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国

雪国

我从很早就开始写这一片雪国的故事了,故事来来停停的总也没有一个好的结局。我从心里害怕悲伤的故事,所以看到任何悲惨的情节时我也总是闭上眼睛跳到下一段。我想我不是一个擅长编故事的人。

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还是在我很小的时候,那一日我随父亲跪在雪国干净的的街道上,她驾着车从铺满了鸾尾花的街道上走过,就那么带着俏皮女孩的神气偷偷的往外看了一眼,又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一般快速的低下头去。她的样子实在是美极了。人群涌动中我已看不清她的样子,或者那皇家的气派太庞大,竟然让一个12岁的少年屏住了呼吸。我底下头不敢与她对视,同时也在想她是哪里来的小妖精竟然可以生的这么美丽。

雪国是一个很神奇的大陆,相传雪山的深处曾经居住着星之一脉最伟大的预言师,还有身上长着6个翅膀的大天使。但是从来也没有人见过他们,我也只是在当地人的传说中听过他们的名字。雪国有着严格的等级制度,这是一个崇尚权利的国土,所有的人从生下来就要接受击剑算数这样的基本训练,然后等到了13岁以后经过测试有天赋的孩子就会被送入碧阁接受高深的术法学习。当他们在碧阁经过5年的学习后经过考核成绩优秀的孩子将会直接进入雪国的上层社会摇身一变成为统治阶级,所以在雪国每个人都想拥有进入碧阁的机会。但是齐苛刻的选拔制度也不是一般人能够达到的。除了身体素质之外,智慧,领导才能都必须是上上之选。

今年我16岁了,这是我来到碧阁的第三年,在过两年我就要离开这里,并且争取在两年的结业考试中进去暗部。和我一起进入这里学习的共有31人,其中有一半的人死在了选拔考试中,还有一半的人根本撑不到第三年就被驱逐出校,这样算下来,剩下的就不到5个人。我很幸运因为我是这5个人中的一个,但是我却是我们5阁人中最弱的一个。大哥浅野寂,已经把术法九变修炼到了第6层,流樱和月在第三层。瞳是第二层,不过据说最近也练到第三层了,而我还在第一层,并且我在这里已经停滞了有一年的时间,不过即便是第一层也很厉害了,帝国最优秀的将军在我的手下也过不了10招。

流樱和月是一对姐妹,两个人是一对双胞胎,所以她们无乱什么时候都呆在一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们是同性恋,不过在姐妹狠狠的把那个人的舌头挖出来后之后就再也没有没有人议论了。 姐姐给人的感觉什么时候都是冷冷的,妹妹倒还好些,只不过也不怎么与别人说话。这几年我很少被派出去做任务,由于性格的原因,基本上都是有大哥浅野寂带着我出去,最远也不过是到了距离雪国 30 里以外的地方。只是一些简单的情报收集工作,所以这么多年尽管雪国与云荒的战争一直很频繁,我却在大哥的庇护下很少感受到这一切。   而流樱和月据说已经是暗杀过云荒高  层的人了。瞳是一个只知道修炼的人,似乎修炼就是他唯一的事情,而我即使到了今天还是很贪玩。所以大家都进步了我还在原地。也许等到两年后的比试之时我就是最先死掉的人,可是那样有什么关系,我没有母亲,更没有朋友。

我想起来小时候遇到了一个走丢了的小女孩,无论我给她说什么她就一直哭,于是我也哭,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只是觉得别人哭的蛮伤心的我也需要哭,似乎这是唯一能安慰她的方式。那小女孩看我哭,就停下来眨巴眨巴眼睛不哭了。只剩我自己一个人哭的蛮伤心的,开始时我安慰她,现在成了她安慰我。在这之前我从来不知道一个人的泪水可以是那么多的永远也哭不完。所以长大后我尽量不去看伤心的事,我拍自己哭起来就没有终止,蛮让人厌烦的。小孩子终究是这个世界上最善良的动物,他们做起事情来从来就是那么自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偏偏一旦到了一定年纪之后就在也不能痛快的玩耍了。后来有一次我和大哥,流樱,月瞳一起出去,走的时候路上有一棵洁白的雪枫树,长长的支杆,白色的叶子,还有上面点缀的一些紫色的花,我对它喜欢的不得了,并且许愿回来的时候一定要好好的看看它,没想到我们一出去就是几个月,回来的时候那颗树已经不见了,后来才知道它已经成为了一张名贵的木琴。流樱和月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都笑了,大哥也笑了,瞳也不关心,都觉得这颗树的死亡没什么可惜的,只有我看着它短暂的生命,内心充满了伤感。

