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美好,不过是恰逢其时

昨天晚上,我意外地接到了大学同学小蔡的电话。电话那头的他,喝了酒,语无伦次,不停地问我小君过得好不好。小君,是我的闺蜜,也是他的前女友。

通常,人在酒精的催化下,会更容易显示自己脆弱的一面,会不经意把最真实的那个自己,赤裸裸地拿出来给别人看。埋在心底的那个人,丢掉的那段感情,本已冻藏在内心深处,却因为酒精的强行闯入,一霎间让所有情感决堤。

小蔡和小君,在一起八年,在我们大家都期待他们婚礼的时候,他们却分手了。八年,抗日战争都取得了胜利,而他们,却把爱情弄丢在通往幸福的路上。

小君,是我们机械系“五朵金花”中最温柔的女生,像《欢乐颂》中的关雎儿,是男孩子喜欢的小家碧玉型。在工科院校,在女生资源极其匮乏的机械工程系,追她的男孩子,数不胜数。而在众多的追求者中,小君却选择了其貌不扬的小蔡。

我们自以为是的以为,有些人值得更好的人去守护,却不明白,也许更好的人,远远比不上那个更合适的人。爱情,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别人眼中的不般配,只是别人的以为。

大冬天雾茫茫的早晨,当我们还在贪婪地享受着被窝的温暖时,小君的电话又准时想起,我们知道,这个比闹钟还准时的电话,是小蔡打过来的,此刻的他,正站在我们宿舍楼下,怀里揣着热乎乎的早饭,等待着心爱的人儿起床。无论刮风下雨,小蔡的早饭永远那么准时。大冬天,他把小君冰凉的手脚放进他的心窝,把小君所有的衣服抱回宿舍,一个大男人猫在厕所里面认认真真地洗。小君的话,他惟命是从,他们一起逛街,一起吃饭,一起泡图书馆,一起买菜做饭,一起看那些狗血韩剧,她笑,他陪着,她哭,他抱着。挖空一切心思对小君好,把小君宠得像女王,宠得让所有人嫉妒。

本以为时光就这样慢慢流逝,以为美好的爱情终会开花结果。可是,世上哪有绝对完美的东西。再唯美的爱情,也有抵挡不住的诱惑。大三那年,小蔡劈腿了。劈腿的那个女生,是英语系的小萍,也是我的好朋友。那天,小萍找我聊了很久,坦白了一切。晚上,小君对我说小蔡一直在哭,她不知道为什么。而我知道,他是为了小萍哭,为了那一段未曾得到的爱情而哭,为了那个曾经被他拒绝而现在变得越来越优秀的小萍而哭。这个秘密,我一直没有告诉小君,我以为我的沉默,会换来他们的天成地久,举案齐眉。只是没想到八年后,他们还是分手了。可笑的是,爱情没有输给诱惑,却输给了那几百公里的距离。八年的坚持,因为爱,因为诺言,从两情相悦到形同陌路,是怎样的一种无奈?


有人说过:能走到最后的,往往不是自己最爱的。最爱的那个人,芬芳了青春年华,已然离去。以后的人生,需要一个合适的人,陪自己走过平平淡淡的一生。

有的人,出现在你生命中的意义,只是为了给你上一课,然后转身离开。

也许,在某个夜深人静的夜晚,华灯初上,醉意微沉,听着那句“突然好想你”,心中那段封存已久的往事,那个熟悉而陌生的人,又会被无端挑起。曾经的过往,过往的曾经,始终敌不过似水流年,徒留“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的遗憾。

想要的爱情,不过是有一个人,在你说饿的时候,会义无反顾地冲出去买回一堆零食;在你嚷着减肥不吃饭的时候,想尽办法填饱你的肚子;在你说冷的时候,会毫不犹豫地脱下外套,在你难过的时候,会一把将你抱紧他温暖的怀抱里;他说,你是他心中永远的女神,不管时光流逝,不管生老病死,只愿一辈子,守护在你身边。

很多时候,我们把所有的相遇,都归结为缘分。好的缘分,我们称之为幸福,不好的缘分,我们称之为宿命。幸福的时候,我们感恩所有,哭泣的时候,我们控诉一切。有人说,最好的朋友就在身边,最爱的人就在对面。我们都是远视眼,看着遥不可及的未来,却忽略了实实在在的眼前。冥冥之中,似乎很多事情,早已注定。选择什么样的父母,什么样的家庭、什么样的学校,什么样的专业,做什么样的工作,和什么人结婚,阴差阳错,像永远走在另外一条偏离的轨道上,没有尽头。

择一城终老,偕一人白首,这或许是生活和爱情,最好的归宿。所谓的幸福,不过是到老了,身边还有一个他,你们虽已老态龙钟,虽已步履蹒跚,虽已满脸皱纹,但他牵着你的那只手,依旧那么温暖有力,看你的眼神,依旧充满爱意,在夕阳下,在漫山遍野的花丛中,在杨柳纷飞的三月,你们像大多数热恋的人儿那样,牵着彼此的手,跟着岁月慢慢地走。


爱一个人,恋一座城。那座城里,有对爱情的所有向往,有专属你的爱情烙印,曾经爱过,已经足够,放下吧,只愿海角天涯,各自安好!

也许,有一天,我们会在转角处相遇,四目相对,微微一笑。恩怨情仇,也抵不过沧海桑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