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影|当哈利遇上莎莉

《当哈利遇上莎莉》

这学期开学两天就感冒,病倒了一个多礼拜,好多想做的事没能完成,倒是卧床看了几部电影。其中《当哈利遇上莎莉》(它还有一个很烂俗的名字叫《90男欢女爱》),很对我胃口,因此想记录下来。


                    一、黑暗面


哈利和莎莉第一次见面时,他和女友在吻别。

那是毕业当天,他和她,一起驶向纽约。

他心理阴暗,言语偏激,每句对话她都气得不行。

H:当我买一本新书,我总是先读最末页。如此,若我在读完之前死去,便能知道结局是什么。当大限来临时我已准备就绪,而你却没有。
S:同时你则为了等它而毁了生活。

她总会讲我不会跟你说话。

然后他说,好的,随便。

然而几秒钟后,她会忍不住自动开始说好吧,我告诉你....

H:要告诉我你的故事吗?
S:我的故事?
H:抵达纽约之前我们有18个小时。
S:还没出芝加哥我的故事就讲完了。我还没经历过什么大事,因此我才要去纽约。
H:去经历一些大事?比如说?
S:我要上新闻学校,成为记者。
H:哈,好写下别人的故事。

她很挑剔,在点餐时对食物有诸多要求,他却不以为然。

她很骄傲,在表达自己的观点时自信满怀,他只道一句Oh, I see.

她追问What?

他回答Nothing.

他们俩,一个说yes时,另一个多半会说no,并且相持不下,如此这般反复强调各自的观点很多次…

tell me or not,what and nothing,yes or no.

是他们永恒争执的主题。

H:你明白我们不可能成为朋友,事实上,男人女人之间不会成为朋友,因为性的部分总会介入其中。
S:那不是事实,我有很多异性朋友,却从未涉及性。
H:你只是认为你有。他们都想与你发生关系,男人无法与他认为迷人的女性成为朋友。
S:你是说男人可以和他觉得不迷人的女性做朋友?
H:不,你还是想得到她们。
S:如果她们不想和你发生关系呢?
H:没有关系,因为性已经存在,因此友谊注定要幻灭,这就是故事的结局。

不过,也有例外的时候,她歪着头计算自己该付的那一份账单时,他对她说:我觉得你很迷人。

H:你是一个很迷人的人。Amanda从未说过你有多迷人。
S:谢谢,也许她不认为我迷人。
H:我不认为这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

也就是从这些小吵小闹中,我看到了他们眉宇间对对方的关注,看到了他们不经意间对的在乎。

我始终认为,如果你对一个人毫无感觉,你是绝对不会搭理他的,连吵架都懒得。

所以我相信,他们之间爱的种子,在很早前就播下了。


                   二、有缘人


第二次见面时,他们同乘一班飞机。

莎莉身边有了一个叫乔的男友,他们在机场吻别。

哈利留起了胡须,并将和一个叫海伦的女孩结婚。

S:你要结婚了?你显得很乐观,哈利。
H:你若知道疯狂的爱上一个人对你有何影响,定会觉得很神奇。
S:看到你用这种态度拥抱生活真好。
H:是的,尤其是当你已到达一个厌倦一切单身生活的点上。遇见一个人,吃一顿平安的午餐,你们认为互相喜欢的可以进一步共进晚餐。你们去跳舞,回到她家去,发生关系。在结束的那刻,知道自己心中最先想到的是什么吗?我得躺在这儿拥着她多久,才能起床回家去?30秒够了吗?这是真的,所有男人都这么想。你希望被拥抱多久呢?一整夜,对吧。这才是问题,介于30秒和一夜之间的才是问题。

关于第一次见面时「男女之间是否存在真正友谊」的争论也仍在继续:

H:是的,他们不能做朋友,除非他们都各自心有所系。这修正了先前的规则。如果这两个人各自心有爱人,可能形成关系的压力就解除了。但是那也没用,因为接着你喜欢的人会无法了解你为何会与只能做朋友的人来往,好似你们的关系中缺乏了什么,使得你想要向外探寻它。当你说,不,我们的关系一无所缺,你喜欢的人会指控你秘密地被你朋友吸引。这或许是事实,我们骗谁呢,不妨面对它。而这又将我们带回先前未曾修改前的规则,就是男女之间不可能做朋友。


