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天白云,挚爱的你

挚爱于只爱,我的唯一

01.

早晨的深信院宁静羞涩如同未出阁的少女,慢慢在阳光的爱抚下变得活泼热闹,学思楼天台那儿每到八点出就开始出现大量的学生,似鱼儿一同奔涌向大海四处。

课上,学生们认真地听着课、做着笔记,举手示意提问,讨论......投影仪上播放着各种各样的课件内容。

“铃——”

下课铃响起,教室的门被打开了,学生们如同脱缰之马跑出教室,朝着下节课的教室进发。

戚沄沄刚走出教室,抬起头就看见了他,他也刚从隔壁的教室走出来,见到她不由得停下脚步,就静静地站在她的面前。微风吹拂了戚沄沄的秀发,像是在挑逗,空间时间静止了般,二人仿佛忘记了身边的人流,就像世界只剩下他们彼此。

02.

“你叫什么名字?”

“戚沄沄,应用外语学院。”

“好,你先做一分钟的自我介绍。”

那天,她坐在他的对面,紧张地手指一直在搅动,然后看见了他的慰笑,就突然松了口气,感觉也没那么好紧张,就慢慢地开口说自己的故事。

窗外的阳光明朗而清透,戚沄沄心中从未有过的轻松,看见他穿着的白色衬衫,那一刻,她想,他真像个天使。

那天晚,她就收到了被学生会收纳的消息,她高兴地在床上打滚,室友们眼神怪异地像是在看一个傻子似的。

“莫臣......”她加了他的微信,看见群上他备注的名字,眼神不由放暖,脸上的笑容如清风明月,恬静安宁,又像蜜糖,透露着恋爱的滋味。

男生宿舍,他躺在床上,头枕着双臂,一次又一次地想着白天那个面试的学妹,干净纯真的笑脸,温柔婉转的声音......

陡然一个枕头砸中了他,他的室友戏谑地笑道:“想什么呢,笑得那么淫贱。”

“去,说什么呢,别打扰我!”

03.

再次见到他时,是学生会的新生见面会,他懒散地坐在后方看着副会长在台上演讲、新生的自我介绍后,然后被副会长又拉又逼着上台也说了几句话。

“嗯,我是会长莫臣......”

戚沄沄感觉有那片刻的心动,特别是偶尔察觉到他的视线停留在自己身上那时,她觉得自己快窒息了般,。

玩游戏的环节他没有参加,只负责主持,但是他的声音、无形中展现出的魅力,总是吸引着戚沄沄的眼球。

另一边,莫臣看见她在游戏中玩得那么高兴,内心里也是很兴奋,想:总算对得起自己那些为了想这些游戏而死去的脑细胞了。

04.

戚沄沄喜欢运动,擅长长跑、游泳、打羽毛球,而且每到晚上的时候都会绕着学校的大道跑步,一开始是自己跑,后来,莫臣追上了她。

“真巧呀,你也来夜跑,经常么?”

戚沄沄脸红地看着他,急促地点头,“嗯,学长也喜欢跑步?”

莫臣肯定地回答说是,接着说着跑步的好处、注意事项,然后扯到天南地北。

男生宿舍,莫臣的室友们都在玩着王者荣耀,一个开口说:“莫臣那小子跑去哪了,最近晚上都不见他?”

“夜跑去了。”

“哟,人受刺激啦?没见以前他有多喜欢运动呀。”

“那小子脑子进水了吧。”

......

女生宿舍,戚沄沄的室友们见她脸红扑扑地冲进浴室洗澡后,其中一个敷面膜的转过来对另外两人说话,“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味道?”

“什么味道?”

“恋爱的酸臭味......”

那天卧谈会的主题明显是恋爱。

05.

食堂,戚沄沄一个人坐在角落吃着米饭,突然对面坐下了一个人。“这里应该没人吧?”莫臣笑着问,然后理所当然地开动。

戚沄沄疑惑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我坐在这儿?”

“食堂就你一个人,一下子就看到了。”

戚沄沄望向四周密密麻麻的人群,再看向对面的人,脸上陡然一热。是说他的世界只有我么?那一餐,她吃得小鹿乱撞。

......

“想看夜景么?”

“嗯,去哪儿?”

“跟我来。”

站在科技楼上,遥看远方闪耀的灯光,还能看到大运地铁站,偶尔也有地铁缓缓驶过的身影,抬头再看到夜空上的月明星稀,此番良辰美景,本该高兴地赏阅赏阅的,但是,那一抹抹灯光牵动了她内心深处的情感,戚沄沄眼中泛起了泪光,心底处的思念沸腾般滚滚冒起,她......好想家。

突然,头上一重。

莫臣厚大的手掌摩挲着她的小脑袋,静静地给予她温暖与呵护。

戚沄沄笑了,很是享受这个无声的安慰。

......

