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的巫灵部落(5)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篇

我们和校长妈妈关在同一个牢房。昔日麻木不仁的麻吉脸上有异样的光彩,她捋了捋校长妈的头发,摸了摸校长妈妈的折皱脸宠,偎依在校长妈妈的身边睡着了。

校长妈妈轻轻拍着麻吉的背说:“好孩子,什么时候你能恢复你的灵性?没有灵性,你就没有灵魂,没有灵魂,你永远回不了家啊!”

校长妈妈告诉我们,“三人”总帅正在做一项秘密实验,除了校长妈妈,只要被传训的人,就没有回过牢房。

而校长妈妈因为是语言专家,一直被要求破译“三人”和地球人语言秘码。“三人”总帅想尽快与“被地球抛弃的狂人”联系,但是“三人”发出的信号有去无还,他猜测地球人不能识别“三人”的语言。所以校长妈妈的任务是把“三人”语言翻译成地球人语言。

虽然她是语言专家,但是习得一门外星语,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这也成了她还能和我们见面的原因。

不过最近,她慢慢习得了外星文字,但仅限文字,她既听不懂外星语也不会说外星语。令人恐慌的是,“被地球抛弃的狂人”也有了反应,要求与总帅密秘会面。

我正在好奇这位“被地球抛弃的狂人”是谁的时候,牢房的门嘎吱打开了,麻吉也被惊醒。

“又有人要倒霉!”

我不由自主地挡在麻吉的面前。“三人”指指我,示意我出牢门。

我全身鸡皮疙瘩,两耳轰隆声不绝,只见校长妈妈嘴巴一闭一合,却什么也听不清,双膝发软,平整的路也辨不清往哪儿延伸,一步摔了几个跤。

“三人”见状,十几个人把我生推硬拽地拖到了总帅面前。我抬头看到一个大得离奇的房间,放着一张张白色的床,床上躺满了地球人,他们赤身裸体,面无表情,每个地球人身上插满了各式样的管子和电线,电线另一端是一个个屏幕,屏幕上放映着一个个生活片段。这难道就是人类标本?“三人”到底想干什么?

一连串问号赶走了我的恐惧。总帅走到我面前,指了指机器说:“别怕,只要你插上这个东西,你就得到永生。”于是总帅让他的手下给我准备实验床。十几个“三人”扑向我,试图把我的外在一切和内在一切剥夺去时,我大吼一声:“慢,你们不是需要一位翻译吗?”

总帅吃惊地盯着我——这个可以说“三人”语言的地球人。

我再一次被送回牢房。麻吉兴奋拥抱我,问我怎么回事。

我把刚刚所见所闻解释了一遍。校长妈妈说:“有价值的人才能活下来。他们会积极布部署‘被地球抛弃的狂人’见面,不久的将来地球会遭受一次大劫难。”

吉娃娃点点头说:“那就是我们来这儿的使命。”

麻吉当然听不懂吉娃娃的话,而她听懂了校长妈妈的话,她抱紧校长妈妈:“我们该怎么办?”

校长妈妈拉开麻吉,盯着麻吉说:“只有你才能阻止这场浩劫。”

“你又要说让我恢复巫灵吗?这个世上哪有什么巫术和魔法,不要妄想巫灵这回事了。”

麻吉不相信巫术,更不相信她身边的吉娃娃会说人话。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这几日风平浪静,我袋里的呱啦跳进跳出,回家又回牢房,但是没有带来任何消息。吉娃娃紧闭嘴巴,没有和我多说一句话。麻吉和校长妈妈也没有为巫术有过更多句的争执。一切似乎停止了一样,无聊像怪兽的大嘴即将把我吞噬。

这天,牢门终于又打开了,总帅要带着我到地面会见神秘人物。不用告诉我这个神秘人物是谁,我也能猜到。

不知绕了多少弯,我们上了楼梯,按动一个暗门来到一个大图书馆,凭直觉这应该是我们学校。

我们正要往前走时,传来一个声音:待在原地,不许动。

这声音显然是己经变调的怪声音。

“狂人”非常生气“三人”这时候才找到他,让他失去了许多。

总帅也非常生气,因为着陆地球,他变成蚁族,只能生活在地底下。

经过一阵埋怨后,“狂人”说,他可以偿试研究如何让“三人”恢复原样。作为条件,“三人”必须制造足够的武器,可以毁灭地球。

贪婪的总帅对这两个交换条件很满意,他正要回到地道,“狂人”甩出一幅耳机说,这是通过调节可以自行解码任何语言的翻译机,只要带上这副耳机,就不用人工翻译了,而且可以保证机秘不外泄。

我当然没有把这些话翻译给“三人”听。

回到牢房,我感到整个人都虚脱了。我非常简单地介绍了他们会面的情景以及他们达成协议。

校长妈妈担心地说:“赶快想办法,‘三人’几分钟后就会弄清翻译机的作用,因为平常失去了价值,又知道这么多他们的密秘,他们很快过来带走平常,那么平常就有去无回了。”

麻吉焦急地说:“校长妈妈怎么办?好不容易有个关心我的朋友,难道就这失去吗?”

“不,麻吉,现在只有你才能救得了朋友和你自己。”

“校长妈妈,我是废物,我不仅救不了自己,更救不了朋友。校长妈妈,您懂那么多,你一定知道怎么救平常的。”

“我懂语言,像当年因为语言认识了你妈妈,但是并不能救你妈妈。我只是一个正常地球人,没有任何巫性。只有麻吉你打开巫灵,才能救你的朋友和你自己。”

正如校长妈妈估计,总帅带着百个“三人”扑向我们牢房,死死窟在外面,即使我变成苍蝇也飞不出去。

我绝望地闭眼睛,确实是“好奇心害死人啊!”

吉娃娃说:“别放弃,离2:00还有两分钟,你要拖住他们。”

虽然我不理解2:00的含义,我睁开眼,故意指着总帅说:你们把我做了标本,就没有人给你翻译了。

总帅奸笑着说:“难道你认为我们和你们地球人一样弱智吗?如果有了翻译机,我们还需要你吗?少哆嗦,跟我们走。”

“再跟他多说几句,剩下壹分钟才2:00。”

“等等,我会跟你们去。但是我想搞清楚你们用那机器把我们喂养起来做什么?”

“好吧,事己至此,告诉你也无妨。我们通过那些仪器,偷取你们脑里有价值的东西为我所用。比如,你可以听懂我们语言,我们通过仪器设备寻找答案。一旦偷走了你的答案,你就变成白痴,你就得到永生了。哈哈,不用怕,没有任何痛苦……”

“痛苦”声音还没有结束,我眼前一片漆黑,脑子一片空白……

未完待续

下一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