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第四回 青石巷里青衣郎

第一卷

第四回 

青石巷里青衣郎

          南水郡,位于大周国南端的青州水乡,算不得一州大郡,却是江南一等一的富庶之地。

        城南有一条小巷,巷子不长,也不出名,左右房屋破败,长满青草,一看便是荒废了有些年头,四下更是无人,便是临近住着的孩童,戏耍时也都有意无意的避开这里,并不是因为家中长辈的殷切叮嘱,而是每当他们有意无意间跑到巷口几丈外后,都会不由自主的哼起稚嫩的小曲,身体更是会不由自主的往巷中凑近,待临近巷口的两尊小石狮子前方觉清醒,每每便觉邪性,回到家中不出两日便要害一场大病,连日高烧,请了郎中开药也不见得好。

                家人自是心急如焚,可到了一周过后,孩子便自然苏醒,只是病愈后的孩童无一例外,虽然看上去健健康康,但明显的不如先前灵动,有几个身子骨不太好的,不出几年便都早早夭折,侥幸活下来的,后来也都成了呆傻,再后来请城隍阁的道士给看,只说是看好自家孩子,别去青石巷玩,至于为什么,那道士却只呼道号,再不多言。

      时值清明,江南风俗,家家食青团。

只是对于城南一户陈姓人家来说,这个清明却更添悲伤。原来家中独子清晨出去与附近孩童玩耍,到中午回来,刚吃完一个青团便说犯困,说是小憩,却许久不曾醒来,父母发觉有异,才发现孩童已是额头发烫,牙关紧锁,连药汤也灌不进去。后来家中汉子才知道儿子清晨出去玩耍,有人看到他去了青石巷那边,当下只觉五雷轰顶,脸色惨白,平时大大咧咧的汉子竟然一下子瘫坐地上,泣不成声。

        倒是他家婆娘一反平日的低眉顺眼,强忍着悲痛,不停的给孩子擦拭额头,用嘴含着药汤一遍一遍的给孩子喂,只是到了傍晚非但没有好转,反而开始浑身抽搐,喂进去的药汤也都顺着牙关留了出来。这陈姓人家原本祖上也正经的书香门第,无奈家道中落,到了自家男人这一辈,就只能沦落到去做庄稼汉了。本就家徒四壁,就连这药汤都是方才好心邻居送来的。一家希望都寄托在这孩子身上,那孩子自幼便聪明好学,汉子更是从不让他跟着做农活,只管读书识字,希冀着有朝一日能够这孩子能考个功名,家道中兴。

        看着忙碌的自家婆娘跟躺在床上不停抽搐的孩子, 汉子仍旧蹲在地上,一声不吭。

        忽然,汉子像是想到了什么,猛的一拍脑门跳了起来,冲着自家婆娘嚷嚷一通便急匆匆抹了把脸往门外奔去。

        那妇人一时也懵了,只听到自家男人嘴里嘟囔着什么还有希望,让孩子撑住,他去找一个人之类的话便急急忙忙向院外奔去。不过只是听到汉子口中说还有希望,妇人一时间紧绷的心弦就像是突然放了下来,哇的一声哭坐在男人方才蹲立的地方,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挣扎着起身,重复着之前一遍遍的擦拭额头,只不过心中却不像先前那么慌张了,因为自家男人说了,还有希望。

        先前汉子闻听不幸,也只有妇人能够理解他一时瘫坐痛哭的举动,旁人虽然碍于人情礼数,少不了背后对汉子更加轻视,只有妇人了解自家男人,向来是大大咧咧的性子,有什么烦心事委屈事在她面前也都是笑呵呵的木讷样子,只有妇人心里知道,汉子心里的苦。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日已西沉,暮色四合。

          那陈姓汉子却是一口气跑到城外,稍作歇息,喘着粗气,依寻记忆,在一株古柏处站定。

          此时已是皓月当空,月下树影婆娑,早先下了雨,仍不时有雨滴飘落,空气中弥漫着松柏特有的清香混杂着泥土的味道。

          那汉子像是极力回想着什么,按着记忆从古柏的根部开始小步走着,一边念念有词,终于在古柏东侧确定了一个位置,从腰间拔出柴刀,开始挖了起来。

          未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曾想世界那么大, 也曾想瘦马走天涯。 背负一个梦想, 快马逃离当下, 愿一路狂奔, 直至绝壁悬崖, 篝火,夕阳,...
    干煸马鲛鱼阅读 38评论 0 0
  • “本文参加#印象青农,萌有感受#活动,本文承诺,文章内容为原创,且未在其他平台发表过” 在我过去...
    小米_85a6阅读 371评论 1 2
  • 今天林丹被曝出轨了,不仅是婚内出轨还是孕期出轨,瞬间网上又炸开了锅…… 大家都无法接受这个实事,无法想象一直以正面...
    追逐繁星的猫阅读 8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