18岁距离最后的考试还有几个月的时间,大哥的术法到了第七层了,流樱和月都是第六层,令我惊讶的瞳也是第六层。我经过这两年孜孜不倦的努力也到达了第4层。这次我们接受的任务是保护一个女孩穿过暗月山脉,具体的就不知道了。本来这次的任务是不会考虑我的,但是由于大哥早就投入到雪国跟云荒的战争中,流樱和月又在执行任务中,所以我和瞳就成为了唯一的选择。我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被送到碧阁的,那时候我正在里间的书阁里翻看一本古书,侍者走进来通知我公主大人到了,于是我就放下了书和瞳一起出去迎接。她是乘着软软的轿子过来,金丝鸾凤的轿子两边是大红的灯笼。地面是鲜红的地毯铺成的,我们的公主大人就从缓缓掀开的帘幕中走了出来,她的步子是那么的轻,仿佛一只刚来到世上的精灵。我和瞳立于台阶两侧,紧张的大气都不敢出。

起来吧,这次有劳你们了

哪里能为公主大人效劳是我们的荣幸。

这样的场面话我是从来不说的,所以也因此得罪了不少的人。在我看来这些贵族子弟纵使有一些品行良好的,更多的却是那种处处要彰显自己贵族之气的蠢货。曾经的我们就不得不保护这些可恶的公子小姐,看他们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所以这几年我对于保护人之内的工作无甚好感多半就是这些原因造成的。

第二天我们就出发 了,暗月山脉其实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地方,这里已经接近云荒的边境,时常会有云荒的小队来这里巡逻,这是我们本次行动极力要避免的,若是碰上了少不了一场恶战。以我和瞳的实力放眼这篇大陆已经是最顶尖的,但是如若碰上那种老妖怪只怕也很自由歇菜的分,就派我们两个人,而坚持不用大部队也是有这方面的考虑。

我想她来之前我是没有仔细的看看她的,这才感觉到她的眉眼跟我12岁时看到的那位那么的相似,我的记忆还存留在几年的那个小孩,却丝毫未曾留意到这几年过去曾经的小姑娘也长成大人了。若不是有那一件事我们今生也不会有交集,她只是我生命中的一个雇主,我和她的交集也会伴随着这趟旅程的结束而终结。那天天气很好雪花也落得很少,在雪国要是天上不下雪简直是难得的好天气。雪花如果落的少,晚上的星星就会格外的亮。人们通常会选择在这样的夜晚与家人相伴,一同看看天上的星星,最好的地方自然是雪国外面的一处荒原,上面一年四季开满了白色的花。不时有雪白的松鼠从上面跑过,若是幸运些看到一只美丽的小狐狸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前几年我一个人还常常溜到这里玩,这几年因为修行的关系,来这里反而少了。她要我陪她去这片荒原看看那片风景,这样的请求我没法拒绝。

似乎从小锦衣玉食的孩子对于她没有见过的东西都会有巨大的好奇心,可是等到年纪大后,这一切就会让她失去兴趣,然后重新回归到以前的生活,在我看来这次的出行也不是一个从小处在深闺中的女子一时的好奇心,反正到暗月山脉早到晚到也是那样,我是无所谓的。我从来也不把所谓的任务放在心上,这样的心态对于我们这样的人来说是很危险的。所以在过去的几年给我的任务很少,即使我有任务了,我夜总会犯错,然后被流樱月,狠狠的奚落一番。所以我觉得漂亮的女人实在是很危险的动物,她脸上对你挂着甜蜜的笑,然后说出冰冷伤人的话。可是我就喜欢我行我素。

