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三年已逝(9)

   那一句句震撼心扉的话语不仅仅撼动了血狼帮众同时也勾起了红妆人员的燃烧热血,遥想当年,他们又何尝不是为了“留下”而抛头洒热血,他们成就了自己的辉煌,成就了自己杀戮。为了“留下,”他们同样是交出了自己的辉煌,交出了自己的杀戮,他们现在身上穿着的就是辉煌,就是杀戮,他们就是让人闻风丧胆的红衣,世人口中的血衣,因为他们的辉煌就是杀戮,只有无尽杀戮才能让他们拥有超越他人的资本。

   “刘先生,是否能说一说这些青衣人的状况?留下代表着什么?”庞一春看着前方黑压压的青衣队伍问道。

   “青衣可以说就是我们的前身,他们同样拥有和我们一样的身手,别的我不说,就说他们所带来的那火箭筒,这玩意我们也会,但是绝对没有他们精通,因为我们是先驱者,大部分都有涉及,只是精通熟练的并不是很多,我们能超越他们的无非就是辉煌与杀戮。”刘姓男子语气很平静的说道。

   “噢!那么你们跟我们血狼又是什么…关系,以你们的这种军事化的存在想必在中国想要做老大很简单吧!只是为何我都没有听过你们。”庞一春再次问道。

   “成为中国的霸主就满足了的话我们存在还有何意义?你既然是一堂之主难道就没感觉到你们帮主野心很大?不然他怎么会发动亚洲战役,而且还花重金请我们来此。”刘姓男子看着星空仿佛在自语一般喃喃道。

   “唉!按照我个人意思,我觉得能成为中国地下霸主就很满足了,当帮主他要发动亚洲战役时我也想过劝阻,可这话明明已经到了嘴边,可偏偏就是说不出口,这不,带着纳闷就来到了越南,来时心中纳闷,现在纳闷没了,可是兄弟少了。”庞一春叹气轻声道。

   “这三百来人不知到时真正能留下来的会有多少,战争…呵呵,有时候我都在想我自己是否是属于那种战争狂,也不知道心中抱负是否有望能看到那一天,或许某一天就会身死异国他乡,或许将来王侯将相中会有我一个,或许这辈子也无法实现。”刘姓男子的话语中充满了渴望又带着一丝落寞。

   就在两人交谈之际,战场上再次传来了小凡的声音:“我叫郭凡,目前任职小队长,或许今晚之后你们当中有人能成为我的上司,但是我不管这些,因为现在我,郭凡是你们的上司,所以,现在开始你们三百青衣听我号令,杀入越南,为我们死去的兄弟们送上仆人,记住,我只需要四个字,无尽杀戮。”

   “我,战萧代表其余299人听从郭先生吩咐,在此我同时代表其余299人立下军令状,我战萧在此立誓不拿下越南誓不回头。”一个魁梧的年轻男子郑重的对着郭凡说道。

   “那就去吧,我亲自在后方给尔等压阵,希望你记住你刚才所说的话。”郭凡语气很平淡的缓缓说道。

   那战萧也不废话,转过身对着那些随他一起来的人大声说道:“刚才我的话你们也听到了,现在在给你们一次机会,也是最后一次机会,现在想退出的还来的急,有吗?”

   “没有,我等谨听战指导吩咐。”二百多人同时说道。

   “出发”随着战萧的话音一落,这一支青衣队伍出发了,他们带着未来,他们带着希望,同时他们也带着向往,因为他们相信自己,可是让他们想不到的是此次战役会给他们带来什么样的未来。

   豁口之外的百米处,那些越南人还在整合队伍,谩骂叫喊声叠鸾起伏,时间一分一秒的飘逝而走,就在他们刚刚整合好队伍还未做出什么动作时,青衣来了,其实青衣队伍在豁口处等了很久了,他们就是在等越南人集结完毕,这样才能让他们实行完美杀戮。

   踏,踏,踏,青衣的每一步落下时大地都带着颤抖,他们走的不快,而且看似还很慢,很慢,可是眨眼间他们就来到了五十米之外,五十米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一个冲锋也就五六秒的时间,可是青衣却未冲锋,他们选择等待。

   几分钟后他们等不到敌人的冲锋却等来了敌人的骚动,第一个人跑了,第二人也开始跑了,第三人,第四人,呼啦啦。一群人开始往后跑,青衣那些人没有急着去追杀。可是却把那些越南帮众的小头目们急坏,那几个头目不断的在人群中穿梭,拉住一个人不是打就是恐吓,甚至还直接砍了几个,但依然于事无补,跑的还是跑了,不管怎么做都留不住。

   “杀,”一个很平淡又很阴沉的声音传了出来,随着这个字的传出,青衣之人纷纷抽出自己随身携带的武器,有用刀的,有用剑的,也有用匕首的,同样还有用铁爪的,但是就是没有使用巨剑的,在他们冲锋后原地还有着约莫近五十人。这些人同样身上携带着自己的武器,至于他们为何不冲锋在前,那是因为他们还携带着现代武器,而且还不是,冲锋他们做不了,但是他们依旧紧随前方大部队五十米之内。

   战场上喊杀震天,面对青衣的疯狂进攻,越南帮众开始不断加剧死亡人数,虽然已逃走不少人,但是大部队依然还在,他们的人数依然还是比青衣多出一倍有余。

   用剑者使出了群攻武技“剑舞,”剑舞其实就是那些剑招的连贯使用,在加上独特的步法进行的,一挑一劈之下都会有人受伤,有的直接毙命,但是很少,因为剑舞以灵巧为主,不求杀敌,伤敌就可。暗夜匕首同样也是以灵巧为主,但是因为它短小,使得它的杀伤力更胜剑舞,它的同样使用剑舞的步法,可是杀伤力大的出奇,除非不命中,一旦命中非死即伤,每一刀的使出都是攻击在敌人的胸口或者颈部。

   冲锋的大杀器就属双刀者,长刀为攻,短刀为守,此刀法很是玄妙,你说它大开大合吧!其实他也是,你说他步步为营吧!他同样也是,因为不管它是大开大合还是步步为营这基本都是因情况而定,就比如说现在,现在的那些使用双刀者都是以大开大合的方式进行,人数多的时候只有这样才能大规模的杀伤敌人。至于最后的“追魂爪,”追魂爪也不是说只能进行远距离进攻,其实他也可以近身作战。不过这几率很少,因为它的存在只需要辅助,比如说那个人被多人围攻的情况下它就可以过去来两把过过瘾,同时也能为战友减轻负担。

   (来点收藏,来点关注)

   (**第一首发)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6,907评论 4 360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546评论 1 289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6,705评论 0 238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624评论 0 203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1,940评论 3 285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371评论 1 210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672评论 2 310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396评论 0 195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4,069评论 1 238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350评论 2 242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876评论 1 256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243评论 2 251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847评论 3 231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04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755评论 0 192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378评论 2 269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266评论 2 259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