实践3:如何最快获取互联网产品的完整认知?

答案是:产品深度系统拆解!

该实践源于我们之前发起的一系列互联网产品的系统拆解活动。你可以体会一些下面拆解过的案例。并在系列活动中总结了一套完整的系统拆解模型(后在后续文章单独分析该拆解模型)

臭鼬实验室拆解过的产品案例

从实践的过程看,学生们也确实通过拆解热点产品或熟悉的产品建立了系统化的产品认知,有些作业堪称可以直接撬开BAT之门!

学生产品拆解的作业一览

实践4:如何培养产品的端到端实战能力?

答案是:迷你产品马拉松!

有别其他的两天三夜或是三天两夜的产品Hackthon,我们通过迷你产品马拉松的形式,真正帮助大家建立端到端的产品迭代实战能力,马拉松的流程大致是这样的:

迷你产品马拉松流程

6.总结

回顾整个设计思考,你会发现,其实整个课程也是一款产品,整个设计思考也回到了设计原点:如何设计一款激动人心的产品?

唐纳德·A·诺曼(Donald Arthur Norman)在情感化设计里提到了物品的意义是什么?认知赋予事物以意义,而情感则赋予其以价值(诺曼,情感化设计,P11)。而打造激动人心的产品(课程)实际上需要体现设计的三个层次:本能、行为、反思(如下图):

情感化设计(来自人人都是产品经理)

整个课程的设计如何支撑情感化设计,我尝试用下图来提炼其中的概念模型:

课程情感化设计的概念模型

当然在产品课程的实际教学中,整个认知和课程都有所迭代,而保障课程成功的其实是几个最关键的实践。

在下一篇文章,我会重点介绍产品拆解的关键实践:如何通过互联网产品系统拆解快速建立完整产品认知,以及一个系统的产品拆解框架是怎么样的?同时也会解读以及点评部分优秀作品。

往期精彩文章

产品拆解:透析网易云音乐背后的造物逻辑

设计思考:拆产品也许是建立完整产品观的最快实践了,但你可能拆的是假产品

顶级设计思考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