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选择你,因为你不够美

96
小忧小铃铛 48d31e61 a03c 4506 81a2 d224ac0a2d8b
2016.02.21 18:29* 字数 3645

为什么你为他付出一切,他却铁石心肠,你万念俱灰,替自己委屈不值,全世界都爱你,他却照样无动于衷,是因为不够美。

当人们讨论爱的时候,很难知道正在自寻绝路,如果有谁期望着他人能说清楚,会发现他人并不比自己智慧。当把“爱”与“美”放在一起讨论,更是自讨没趣,可人类不就是喜欢自讨没趣,自寻烦恼吗?不然,茶余饭后,何以打发?昼短夜长,独自窝在沙发里,如何到天亮?于是黄小琥唱出了“一杯红酒配电影”。

大众对这类科学难以解释的问题如此沉迷,以至于围绕于此诞生了大量的文学创作与艺术作品。在文化创造之外,无论年龄与地域差异如何,人们聚在一起时也总是津津乐道此类话题,即便最后陷入谁也说服不了谁,谁说的都有“道理”又都“没道理”的局面,“爱”与“美”依然是人群永恒的话题,当然,人们可以在绝望的尽头来临前说出“所有的艺术都是彻底无用的”匆匆收尾,又随时做着满血复活迎接下一场争论的准备。

柳梢绿小眉如印,乍暖还寒犹未定。这样的时节,会觉心中闷闷不安,郁结将化未化,宜食素、饮茶,运动、晒太阳。

近日忙里偷闲重读了《萧十一郎》,与朋友无意间聊起,发现身边竟有好几位“同道中人”最近都在读此书。颇觉有趣。

《萧十一郎》是本很特别的书,想起多年前还混迹天涯的时候,见过一段评论,有人说沈璧君、萧十一郎、加上风四娘和杨开泰的爱情,《萧十一郎》写情之高,近代武侠之中,无人可比。最后这“无人可比”四字,不知古龙听到会作何感想。

要说《萧十一郎》特别是因为它是先有剧本再有的小说,这和一般先有小说再改编成剧本有很大的不同。如此一部再创造的作品,留下了很多创作者有趣的痕迹。

世间女子多爱风四娘。

很多人认为《萧十一郎》里值得喜欢的只有风四娘,甚至不少读过或没读过古龙小说的朋友都会说,最喜欢的女子是风四娘,的确古龙写风四娘写的充满爱意。

全书开头,如此重要的篇幅,古龙却只为写一只手,一只“情人的手”。

这只手是初秋艳阳天轻抚脚心的阳光。

是洗擦身体时柔软的丝巾。

作者以秋天、阳光、丝巾、脚心、沐浴来安排风四娘出场,香色迷离,堪称起兴高手。可无论秋天的阳光,柔软的丝巾,却都不是一只真正的手。

“像她这样的人,世上并不多,有人羡慕她,有人妒忌她,她自己对自己也几乎完全满意了——除了一样事。”

香色间,笔锋一转,高明的读者或许可以发现风四娘的命运在开篇就已注定。古龙是迅速推进故事的高手,常常用字极少,却恰到好处的说完了要说的一切。比如紧跟上文的一句话:

“那就是寂寞。”

此句一出,风四娘的一生就注定是悲哀的一生,无论世界多美好,只要是那一点寂寞不填满,再美的风景也如枯石,再好的酒也似白水。这是风四娘的不幸,又何尝不是世间女子的不幸。

古龙写风四娘,带着爱与无能为力,他写她,“晶莹、剔透毫无瑕疵的酮体”。写她在济南茶馆里喝茶的姿势,“风四娘用一只小盖碗慢慢的啜着茶,茶叶并不好,她根本不是在欣赏茶的滋味,只是觉得自己喝茶的姿势很美,还可以让别人欣赏欣赏她这双手。”茶馆里大多数男人也的确是在看她。

正所谓,手如柔荑,肤如凝脂,从《诗经》到现在,一双美丽的手一直是美人所必备的要求。古龙先写四娘柔软的脚心,再到喝茶的手,处处流露出喜欢之情。

萧十一郎也是个男人,自然也在做男人都会做的事。他看着她,风四娘也知道他看着自己。

一个女人被那么多人欣赏当然是高兴的。又知道被萧十一郎看着,风四娘当然是幸福极了。

可就在这时,古龙一声招呼也不打,悄无声息的写下了全书最冷酷的一段话。

“萧十一郎看着她,他很了解风四娘的脾气,也一直很喜欢她,每次和她相处的时候都会觉得很愉快,但和她分手的时候却并不难受。”

若世上还有比割鹿刀更锋利的刀,那一定就是古龙的这句话。

读到这里如果只是想知道风四娘和萧十一郎感情的聪明读者,就应该再清楚不过会有什么样的结局了。

可风四娘并不清楚,她正沉浸在自我欣赏中,众人看她觉得美,她自己也觉得美,如此陶醉之下还有什么能让一个女人不安?

只能是另一个女人。

不得不佩服古龙的高明之处,他为写一个女人,安排了一群男人的戏。

“本来盯着风四娘的那些眼睛,一下全转到外面去了,她心想是外面来了比自己更漂亮的女人吗?”当知道大家只是在看一辆普通的马车时,她不禁冷笑,旁边的人回头看了她一眼,又立刻将目光转向了马车,只有一个驼背老头愿意搭讪风四娘。

“姑娘你这就不知道了,马车虽没什么,但车里的人却是我们这的头一号人物。”读者的胃口跟着被吊了起来,风四娘问是谁?