公主话也不是太多,她不说话我也不喜欢问。

你好像很反感我     怎么会,你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大人我怎么敢对你有丝毫的不敬。 可是你说出这样的话不就是表明了你很讨厌我吗,为什么你们每个人都是这样,然后她就开始哭越哭越凶,似乎我对他坐了什么罪大恶极之事。我又想起了那个小孩子,对待这种像小孩一样的讲道理是不行的,因为她根本不会听,所以我没有办法于是我也哭,并且哭声要高过她。她哭了一阵就不哭了。我却伤心的停不下来了。她顿了顿,继续说, 你们大男人哭什么哭。 我就说 拼什么就只有你们女人能哭,男人不能哭,我想起了伤心的事自然就哭了。

你还真是傻,就没见过你这种这么大还哭鼻子的人,羞不羞。眼见得她不哭了我知道奸计得逞。然后迎面就给了她一个灿烂的笑容。她这才反应过来我先前的伤心都是假装的,气的大骂我。 我转过头去不去理她女孩子闹一会就不闹了。时间已经是晚上了, 星星娇羞的露出半边脸来,皎洁的月光映了下来,于是一切就有了一番别致的景象。她是在是美极了,像一颗珍珠项链上的红宝石,又像一块晶莹娇嫩  d的玉,让人有亲一口的冲动。我索性扭过头去不再看她。

片刻的安宁也是极其宝贵的,我暂且抛开修炼的事不去向他。可是两个人就这样坐着面对这漫长的长夜着实无聊,说到底我还是小孩子心性,受不了一个人漫长的寂寞。于是我在想说些什么好了,说我喜欢的她肯定不高兴,她喜欢的我又不能强迫自己喜欢。人还真是矛盾的动物面对你喜欢的东西有的时候该有千言万语的时候反而什么也说不出来。我们的一声要经历多少这样的时刻才能真正的去面对自己I的内心。

这里似乎太过寂静了一些,即使是这样的夜晚这样的寂静似乎也太不正常了,尽管天上还是漫天的星星,这种孤寂的节奏却压的人喘不过气来。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我会感觉到这么不正常了,实在是太奇怪了在这样的原野上竟然听不到任何野兽的声音。我觉得有些心烦,便想提醒公主我们该回去了。

大地是从这一刻开始震颤的,铺天盖地的雪就像人席卷过来。这是最强大的术,封,只有九变修习到第六层才可以,就连我也做不到。孩至可能是雪国内部有人想要杀了公主。而且知道我们来了这里的除了瞳以外不可能有其他人。这里距离雪国有20里,最快的支援也要一个小时。恍惚间我的肩头已经中了一箭毒性迅速的蔓延开来,这是流樱的穿云箭,平时只见过她堆敌人用过,没想到今天会用到我的身上。我心里一阵恍惚,快要往下栽去,眼看就要这样被淹没在滔天的巨雪中。我暗提一口气,身形快速的向远方略去。但是毒性实在太过剧烈。

苏你投降吧,我们的目的只是公主,你把她交给我,雪国内部已经被我们控制了,老皇帝也死了。我不敢相信的看着浅野寂,他身后是我熟悉的流樱,月等人,瞳也在后面,他似乎不敢面对我所以什么话也不说。

浅野寂这个我所敬仰的男人现在站在这个世界的顶端就那么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眼睛里充满了悲悯。

是的我知道今天的一切他都没有做错,雪国的上层这几年越来越腐败,越来越不思进取,即便他不做这一切总也要有人来做这一切。有他的手上终结这一切确实是一个好的结果,刚好对于整个雪国内部进行一次大换血,抽调腐朽的架子,打造一个真正的雪国。我不能否认大哥,是的我一直敬仰着他。他是这个时代的英雄这几年雪国都是靠他在外面的运营才有今天的这一切。我已经可以看到几年后的一切,一个崭新的庞大的雪国。可是这一切跟我有什么关系。

公主似乎才从巨大的惊吓中反应过来,片刻她就认清了眼前的现实,转眼她已从高高在上的公主变成了国破家亡的未亡人,巨大的打击瞬间摧毁了她。

你放我下去 吧,苏,不值得的,你为了做的我很感谢,我的家人都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你让他杀了我吧。