之后,两人经常会一起去图书馆看书、一起去食堂吃饭、一起去操场散步,夜晚在校道跑步的同时畅谈天地。

06.

一天,戚沄沄做了个噩梦,梦中莫臣在过马路时出了车祸,倒在地上一动不动,满身鲜血。

她是被吓醒的,坐在床上,眼前一片漆黑,耳旁是室友们平缓的呼吸声,她的心还在混乱不安地跳动着。

她拨打了他的电话,虽然担心会打扰他、吵醒他,可是内心的害怕让她停不下手指的动作。

响了有一会儿,她刚想挂断电话就接通了。

“喂——”

仅仅这一声,那颗寒颤的心就平静了下来,随后眼泪就大粒大粒地涌出眼眶。

莫臣的心震动了一下,她哭了,他慌了。

室友在催他回去继续打游戏,但是他没有那个心情,他连忙穿上鞋子,拿了件外套,就打开门冲出去了。

乐群楼C4栋下,戚沄沄看见了他慌张地跑过来,然后停在她面前不知所措。

“沄沄?”

莫臣被她突然抱住,更是慌了,想问原因,但是张开口后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回抱住她,轻声地安慰道:“我在呢。”

戚沄沄不想在他面前流泪,但是又说不出她只是做了个噩梦后好想好想他,在听到他的话后险些又要泪奔了,所以只能加大力气,紧紧抱住他。

夜风微凉,两人坐在篮球场旁边一言不语,莫臣将外套披在她那单薄的身子上。

戚沄沄羞红了脸,完全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今天这番举动。

“感觉好些了吗?”

“嗯。”

“很晚了,回去睡觉吧?”

“嗯。”

戚沄沄将外套还给莫臣,低声说了“谢谢”后就连忙转身跑开。

那天后,戚沄沄很不好意思再见到莫臣,又不想躲他,正矛盾时莫臣就出现在她面前,手中举着份早餐。

07.

清风拂过,湖面泛起了涟漪,淡黄的阳光洒落在校园各处,化散了一夜的寒气,映山湖里的鱼儿们也欢乐地跳跃出水面,呼吸清新的空气、感受新的一天的温暖。

岸边,戚沄沄满脸幸福地吃着莫臣给的早餐。两人的影子紧紧地靠在一起。

......

他们坐在学思楼的休息椅,戚沄沄靠着莫臣的肩膀读英语书,莫臣也在仔细地看着他的专业书,突然戚沄沄指着个英语单词问他怎么读。

莫臣看了看后,戏谑地看身边的女孩,见她那小脸在他的注视下慢慢地变红,耳朵早已红得滴血,他好笑地继续看她,然后挑起她的下巴,低头覆上那令人着迷的唇瓣,如蜻蜓点水一沾即过,戚沄沄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到他那磁性沙哑的声音,“I LOVE YOU !”

戚沄沄晕了,更似迷醉在他的告白中,虽然一开始她只是想让他说一下那个词而已。

周末,戚沄沄要回家一趟,莫臣陪她一起坐公交去地铁站。

上了公交车后,只有两个单人座的位置,还是斜对角的,莫臣牵着她的手到其中一个位置,让她坐下后就站在她旁边。

她不好意思地开口说:“那有位置呀,你去坐吧。”

莫臣笑笑,“我已经坐在了最好的位置了。”

戚沄沄抬头看着他,高兴地笑了,同一刻她的心也在砰砰直跳。

她知道她已经动心了。

08.

“莫臣......”在A食堂圈钱机里刚充值完后想离开时他就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只不过没有还没有叫住他时,戚沄沄就看到了莫臣身边还有个女生,两人相谈甚欢的样子。她连忙躲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令她心动的人慢慢远离她。

难受,说不出的烦闷。

戚沄沄走在回宿舍的路上,情绪有些许低落,她知道她没有权利干涉他的交际对象,大家彼此都是平等自由的,但是,她还是不愿意看到他对着除了她之外的女生笑。

这时,手机来电铃声响了。

是莫臣。“沄沄,怎么办,我好难受......”

听到他那苦涩难受的语气,戚沄沄不由揪心,连忙问:“莫臣,发生什么事了?你生病了吗?”

“沄沄,我感觉我中毒了,我好想好想你,跟你分开不能见到你,让我心闷难受,都差不多要窒息了。”

“莫臣......”

“沄沄,你就是我的那个毒品,让我上瘾,我想你了。”

“你这个混蛋,你看到我了吧。”

“我想看你吃醋的样子,但是又不想看你难受,”他走到了她的后面,戚沄沄有所感觉地回头,只听他继续说,“那是我的一个伙伴,我们一起参加了一个竞赛,刚刚是在讨论比赛内容呢。”

他笑了,做出一番心受伤的委屈状,“还有啊,我也受伤了啊,你竟然没有叫我还躲我!”

