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无言

包子/记录

忽然想起亦舒博客里的一句话,她说:人缘太好的人不适合做知己,因为她对谁都这样热情,你根本分不清她的热情是真的还是作秀的成分。

小白曾经就有一个这样热情的朋友,小白很爱她,每每想到她,小白都会笑的很开心。

小白和她认识了六年…七年…十六年?

小白也不记得和她认识了到底有多少年,小白觉得自己很傻,村里的人也这么说他,可是小白又总是会很不服气。

有一年,春天来的很晚


她亲吻着小白的额头,凉薄的唇又转向小白的侧耳,用那极好听又温柔的口吻对小白说:小白,你真好…小白,我爱你…小白…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

小白每当想起她离去,就会闭起眼,幻想着她就在身边,用手捧起她的额头,凉薄的唇又转向侧耳…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