                     三、余生

第三次见面时,哈利和海伦离婚,莎莉和乔分手。

莎莉对爱情仍抱有美好的追求,朋友给她介绍相亲时她这么说:

F:你们是天生一对,,他是个很有前途的人,他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
S:我却对自己说:你应得的不只是这样。
F:你已经31岁了。
S:在你还没有36岁之前,钟还不算在响。
S:现在与任何人交往都没有意义,除非我们在合适的时机相识,目前,他除了当过渡期的人外,不可能有和结果。
F:好吧,但是别等太久。现在合适的人或许确实存在着,你若不抓住机会,别人会趁机而入。你将会一辈子记得,别人嫁给了你的丈夫。

而哈利,坐在喧嚣的球场边向好友吐露爱情的无力:

H:我就是为了不再约会而结的婚,我问她你爱我吗?她说,我不知道是否曾爱过你。

相同的经历使得二人再次相遇时,终于有了平等对话的可能,他们成为了朋友。

我很喜欢他们各自看电视讲电话的片段,还有他们各自给自己的密友打电话的那段。

他们甚至成全了两人身边的好友。

爱情是灯,友情是影子,当灯灭了,你会发现你的周围都是影子。朋友,是在黑暗时候给你力量的人。

之后的剧情略显老套,二人有进展也有犹豫,相互试探,情郁于中,却不能发之于外。

最终在新年前夕,哈利穿过人群找到莎莉:

我爱你在气温22摄氏度时还觉得冷
我爱你花一个半小时考虑吃什么 最后只点了一个三明治
我爱你用好像我是一个傻瓜一样的眼神看我时鼻子上挤出的细纹
我爱你在与我见面后留在我衣服上的香水味
临睡前 我最想与之交谈的人是你
我来这里并不是因为寂寞也不是因为今天是除夕
若你想与某人共度余生
那么你会想要余生尽快开始


他们做了12年朋友,三个月情人,一生夫妻。

我最喜欢的就是这个结局,不是王子公主在一起从此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而是男人女人找到自己最契合的伴侣。世界上大概是没有完美的男女关系的。因为没有完美,我们只是努力做得更好,让事情呈现较完美的结局。

有时候我在想,多花一点时间去了解一个人,去设想一段感情,这有什么不好呢?毕竟我们在寻找的不只是一种草率的热情。第五次见面时你才能够看见我露出牙龈的笑,第十次见面时你才可以听见我说脏话,第十五次见面时你才能形成一些关于我的记忆储备,然后借助它们来判断,我值不值得被选择。

因为时间会滋生理解,所以在谈及感情的时候,时间是我们必须考量的一种资质。如果你没有给我时间,那么我想,你也没有资格选择或者放弃我。

有时候我们会觉得从朋友过渡到恋人很安全,就像萨莉和哈利这样。可是,他们并不是开始就是朋友。最初她甚至不喜欢他。从朋友变成恋人,是他们在三个月里完成的。之前空白的十二年,是因为他们都没有给对方时间。他有海伦,她有乔。他们让彼此保持平行。

哈利本来可以在一开始就爱上萨莉的。那个时候的她已经足够美好。当她点餐时认真讲述自己的分类、歪着头计算自己该付的那一份小费时,他对她说:我觉得你很迷人。

在这样朴素的瞬间觉得她很迷人。这至少是动情的某种可能不是吗?

