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的月亮并没有特别圆】菲律宾篇三

96
玉飞天
2018.07.26 14:58* 字数 2496

还有几个客户 值得一提的。

5  向日葵

一个是做电子产品的。家族企业,曾经在菲律宾也是排的上位的大企业,到这一代,业务分化,这边跟的客户就只负责店铺的3C配件,因此,主要跑的市场在天河。

那时候那一带的场子基本都去过,也有了一些固定的供货商,客户不来广州的时候,就发订货单过来直接定,如果来广州的话,一般是老板夫妇加上两个员工。 男老板打扮随意,通常就是T恤加凉鞋,话多,而且喜欢讲笑话, 我那时候没什么幽默细胞,老把他说的段子当成真实的事情,然后就被无情取笑;女老板刚好相反,衣着得体面容精致,她说话很少,但是会不动声色就往你手里塞礼物的那种。

后来女老板怀孕生子,就没再来了,男老板给我看了张照片,是医护人员抱着新生儿给妈妈看的场景,她刚刚生产完还在病床上,发型凌乱毫无妆容,甚至面色都很憔悴,但是她亲吻着孩子,眼睛里幸福的光简直要戳破屏幕扑面而来。

两个员工都很专业,经常跑完市场回去就通宵拟订单,在老板面前沉稳干练,老板不在的时候就活泼多了。两个员工跟我关系都很好,私下里带去逛了很多次北京路,联系较多的那个,在我离职后还保持了一段时间的邮件联系,她也生了个儿子,说眼睛跟她一样又大又有神。

这一批应该就是算做素养特好的客户了。第一次见面,老板夫妇就讨论起了艺术,在宜家买了副壁画,说是最喜欢的艺术家的作品,还问我喜欢哪个。天地良心,我等平头老板姓,艺术的东西看都看不懂,哪来的喜欢不喜欢? 于是随口说,我喜欢梵高的向日葵。男老板听了很开心,说,他也喜欢。

他们看不上那群菲籍翻译,可能心底里还是觉得语言,谈吐上有差距吧。在离开广州去机场的路上,跟这边老板聊电话的时候特意提高音量用英语说:我们非常满意这几天的接待和翻译,以后每次来中国,都指定要Liao来接待。

听得我心里当然开心得很啊,这老板很会做人,哈哈。

很多年以后,我去了慕尼黑,在新美术陈列馆看到了梵高的向日葵真迹。站在那副小小的画框面前感受了个几分钟,又想起这段故事,始终还是无法体会其精髓所在。

6  别人的客户

跟这对夫妇组合类似的夫妻档还有另一个,不是我的客户,是拉拉里面那个男仔头的。碰到过几次,帮他们解决过交通问题,印象还挺好。 也是男的话超多,而且爱讲黄段子,还是当着老婆的面讲,当着老婆的面调戏女孩子,老婆也不恼不怒,背地里还要偷偷救场:不要在意哈,他就是这个样子的。

奇怪的是,我跟这俩叔叔阿姨有话说,跟年纪相仿的他们的女儿反倒没话说?那次他们把我借过去,陪着女儿转了一天:做头发,吃饭,进点小饰品,全程下来除了必要的翻译和问答,基本没有怎么沟通过。

跟同龄人的这个隔阂感,高中的时候有过,就是班里那个次次考第一后来上了北大的学霸加白富美。

有时候人和人之间真的是说不清道不明,就说这个北大学霸吧,高中同班,我成绩也不差;大学去北京还找过她,她来广州也找过我,街也逛过饭也吃过,但始终觉得彼此之间的差距无法跨越,很快就断了联系

7  BG

离开这家公司一两年后,某一天,突然收到一个客户的邮件,大致内容是,他跑去巴基斯坦做生意,结果不小心遇到枪击,被人抢了所有财物,几经艰险才逃出来,又被困在越南,希望可以资助他回国,到时重谢。

是他的邮箱地址,也准确地说出了我的名字(英文名),初看到这封邮件的时候,我简直惊呆了,这人怎么这么倒霉?丝毫没有怀疑这封邮件的真实性。

这个客户代号BG,爱炫富,而且是赤裸裸炫钱哦。那时候有很多客户不愿去银行换钱,就找的暗庄,汇率比银行稍微好一点,而且提供上门服务。这家伙每次换完钱,非要当着我的面一张张再数一次,出手也大方(可能是硬着头皮的),给的小费能是别的客户的几倍。

他觉得菲国人们素质普遍不好,常指着街上的公共设施说,这要在菲律宾,没多久就会被毁了。

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买了个灯箱,易碎品,想要自己带回国,那当然就要打包装了。准备好了所有材料,正要动手,被他拦下:怎么能让小姑娘干这粗活呢,我来,我很专业的。

我信了的,就站一旁看。专业个鬼哦,纸皮箱包灯箱,转来转去都找不到合适的方式,尺寸上面总欠那么一点,好不容易找准了,划痕,封胶,累了个满头大汗,一边忙一边还不忘碎碎念,这样做好,还是这样做好,最后总算搞定了,说,怎么样,不错吧,就说我是专业的。

作为一个仓管出身的,我不敢说话。

他曾经提议过,甩开这边的老板,和我一起合作做生意。他负责菲律宾那边打点,我负责中国这边的事务,我连连表示不敢,没经验,他还信誓旦旦说没关系,会好好地教我协助我,最终,当然是没有接受他的邀请。(MD,又错过了一次发家致富的机会)唉,当时太年轻,没有眼界也没有魄力。

至于他的那封求助信,虽然信以为真了,但是综合考量了一下经济能力,已经跨境汇款的可操作性,最终放弃了,连邮件都没回他……

8  酋长大人

那个有点胖的女孩有个客户,是个部落酋长,全家傲娇高冷且是素食的伊斯兰教徒。

某一次找一种油锯,转了几天无功而返,都准备打道回府的了,恰好我手里有之前搜集的很多油锯厂家的报价表,虽然年代久远,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把资料给了他们。第二天回来酋长兴高采烈地宣布,下单成功了。一开心吧,就请我们夜游珠江以及吃大餐,还说今天高兴,破个例,不吃素了——还能有这种操作?

可惜的是,因为没有提前安排,临时没找到好的餐馆,大餐是泡汤了,珠江还是游了游,要知道,在广州待了那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游船呢。

其他还有印象的客户,比如最早接触的气质华裔美女、天天喊着要去 LOW END 的可爱老太太、订单小压价厉害又挑剔又呱噪的老板娘的好友、自称在桂花岗给偷了钱包身无分文还借了我五百块至今未还的穆斯林、还有财大气粗连老板都要亲自陪同见啥买啥的土豪、以及跟到一半自己跑了还不让我去汇合的奇葩华人。

听说,后来很多客户都离开了这家公司,仓库也搬走了。不知老板娘的酒店开成了没有。

一些客户后来还陆续有联系,但是因为主要的联络邮箱交还给了公司,随着手机被偷,联络方式都找不着,渐渐也就都失联了。

依稀记得他们当中很多人都是来自一个叫 GreenHill 的地方?也是从他们口中知道了长滩岛,PG岛,宿务岛,虽然被许多人都邀请过去游玩,但是当时的我,穷得连张机票都买不起,自然是想都不敢想的。

算起来过去六七年了,不知道他们还是不是仍然在中菲两地间来回忙碌呢?

薄荷岛日出
随笔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