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9)

96
玄宝
2017.05.05 19:25* 字数 3170
图片来自网络

文/玄宝

陆匀之决定搬家,她搬到一个环境跟安保都相当不错的小区,还心情很好地给自己买了新裙子新香水,再通知一些必要的联系人,告诉他们自己手机被偷了,换了新号码。

之前陆匀之从未想过自己会百分百投入工作中,工作之于她只是一项生存技能,但并不是生活的全部。其实这样说来是凄凉的,在这个陌生浩大的城市里,她除了工作,好像也不剩下什么了。

本来女人就爱把悲情的角色往自己身上套,独自一人的时候,往往会更加期待某君的拯救。偏偏陆匀之经过张存志这件事之后,意志消沉,最终发誓要洗心革面,自己拯救自己,努力工作到令人生畏的地步。

当初逃到深市,不过是为了躲避在穗城发生的一切,张存志说他知道,什么都知道,陆匀之已经不在乎他是怎么知道了。

既然她当时没有去死,那现在也得没脸没皮地活着。

没有妈妈,也没有家明,可她还有回忆。她记得妈妈温柔的模样,也记得许家明那双长情的眼睛。这就足够了,如果她不贪心,这两个理由也足够支撑她慢慢过许多年了。

搬家的事,她没有告诉谁。一个人生活有一个人生活的好处,不需要跟任何人交代自己的踪迹。

那天周末,陆匀之早起去买菜做饭,带好手机钱包下楼。

回来的路上,却不见了钱包,她钱包里剩下唯一一张她跟妈妈的合影,急得她把菜丢在保安处就往回找。

幸好在小区门口找着了,是一个瘦弱的女孩子捡到的,一直在等失主找来,看到她四处顾看的样子,上前问她是否丢了钱包。

说话的时候,那个女孩露出一口黑黄的牙齿,口气不太好闻,身上也长满了一些红点点,大概是皮肤过敏造成的。

陆匀之没有多想,微笑谢谢她,请她喝了一瓶饮料。

两人攀谈了一会儿,原来女孩儿就住在她楼下,两人还是邻居。

还没来得及交换姓名,女孩儿就被另外的人叫走了。陆匀之看了一下叫走女孩的那个男人,流里流气的,一副不务正业的样子,不是传统的好人模样。

待回到楼下的时候,几个看孩子的大妈带着敌意看着她,还示意孩子们远离她。陆匀之莫名其妙,怎么买了一趟菜回来,就成小区公敌了?

待绕过另一栋的楼的时候,她找了个半大的孩子问怎么回事。

孩子说:“小陆姐姐,你不要跟那个毒女玩,她吸毒的,奶奶说她是有爱死病的,谁一碰到她就会中毒死掉,好孩子都不跟她玩。”

难怪,看刚刚那女孩子的表情总觉得有些不妥,跟人说话的时候,眼神都是涣散的,五官也会不自觉地皱在一起,动作十分怪异,还以为她有什么隐疾,原来是她大意了。

陆匀之谢过了那个孩子,他奶奶的话刻薄是刻薄了点,倒也没什么错,现在什么人都有,她一个单身女子居住,进出都要小心一点。

即使住在同一栋楼,后来也没怎么见过那个女孩子,就算见到了她都远远躲着,实在躲不开,就微笑问好。每次陆匀之向她问好,女孩都很高兴,动作畏畏缩缩,露出并不好看的牙,大概也知道自己不受欢迎,打过招呼后便不跟她多说话。

回到家的时候,陆匀之拿出钱包来看,什么都没少。

那张旧旧的照片还在,黑白的底色,是在镇上的相馆拍的。是白色的衬衫和黑色的裤子,看起来像是贫苦的母女。

其实陆匀之长得很像妈妈,瓜子脸,高额头,白净,古典,认真看,双目顾盼生姿,只是照片上的妈妈一脸忧愁,她则一派天真。

那是她跟妈妈的第一张合影,也是最后一张,那年她九岁。

合照完没多久,妈妈就跳河死了。

村里人把她捞上来的时候,整个身子已经泡得浮肿了,她活着的时候不开心,死了也是不开心的。陆匀之的爸爸是个非常老实的人,麻木地坐在一旁,一言不发。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妻子会用这种方式来结束。

陆匀之没有哭,她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却没有哭,但是她知道从此之后再没有妈妈给她撒娇,也没有谁会温柔地抱着她,定定地叫她匀之。

妈妈葬礼之后,那个小小的陆匀之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睛,翻箱倒柜,把妈妈所有的东西都翻了出来,却连一张纪念性的纸片都没有,妈妈连只言片语都没留给她。那时候陆匀之不觉得她残忍,直到现在怨过她,却不忍心责怪,她要求自己要记得妈妈的好。

在她记忆中,妈妈几乎是没有笑过的,经常怔怔地叫她的名字:“匀之,匀之。”却不接任何话。

对她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匀之,你要走,你要走。”

大概是应了妈妈这句话,她一直在走,从来没有回头过,没有家的归属,没有安全感,走到哪里就停在哪里,等到待不下去了,就继续走。

妈,我一直在走,可是我好累,妈妈,我不想走了。好不好?

