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中期:当心毫无征兆的早产!

By Niki

一直想写点什么,但生二胎耽误了不少工作、也让一些客户久等了,所以,出了月子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先把工作补上,而第二件事情便是——趁记忆还没有模糊,把宫颈环扎的经历写下来。

一、对我来说,这是一段痛苦却有意义的经历;

二、当初自己遇到这件事时,十分惊恐、十分迷茫、网上到处寻找相关的帖子,希望这篇文章能给怀孕的妈妈们提个醒,或者能为正在保胎的妈妈们提供一些经验。

如果因此能够救下哪怕一个健康的宝宝,那也是件功德无量的事情。

故事的主角——二宝

遇到这件事之前,我一直以为怀孕只有前3个月是风险期,再加上平时身体很好、怀大宝也很顺利、无流产史,所以怀上二宝后,依旧该加班加班、该跑工地跑工地。

直到去年10月7日,孕22周+2去做大排畸,宝宝一切正常,但是在B超单很不起眼的地方,写着一行:

“宫颈分离,有效宫颈21mm,内口分离11mm,结合临床。”

当时,我们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看到宝宝的检查结果很好,就喜滋滋拿着单子去给医生看。谁知道主治医生瞬间如临大敌,告诉我回家啥都别干了、卧床保胎,开了一些黄体酮等保胎药,让我3天后再来复查。

回家乖乖躺了3天,10月10日复查,结果是:

“宫颈形态呈Y形,有效宫颈长度16mm,内口分离15mm。”

主治医生说:“情形变化得很快,建议做环扎手术!” ,并立刻把我转给了她的上级——主任医生刘铭。

后来才知道:刘铭是鼎鼎大名的一妇婴南院女神,在环扎界算是Top级别,许多外地病友会慕名来上海租房住,只为挂她的号看宫颈。

刘主任问我们对环扎了解不了解,我们当时对环扎一无所知。

刘主任给我们科普:生孩子的时候,宫口会伴随着阵痛和宫缩打开,而我的问题是现在才22周,宫口就开了;环扎,顾名思义,就是用一根绳子,把已经开了的宫口扎起来,让宝宝在肚子里再多呆一段时间。

她还告知环扎手术的风险:有可能在手术过程中,宝宝就生出来了,而且即便是环扎手术成功了,后面宝宝也未必能足月,依旧有早产的可能;而不扎呢,也有一些非常幸运的孕妇,宫口一直开着也保到了足月生产。

最后,她让我们考虑一下到底要不要手术。

我和杨小强觉得老天向来对我们不薄,总相信神奇美好的事情会在我们身上发生——只要我注意休息,我也会成为那些幸运儿之一。

然而,这次并不幸运。3天后,10月14日复查:

有效宫颈仅剩9mm。

不到一周的时间,有效宫颈从21mm>>>16mm>>>9mm,宝宝距离外面的世界,仅仅剩下这短短的9mm了。医生说宝宝随时就要出来了,才23周,6个月都不到。

我们俩瞬间都不好了——看着别的大肚婆、小夫妻,都是开开心心的摸着肚子、看着单子;而我的二宝,健健康康,却因为我的宫颈问题,随时可能早产。

主治医生又把我转给了刘铭,这一次我们毅然决然的决定要环扎。

然而,当天是周五,周末医生不手术,刘主任的环扎手术都是安排在每周二。4天的时间,不知道等不等的了,毕竟宫颈长度变化得太快了。

刘主任说,如果很急,别的医生也可以做环扎手术,但是他们只能低位环扎,而她是高位环扎。之前做了一些功课了,高位环扎保的时间能更加长一点,我们决定还是等刘铭,最终,刘主任答应周一上午看完门诊后,帮我加塞手术。

虽然从家到医院也不过20多分钟的车程、周末两天也不可能安排手术,但想到宝宝随时可能掉下来、在家无法处理,我们当下就决定在医院住下了。

因为手头还有很多在建项目、也没有老人来照顾,杨小强就把病房变成了工作室,边照顾我、边工作。

等待手术的这两天,是非常痛苦难熬的两天。忍不住怨天尤人——为什么这事会发生在我头上?杨小强教育我,不要去问为什么,坦然接受老天的安排,努力让不好的事情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就可以了。

终于熬到了周一,刘主任看完上午的门诊,还没来得及吃午饭,就帮我做了手术。手术很成功——环扎后,有效宫颈达到了30mm。

刚做完环扎手术,他给我拍了张照,说将来给二宝看。

一手安保、一手消炎,这酸爽!