驼背老头说:“她就是城里金针沈家的大小姐沈璧君沈姑娘,也是武林中第一位大美人。同时也是江南第一世家无暇山庄的主人连城璧连公子的夫人。”

古龙惜字如金的将这位武林第一美女沈璧君带到了大家面前。但却不急着让她出场,这里古龙再次让老头和风四娘对话。

风四娘说:“她坐在车子里,你们也瞧的见她吗?”

老头眯着眼笑道:“看不到她人,看看她坐的车子也是好的。”

行文至此,沈璧君和风四娘孰高孰低,在世人眼里已经见了分晓。

接下来是一群男人的戏,杨开泰,连城璧纷纷出场,萧十一郎呢?

古龙从萧十一郎的角度描写了这群男人的不同特征。萧十一郎在杨开泰吞吞吐吐不知道如何回答“不想要割鹿刀却不得不来”的时候说,“既有此请,杨兄若不来,岂非显得示弱与人吗?我知道杨兄要争的是这份荣誉而不是这把刀。”
他赞美杨开泰,“杨兄果然不愧为君子,品评人事,既不贬人扬己,也不矫情自谦。”

在说到连城璧的时候,他说:“说的好,萧十一郎不过是马车夫的儿子,又怎能和连城璧那种世家子弟相比。”在萧十一郎眼里,连城璧穿着得体,既不张扬也不低调,不会觉得做作,更不会让人觉得是个暴发户。

当这些人物都出场后,有了一段萧十一郎的心理描写,“他哼着一支忧郁的歌,每当他哼这首歌的时候,他心情总是不太好的,他对自己最不满意的地方,就是他从不愿做呆子。”

萧十一郎是个强盗,马车夫的儿子,没有出身,没有社会地位,甚至没有读过什么书,不论怎么看他和风四娘都是同道中人。可是,萧十一郎哼着曲子,他感到忧伤,这不是风四娘的那种寂寞忧伤,而是一个出生平凡的男人独自面对宽广世界的忧伤。

这种忧伤是风四娘这样的女人不会懂的。

所以古龙虽喜欢风四娘,写她美,写她聪明,写她懂得在什么样的场合中穿什么样的衣服,懂得对什么样的人说什么样的话,懂得吃什么样的菜时喝什么样的酒。更重要的是她知道自己美,知道怎么使用自己的美,和怎么享受这美丽的生活,可偏偏因为“那无法满足的寂寞”风四娘永远无法安于生活本身的幸福,“她喝最烈的酒,来往的都是江湖上最有名的人,人人爱她。这些都不够。她要什么?她要萧十一郎。这就是人间最大的不幸,求不得。

古龙多次说人人喜欢风四娘,有此红颜,萧十一郎却为何如此忧伤。这也是古龙对风四娘既爱又无能为力的地方。

而这些,沈璧君这样的武林第一美女也是不会懂的。

沈璧君到底有多美?“她没有戴任何首饰,没有擦粉,在她身上珠宝和脂粉已都是多余的。她的美丽是任何人无法形容的,也没有哪支笔能画出她的风神。就算天上的仙子也绝没有她这般温柔,无论任何人,只要瞧了她一眼,就永远也无法忘记。”

与写风四娘的美不同的是,古龙无法使用香艳直白的描述,无法写出“喝最烈的酒,骑最快的马”这样生动的句子。沈璧君是淑女的代表,出身名门,丈夫又是一等一的高贵,一切都让人羡慕。

萧十一郎对沈璧君的喜欢是,淑女,名门,知书达理,上流社会,甚至还包括她是连城璧的夫人。这是他这样的男人必然会喜欢的一种形象,而她可以是沈璧君,也可以不是沈璧君,可以是任何女人。但她必然代表着这个社会的一种高贵形象,或萧十一郎需要的某种形象,假如沈璧君不再是名门,不再是连城璧的夫人,也就不再是这形象的代表了。沈璧君对萧十一郎的喜欢也同样是一种意象上的喜欢,他若不是萧十一郎,甚至是任何一个不符合她从小交往的上流社会的男人,她都可能会不知所措。

与其说《萧十一郎》一书写情极高,不如说它更像一部赤裸裸的现实小说,背后是冷酷的事实。

世间女子多爱风四娘,或许就因为这深隐的寂寞。

可风四娘依旧没有为世间女子带来希望。古龙也没有。在这之下,无视繁星之光芒,鲜花之灿烂,生命之蓬勃。这些美好的东西越美好,寂寞的伤口就越大。甚至是讽刺。

风四娘的不幸在于求不得,可古龙作为男人依然爱这样的女人,这或许是男性世界的自私,他们希望女生单纯,爱他们。可这毕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而不是生活的全部。就如拜伦在诗中所说的“恋爱只是男人一生之中的一小部分,但却是女人生命里的全部。”

很多人以为风四娘的不幸是过于优秀,男人无法驾驭,这是大部分女人的一厢情愿吧,也或许是身为男人的古龙带给大家的感觉。然而,这不幸的真正根源是男人不够优秀?不够自信吗?
还是对女人而言轻易的把男人与全部生活划上了等号?男性社会留在人类无意识里的印记,让女人更多的把感情与生活画上了等号。

回到最先的话题,“为什么他不爱你?因为你不够美”。幻想风四娘如果没有了寂寞,她会依然美丽,享尽人间美好。沈璧君若是试着喝最烈的酒,骑最快的马,仍旧不失高贵,却会多出很多快乐。这都是更美的样子。

提取练习簿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