戚沄沄心虚底气不足,但还是想挽回自己的面子,便恼怒地反驳:“我那是不想打扰了你们的讨论!”

“是是是,”莫臣一把抱住了戚沄沄,用敷衍的语气认同他怀中女孩的话,“你长的这么美,说什么都是对的。”

09.

蓝天白云,天朗气清,深信呈现出干净明亮的外貌吸引着众多人的目光。

西旺山,幽径通道,草香花甜,不同于别的地方的轻松自然,此刻它的空气凝重压抑。

“你说吧,发生什么事了?”

莫臣的室友们坐在阶梯上不解地看着烦闷的莫臣。

莫臣沉思已久般地抬头,说出他思考了很久才下定的决心,“我想分手了。”

室友们都怔住了。

“如果再这样下去,我不知道我能不能给沄沄最好的幸福,所以,我要努力,我得去争取,沄沄在身边的话我舍不得不见她,我也忍受不了让她等,所以,我想,放手有时候也会是不错的选择。”

......

“呵,”戚沄沄听完他的话后,真想甩个巴掌过去,但是忍住了,“渣男!”说完坚决地转身离开了。

“沄沄,我们分手吧,我们不合适。”

她回到宿舍后躲在床上大哭了一场,室友看不下去,操起家伙后气冲冲地奔向莫臣那男生宿舍。

“算了,我不是胡搅蛮缠的人,竟然分手了就断个干净,以后就是路人,各走各路!”

戚沄沄及时拦住室友们,站在莫臣的面前说出属于她的尊严。

10.

没有人离开了谁就会一蹶不振,就像戚沄沄和莫臣,两个像是打了鸡血,努力学习,积极上进,只是那个劲头,让各自的室友们感觉到重回高考的氛围。

在学思楼再次碰面是避不可免的,他们彼此都知道。

静静地看着对方,看到对方的变化,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时空解锁,两人有了动作,接着彼此擦肩而过。

莫臣很想伸手拦住她,但是,强忍下心中的渴望,双手悄然紧紧握拳,他还不努力......

“听说了吗,那个女生,就是戚沄沄,新交了男朋友了哦。”

莫臣拿起枕头砸向那个闹事的室友。

表面镇静自若,心里面却忐忑不安,不会吧?

当他看到自己喜欢的女孩跟一个男生走得很近时,他有些崩溃,脑子发热冲上去做了幼稚的行为——

从他们中间穿插而过。

即使如此还是气愤不已,那个男生凭什么靠那么近,想干嘛呢?沄沄也是的,不会警醒一点么?!!!

在往前冲时不计后果的他没有想到会被叫住,当场愣在那儿,等她走到他面前怒气冲天地瞪住他,他也只是凝视着她,心里暗道:她还是那么可爱。

“你干嘛呢?”

“没干嘛呀。”

“你撞到人了!还不道歉?”

莫臣淡然道:“不好意思,对于色狼我一向视而不见的。”

“色狼?”戚沄沄更为恼怒了。

“难道不是,靠你靠得那么近,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腿不好呢。”

戚沄沄听到这儿还不懂的话就要考虑智商问题了,她眯着眼睛微笑道:“你怎么一副吃醋的小怨夫的样子呀。”

莫臣大脑空白,像是遭到了雷霆霹雳,吃醋?他才不承认呢。

11.

映山湖旁,戚沄沄看着湖中金鱼们自由畅快地游玩,很是羡慕,又投撒了些鱼饵,对着身边的莫臣笑道:“有一天我也要自由地在游玩整个世界。”

拿着课本读的莫臣听后抬头看着她,郑重地点头:“好,到时候我陪你,不管是天涯海角还是诗与远方,我都会在你身边,直到天老地荒,海枯石烂。”

此刻的天蓝亦或云白,都不及你一点,我的挚爱,也是我的唯一,我爱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王小伟自己也搞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新来的女同事的,只是有一天王小伟晚上睡觉前想起白天在公司组织的拓展活动中与...
    写意小生阅读 25评论 0 0
  • 成色纹路可与西角相提并论!价格却不及十分之一 装逼利器 颗颗爆满鱼子纹 搭配:牦牛角龙头三通 角马三通 领羊角竹节...
    晴韵水心阅读 64评论 0 0
  • 毛波波与芳姐,两个互不相识的人,两个性格截然不同的人。 尽管性格不尽相同,但他们在酒品这块出奇一致,两个人酒量都不...
    李大志阅读 253评论 0 0
  • 说起来,这件事在它发生的时候,我内心竟像是隐有预兆,所以即便再糟糕不过,我其实也并不很在意。 但事件的延续,着实让...
    月半徐阅读 4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