手术后,医生说:“咱先不求足月,先看向第一个目标——28周,28周宝宝就有存活的机会了。”

宫颈环扎手术的最佳时间是在20周之前,孕周越大,手术的风险越高、对医生技术的要求也越高。

而就在我们欣喜手术成功、二宝有了一线生机的时候,环扎QQ群里一个情况比我好、才21周、有效宫颈也更长的宝妈,因为当地没有医生敢做这个手术,只能躺着挂安保保守治疗,最终早产失去了她的宝宝——一个健健康康、本可以保住的小生命。

我感到深深的遗憾和悲伤,这件事也促使我决定写这篇文章,让更多的人能注意宫颈问题、及早治疗。

回家之后,卧床保胎,大部分时间,我采取倒控的姿势。

借徐若瑄的图,解释“倒控”。

做完环扎手术的人,所面临的最大困惑便是——到底该“全卧”,还是“半卧”?

全卧,就是吃喝拉撒全在床上;半卧,就是上卫生间下床,其他时间全在床上躺着。

我的医生告诉我,不用卧,注意休息就可以了,但我问遍度娘,发现胆敢不卧的人却几乎没有。环扎QQ群的病友们,也是全卧、半卧没个准头。

全卧实在太痛苦了,最终我是半卧——上卫生间下床,晚上快速洗澡下床,头是不敢洗的,顶着一头乱发,硬生生躺到了生。

这几个月的时间,我都是这样的视角,看着窗外的一方天空。

天黑了又亮,亮了又黑。。。

很多宫颈分离是先天性的宫颈问题,而像我这种大宝很顺利又没有流产史的,医生也很难解释到底是什么原因,可能性之一是:生大宝时候难产,顺不出来又转剖,伤了宫颈。

事实上,后来加了一些环扎QQ群发现:像我这样老大难产,老二宫口提前开的,还真不少;甚至还有老大生产顺利,老二宫口提前开的。

而这件事的可怕之处在于:没有任何症状,没有出血,没有宫缩,而一旦出现症状,也意味着宝宝要出来了,这个时候做什么都已经晚了,而常规产检里面,并不包含宫颈检查。

所以,建议宝妈们——孕中期要注意宫颈问题。

二宝在肚子里多待一天,早产存活的可能性就高一点,所以,那几个月,我真是躺在床上、数着日子过的。

从24周盼到了28周,宝宝有存活机会了;又熬呀熬、熬到了32周,基本上可以活了;我依旧屏住了下床嘚瑟一下的欲望,继续熬到了36周,终于足月了!

37周去医院拆了线,这时候才敢下床走走。

几个月的卧床把我变成了一个胖子,同时肌肉也萎缩了,膝盖也撑不住身体。

38周+6,凌晨5点,突然破水,上了救护车,我又害怕又激动——躺了这么久,终于盼来了解放的一天。

二宝响亮的哭声,让我感到生命的坚韧和美好!

"You're Fired!"

回首卧床保胎这几个月,内心充满了感恩。

我感谢年少时的我们,努力学习,来上海读了大学;毕业后,努力工作,在这个亚历山大、举目无亲的地方安了家,其实前些年很多朋友离开北上广的时候,我们也曾彷徨过,问过自己为什么要留下来。但现在我庆幸,在一线城市,意味着更好的医疗资源,在一些性命悠关的时刻,这意味着一条性命——至少我家二宝这条小命就是这么捡来的。

以前,医生给我的印象就是:你排几个小时的队,医生两分钟不到就迫不及待要赶你走,所以,对医生没有什么好感,但这一次,我真正感受到——医生是一个救死扶伤的高尚职业,也很感恩我去的医院是一妇婴,遇到的主治医生是认真负责的毛敬,帮我做环扎手术的是艺高人胆大的南院女神刘铭!

我也意识到人生是一个闭环,你是什么样的人、在做什么样的事,在未来的某一天,你终会意识到它们对你的影响。

如果5年前怀大宝的时候,我控制好食欲、控制好体重,大宝也不会那么大,也就可能不会难产,也就可能不会伤到宫颈,也就可能不会遭这一回罪了。

还有什么比这一刻更幸福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