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为公益 公益为何

字数 2563阅读 324

行程已近尾声,一路走来,所闻所见所做所感渐渐的有了自己的一些所思。

一直被两个问题困扰着:

1、为何自己要做公益

2、公益对自己而言的意义。

犹记刚开始接触公益时听到的这样一句话:

公益人是唯一守卫人类道德良知的最后底线。

初接触公益,咋听这句话,颇有几分道理,更有几分崇高在里面,对言之者颇有几分敬意。于己颇感难以望其项背,只有奋力做事才能,以此人此言为标杆,修身正言,期盼有朝一日也能成为一个所谓的崇高之人。

然随与言者相处日久,却发现其所言与所为却是不可同日而语。对待身边之人与对待事物之态度实在是与其言有天壤之别。所见此情此景,想起其曾义正言辞、大义凌然之态,又联想其实际行动,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公益,想到此处实在是令自己困惑与苦恼不已。

闲暇之时,又想起那句:公益人是唯一守卫人类道德良知的最后底线。细品之,总觉得不妥。难道辛苦耕种的农人,奔波货通天下的商人等等难道没有守卫人类道德的底线么?

想到此处,甚觉得这句话的荒谬与小家子气,格局之小,颇有几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联想其所为,更觉有种强为自己加光环,把公益请上神坛的感觉。实在不能苟同。

记得有一次与另一家服务新工人群体机构的创始人闲聊:

我:“当初为什么选择这一领域做公益呢?”

他:“要解决自己的事,同时也想解决这个一群体的事。”

我:“为什么想着组建一个这样的团队呢?”

他:“因为一个人做不了”

记得好像当时听到这样的回答时感觉有点意外,同时也觉得情理之中,朴实无华却真真切切。也许他们认为公益只是件很正常工作,和其他领域的工作没什么太大区别。也许他们当初做得时候还不晓得公益这个词语。也许无论身处何职,能够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就是做公益。对于这句话倒是更赞成多一点。

行程中,偶尔也会看到听到这样的情况:

云、贵、川西南各省的一些机构会认为那些“高大上”北上广的机构大多只会夸夸其谈,玩概念行,项目书写的是漂亮;然而却图有其表、华而不实,让他们去落实一下,立即就傻了,不接地气,实施不了。

而北上广的机构则认为西南各省的机构不专业,从机构组成到财务到项目实施各种不专业,一句话老土,没新意,没视野,无格局。

然而一个是务实,一个是决策方向。分工不同,侧重不同,专长不同,机构和人一样都要做擅长的事,如果互相调侃一下还好,但是这有什么可浪费时间讨论的。

脚踏实地与胸怀天下哪个更重要?

辟如建造一所房子,蓝图由设计师负责,实际建造由施工不同。二者只是分工不同,使命却是统一的即建造出一座精美的房子。

优秀的设计师设计出的精美图纸,差点的设计师设计出来的就差强人意了;施工盖房子的却是施工队,施工队的素养如何,直接影响建好后的房子的效果。优秀的施工队建造的房子就更接近图纸的描绘,差点的施工队可能就建成的豆腐渣工程。只有两者优势互补,精诚合作,才能实现共同的使命(不知道这样理解与比喻恰当否)。

为什么不同地区,不同领域资源不能更好的整合起来,互补长短,去做一些更有意义、更激动人心的事?

还有一个现象是大家有时会觉得自己所关注的、所从事的领域才是最有意义的,其他领域到底有没有意义,只能用“呵呵”表示或者觉得其他的领域大概就是在浪费资源,喜爱自己所从事的领域这很好,相信自己的事业价值这也无可厚非,但质疑别人做得事、别人事业的价值就不应该了吧。

但也有些做公益的人则会认为其实公益无关领域,其实大家都是做的同样的事:

1、关于人的事

2、关于自然的事

3、关于人与自然的事。

无外乎这三件事。

公益之“公”乃天下为公之“公”。

有些朋友认为从事公益之人是理想主义者。因为他们觉得当下最急之事是关乎自己生存之事,票子车子房子才是正事;公益之理念太美好同时也太飘渺,如空中花园,美丽却不实际。

但也有人则认为公益者是一批立足当下现实主义者。

1、公益人欲解决或正在解决的问题都是立足当今社会最真实现实,最急需解决不能再等之事。就拿环保领域来说,君不见国未破,而河山已不再。有些事物失去以后是真的再也不会有了。而更多的人却对问题视而不见,关注一些不疼不痒,无关紧要的东西。本末倒置。

2、公益者是扎根民间与社区,脚踏实地矜矜业业在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小事,也许就是在社区破旧的图书馆里给放学后来写作业的流动儿童读一本绘本。

随着所见所闻的增多,想起一个有关馒头小故事:

有两个人:甲、乙。

甲呢,是一个吃了八成饱的人,如果再吃一个馒头的话,就饱了,这时你给了他一个馒头,他就饱了。而乙呢,是一个将要饿死街头的人,这时,你给他一个馒头,他就活下去了。

馒头还是馒头,但对甲来说它是饱;而对乙来说它是命。

同是两个人,同是两个馒头,只是两个人所出的状态不同时,所看到的、所在脑海里形成的馒头印象也不同吧。

故事到此也并为结束。如果把公益看做馒头,两个人则看做是不同的社会状况,不同的国家,不同的人,可能眼中的公益也不同吧。无关对错、高尚与卑微,只是所处状况不同罢了。

就像一个人是他不是一个点,而是一条线,一条从过去到现在的连贯组成的线。没有人能逃避自己身上时间或历史所带给的痕迹。

人活在现实生活当下,但同时也活在历史长河里,每代人应该都会有每代人所谓的历史责任,也许站在历史长河的角度看目前的社会现状也是蛮有意思。社会生态的构建需要众多有实力有干劲的民间NGO组织。从而使人们重新反思对自己而言文化、社会、经济生活的涵义,财富的涵义。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该怎样从民间公益的角度去为构建社会生态做点事呢。不同领域应该能够找到切入点共同合作的吧。到底哪里出现瓶颈了呢?同是NGO,为何感觉被切割,被何切割呢?核心因素还是人。

好担心自己有一天也会变得狭隘与局限。无论做什么事,矛盾、冲突总会有的,关键学会对话。寄望NGO能够创造出丰富多彩的公共生活。

想起自己当初对公益的理解:一件自己开心、别人也不会难过的事。也是这句话支撑着一直走着。莫忘初心,继续走下去。

寄望于自己,能够做一个有温度的人,这样至少天凉的时候不会觉得那么冷。寄望于自己有生之年能够做一件温暖这个世间的事情。

也许我们这一生都在追寻着一个人:那就是自己!

也许有一个世界里面没有其他人,只有你、伊甸园。那是一个蓝天、白云、冰雪、草原与星空可并存的空间。

窃以为做公益始于立己,做好当下之事,照顾好身边之人;然后朝向你们的那个所谓的使命出发。

然而我们一直在路上。

一个非理性的,一个理想主义者:Fly

                                                          2014年5月23日于晏阳初正直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