许家明有些想念北京了,通常这个时候,北京的天会很蓝,蓝得一尘如洗,开车往郊外去的时候,路的两边是红透了的枫叶,副驾驶座上坐着年轻貌美的女朋友Mandy或Sandy,有时候也是Mary,他记不清了。

他交过好几个女朋友,个个都貌美如花,懂事体贴,不会提一些乱七八糟的无理要求,更不会要他一早起来陪着吃一顿莫名的早餐,他从不会想着要制造一些惊喜让双方的关系变得难忘。

大家在一起,更多的是陪伴。

朋友们都说他艳福不浅,他也乐得接受这种关系,北京是个大得离谱的城市,人来人往,好聚好散,非常轻松。

回到穗城,已经有好几个女孩向他发出过邀请了,却总是缺乏了在北京的心情,怎么都打不起精神来,有这个时间,他更愿意花在案子上,有空了就跟客户去练练高尔夫,生活也算是清心寡欲。他只能安慰自己这不是玩不动了,而是工作太忙。

林清雨在他身边,多少起了一些赶人的作用,许家明一直都很清醒,他知道自己不爱她,但也没觉得在自己在耽误谁,从前他会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现在想通了,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林清雨不一定没有快乐。

两家老人看到他们在一起,自然是乐见其成的。

特别是林家父母,对许家明现在的成熟稳重非常满意。双方经常在一起吃饭,偶尔会说一些打趣两人的话,许家明都埋头吃饭不接话,林清雨的态度则是暧昧脸红,对许家父母愈发地殷勤。

家明有些绝望,他想自己再也没有能力爱上谁了,这辈子就这样了。

律所在穗城开了分所,作为土生土长的穗城人,总公司自然而然把他调回来了,借着父亲的名望,他荣升合伙人的职位,也算得上是年轻有为的城市精英了。

只有发小周慕南知道,他心里总有一块扭曲的地方,那块地方是任谁都纠正不过来的。

周慕南从英国回来之后,也没有直接回穗城,而是在北京待了几个月,禁不住家里人催才回来,说是带着洋未婚妻,把周家老人气得半死,发作不得,只得恨恨地警告他,回来再说!

周慕南的未婚妻郑言慧,说是英国人,其实也是黄皮肤黑头发的华裔,性格很好,笑起来很有感染力,她祖上三代都移民欧洲,中文说得还算好,其他的习惯跟洋人没区别,据她说还有一些亲戚在穗城。

小慧家庭出身很好,聪明独立。当初在英国,自己也愿意跟国内来的优秀华人学生交流,因此很受欢迎,不少中国人想追她,但说起来,她跟周许二人也只算得上是泛泛之交而已。

周慕南回到穗城之后,大家约出来喝酒。

许家明问小慧:“怎么也想不到你们会走在一起,我回国之后,你们发生了什么化学反应吗?”

郑言慧有化浓妆的习惯,但又不觉得太过艳丽,拿着酒杯,五官分明的她,笑得阳光灿烂:“我们在一起胡作非为的时候十分快乐!”

许家明也拿起酒杯:“来,敬你们胡作非为的快乐!”

当初许周二人去英国,即使不愿意承认,也多是因为感情的事,说起来颇有点英雄气短,以至于大家都不爱回忆,不提最好。

周慕南的克制能力是出了名的好,他几乎从来不醉酒,回到穗城,在酒吧喝了几杯,转了个场再喝几杯,稍晚点的时候,竟然醉得不成样子,趴在桌上唱一首粤语老歌《千千阙歌》,断断续续,家明抗议难听,热闹又好玩。

不知谁说的,如果要求不高,快乐其实来得很简单。

小慧看着趴在桌上的周慕南,笑得无忧无虑:“我从来不知道慕南喝醉了这么可爱。”说完低头在他额角印下一吻。

许家明转过头去,装作什么都没看到,他们是一对快乐的伴侣,不计较双方的难看,都很可爱。家明觉得很羡慕。

上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8)
下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10)
总目录 假如流水能回头(总目录)


今天出差,比较累,更新得晚了一点,抱歉~

很高兴看到有朋友在底下留言聊天,欢迎多多留言点赞~
再一次,感谢每一位点开文章的你,谢谢鼓励~
比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