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的心 ▏闲说《论语》学而篇之4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

巧:好听的漂亮的。令:善也。“言”当然就是言语。但这“色”可不是美色,是指神情、态度,比如我们说和颜悦色。巧言令色就是说这个人啊会说会盖会装,满口花言巧语,满脸和善的样子,能见人说人话,见鬼说话,谄媚至极。所以孔子是最厌恶这种人了,说是“鲜矣仁”,认为少有仁心。

我们看“仁”这个字,一个单人旁,一个二,意思就是处理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两个人在一起相互倚靠,真诚相待,和谐共处,这就是仁。

但这“人事”说实在的又是最难处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走有自己的小算盘每,我们总想以很少的付出,换得很多的回报,人和人之间又不全能彼此信任,所以人活一世其累无比,越来越厌世,总想找个能让自己解脱的地方,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写自家书。

由古及今,事态变迁,社会的构成是越来越复杂了,人心也越来越难揣测了,且在我们这个快消品的社会,如果不包装好自己,想让人接纳,恐怕是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了。就像现在要写个东西,拍个电影不整个爆点、搞个爽文来吸引人的眼球,真是不好买,没办法,我们的都已经被刺激的麻木了,市场有这个需求,要赚钱养家更得这样做。

至少在我的经验中,谁都喜欢做自己擅长的事,因为自己喜欢,很陶醉、很入迷,但这个时候我们也要警惕了。你说你不为名、不为利,只想干自己喜欢的事,我要自由,我要自我,但这个时候就有人偏偏来跟你谈自由谈自我,他就用你所求的那个东西当工具,你看似是很好,但可能得不偿失,会有比之前更大的代价,这就是自我反被自我蒙。所以除了要知道字面上的“巧言令色”,更重要的是自己心里不能“巧言令色”。

我只知道,

自由是有约束的自由,

自我也是有承担的自我。

离开了这些,

什么也谈不上。

我只知道,

优美的言语都有真挚的情感来依托,

美丽的容颜必是勇敢且无畏的外现。

离开了这些,

什么也谈不上。


学而篇第三章我们可以意译为:

满口说着让人欢喜的话,

满脸装着让人欢喜的容颜,

那样的人,我不知道他的真情和责任能有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