这些,是因为爱。

至少,也是因为有爱的种子。

即使它在十二年后才发芽,才破土而出见到阳光。

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麦子与麦子长在一起,所有河流与河流流归一处。可有时候就是一个麦子和河流的故事,却比前者更动人。而你所要做的,就是花一点点时间去探索这种未知。

电影结束的时候,他们的探索还在继续。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一颗能被上了保险的心。这个世界上,无数的血肉之躯、真情实感,都会经历惶惑或者摇摆。相比于花了点时间绕了点弯路之后的非你不可,那种说好的永远看起来有些苍白和乏味。

第一次见面时,我想跟你交朋友,而你不肯。

第二次见面时,我甚至不记得你的名字。

第三次见面时,我们做了很久的朋友,而又不完全是,因为后来我爱上你了。

整部电影的概况可以短做三句台词,放在这个无辣不欢的年代,这部电影清淡的如同一碗白粥。经历了十二年零三个月,由结尾又回到开始,不过后来的答案从no变成了yes。

记得曾经有一句话:

If you want to be Mr. Right, you have to be Mr. Wrong at first.

电影如人生。突然觉得,多少次的错误,多少年的寻找,多少人的相遇和分离,都是一个from wrong to right的过程。



这个电影中穿插了几对夫妻讲述自己的爱情故事,很有意思。

第一对夫妻

M:我当时正与朋友亚瑟坐在一家餐厅里,那是一个旧式的意大利餐馆。当这个美丽的女孩走进来时,我转头看向亚瑟(朋友),然后我说:“亚瑟,看到那个女孩了吗?我要娶她。”两周后,我们结婚了,这件事已经过去50年了,我们还是夫妻。

第二对夫妻

F:我们是在高中恋爱的。

M:对,我们是高中的情侣。

F:但在二年级时他父母搬家了。

M:我从未忘记她。

F:他从未忘记我。

M:她的面孔深印在我脑海里了,34年后,我在百老汇走着,我看见她由塔佛纳提走出来。

F:我们互相看着对方,日子似乎一天也未消逝。

M:她和16岁时一样美丽。

F:他完全没变,他看起来和以前完全一样。

第三对夫妻

M:我们40年前结婚,结婚三年后,我们离婚了。然后我娶了玛乔丽。

F:但是你起先和芭芭拉同居。

M:对,芭芭拉。但我没有娶芭芭拉,我娶了玛乔丽。

F:然后他离婚了。

M:对,然后我娶了凯蒂。

F:又离了婚。

M:数年后,在克雷奇欧的葬礼上,我又遇见了她。当时我与一个女孩在一起,现在我连名字都记不得了。

F:罗贝塔。

M:对,罗贝塔。但我无法将视线移开你身上。我记得我偷偷溜到你身边说...我说了些什么?

F:你说,你结束后要做什么?

M:对,我们去喝了咖啡。一个月后我们结婚了。

F:正好在我们首次结婚的35年后。

第四对夫妻

M:我们出生在同一个医院。

F:在1921年。

M:只差七天。我们家只隔一个街区。

F:我们都住在泰纳明斯。

M:在洛利区。我十三岁时我家搬到布朗区。

F:他家住在伯丹路。

M:她11岁时也搬家了。

F:我住在183大街上。

M:就在那栋建筑中,我在14楼开业,而她在15楼当了6年护士。

F:我们不曾遇见过。你能想象吗?

M:知道我们在哪相遇的吗?在一部电梯里。

F:在芝加哥的大使饭店中,他住3楼,我住12楼。

M:我多坐了九层楼电梯,好继续跟她说话。

F:多搭了九层楼。

第五对夫妻

M:有一个人来找我,他说,我帮你找了个好女孩。她住在隔壁村子里,已经准备好可以结婚了。我们在结婚前本不该见面的,但我想确认一下。因此我偷偷跑到她村子中去,躲在一棵树后,看她洗衣服。我想我若是不喜欢她的相貌,我就不娶她。但我觉得她看起来不错。因此我说;我们结婚吧。我们结婚了,已有55年。

第六对夫妻

M:第一次见面时,我们彼此憎恨对方。

F:不,你不恨我,我恨你。第二次见面时,你甚至不记得我。

M:我记得你。第三次见面时,我们成了朋友。

F:我们做了很久朋友。

M:然后我们又不是朋友。

F:然后我们坠入爱河。三个月后,我们结婚了。

M:是啊,只经过了三个月。

F:十二年又三个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