不,我不会放手的,我的任务是保护你,我还没有完成我的任务你怎么能先我一步死去,我不让你死,你就不能死。

毒性顺着我的心脏逐渐蔓延开来,我的手脚麻木,无法发动任何的术法。

苏,你投降吧,你回来我们继续做一辈子的兄弟,他是大哥浅野寂啊,你真的要为了这个只见过一面的女人与我们决裂吗,你也知道今天的你没有任何的胜算。为什么要白白的浪费生命,你的父亲你也忘记了吗。

流樱和月也站在那里,她们的眼神也是冷冷的,我这样的废物在她们看来是没有任何价值的。我苦笑。这么多年过去我还是要一个人行走,走我孤单的路,坚持我怕孤单的信仰。

公主你放心吧,即使他们都要杀你,我也要保护你。你什么也没有做错,凭什么要让你来承受这样的命运。今天我一定要带你离开这里。从小我就是个爱哭泣的孩子,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喜欢哭泣,可是我最见不得别人伤心难过,我在乎的人伤心了我就觉得很伤心,小时候我最心爱的玩具碎了,其他的孩子都会吵着问父母再要一个新的玩具,只有我默默地将玩具的碎片默默地收集起来,放在那里默默地看着,什么时候也不厌倦。这是最简单最真实的我,所以今天我也要带你离开。

大哥我从小受你照顾我很感激,但是这几年过去我也有了自己的想法,也许在你们看来我今天的做法是错误的,可是我从小就想的跟你们不一样,今天我要是让你们把她带走了,她就是死路一条,我自问我的内心我还做不到,或许以后我们还可以像以前一样做兄弟,但是我这一生都不会心安。 是的今天的你们很强,你,流樱,月,瞳你们每一个人的实力都高于我,你们每一个人都可以打败我10次20 次,但是我今天是不会认输的。我不想跟你们动手,我也不会憎恨你们对我用毒,你们要我命的话就来吧。

公主静静的站在我的身后,我又想起了12岁时她乘着马车走过鸾尾花铺满的街道的神情,她俏皮的往外看,又快速的低下头去,那样的神情我一辈子也忘不掉。

寒光一闪,公主的手中已经多了一把匕首,我明白她想做什么。我强忍着泪水

请不要这么做,我请求你,相信我我会带你出去的,从我12岁看到你我就忘不了。我不能说我爱你是因为爱是一种伤害我害怕受到这种伤害,请不要让我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没有意义,任何人的生命在我的眼中都是一样,我无法去爱你,只想去保护你,你的生命与千万人的生命没有不同,如果为了你的生命必须杀掉千万人时,就让我做这个恶魔吧,一切让我来承担。

恶鬼缠身的术已经发动,我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力量,在这里不远处就是雪国的禁地,现在我所能做的就是发动恶鬼缠身的术,一瞬间可以强行把力量提到顶端,瞬间助我到达九变的第九层,这股力量是巨大的,神魔也会感觉到恐惧。恶鬼缠身是禁术就是因为这种术所付出的的代价是巨大的,不过现在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你为什么会学习这种禁术,混蛋,你会灰飞烟灭的,你真是疯了,

是的大哥我用了这种术,今天你不放我走,结果只能是玉石俱焚,你相信我九变的第九层的强大不是你能想象的。

我可不信。

呆会我会发动九变的第九层力量送你离开,这里不远就是我们雪国的禁地,千百年来没人敢进入那里,是因为它外面有一层巨大的结界,只有达到九变的第九层才能破除这曾结界,九变第九层的力量持续不了太久,但是这是我们惟一的机会,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不要辜负我的期望,你要记得在以后的生活中即使这个世界所有的人都要去伤害你,你也要相信自己好好地活下去。

人潮涌过来了,我只能用最大的力量快速送她离开这片战场。眼见她的身体消逝在禁地中,我终于心满意走的闭上了眼睛。我从来不去想自己做的对错,如果世人都觉得这是错的,只要我认为这是对的我就要去做。这就是雪国的故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