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北冥有鱼(133)复仇

主要人物介绍
我心目中的演员表

第二卷•第一百三十三章  复仇

中剑后,玄初直挺挺地倒在地上,眼睛睁得老大,仿佛里面的眼珠子要掉出来一样,他一声不吭,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玄初一死,玄思痛得肝肠寸断,原先被梦妖、花狸打伤的身体承受不住悲伤,往玄初方向吐了几口鲜血。

圣使杀完玄初打算处置受伤的玄思,她在蓬莱岛时,玄思可没少“亏待”了她。

“玄思,玄初一个人走太孤单,你必定舍不得他,我送你去黄泉路上陪他。”圣使提着泣珠剑步向玄思。

“呵呵呵,妖女,欺师灭祖,伤天害理,老天都不会放过你!”玄思指责圣使道。

圣使铁了心要杀光欺辱过她的人,挥起泣珠剑要杀玄思。剑落之际,三把剑一同组成屏障,将泣珠剑弹开。圣使抬头一看,阻挠她的正是蓬莱岛的滟滟、铃兰与严晟。

滟滟、铃兰与严晟是蓬莱岛上少有的对有鱼好的人,是有鱼结交的朋友,圣使恨蓬莱岛上大多数人,但对他们几个却狠不下心来。

圣使罢手,滟滟去救玄初,看到玄初惨状,惊得发出尖叫,她不敢相信昔日温柔善良的好友会用如此狠毒的手法杀人。

“有鱼,玄初师父他当过你几天师父,你为何用这种惨无人道的方式杀了他?”滟滟来到圣使面前质问圣使。

圣使默不作声,用丝巾擦拭脏了的泣珠剑,滟滟追问圣使,要圣使给她个答案,圣使被问烦,推倒滟滟,眼睁睁看她跌倒在地。

铃兰扶起滟滟,指责圣使道:“有鱼,滟滟是你最好的朋友,连她你都要杀吗?”

圣使自知自己洗脱不了罪名,发出冰冷的声音:“蓬莱弟子都该死,今日的我,拜蓬莱岛所赐。”

听到圣使的话,滟滟、铃兰、严晟都吓得后退,眼前的人已经不是原来的有鱼了,原来的有鱼不会这么心狠手辣。

“有鱼,你不要被妖怪所骗,蓬莱岛对不起你,抛弃你,但我们几个是你朋友,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滟滟道。

“朋友?你们若真把我当做朋友,为何在我行刑那天,你们一个都没有站出来?你们无法体会到我当时的痛苦,我被割去了舌头,连为自己辩解的机会都没有,我想请求你们的原谅,你们剔除了我仙骨,废除我法力,将我逐出蓬莱岛!你们已经杀死了我,如今的我是重生的我。”圣使一字一句控诉道。

“有鱼,对不起,原谅我们的怯弱,当时我们三人的确想把你救出来,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我们没能实施,这并不代表我们也抛弃了你。”铃兰道。

“念在过去的情分上,我现在先不杀你们,但是玄思,我绝对不会饶了她!”圣使又开杀机。

经历玄初之死的玄思化悲痛为力量,拼死与圣使搏斗,她今日就是死,也要拉圣使一块下地狱。

圣使猜想滟滟他们几个不会袖手旁观,肯定会对她刀剑相向,说句实话,她不想杀了滟滟他们,就引玄思出了天玑殿。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圣使一路将玄思带到千沧崖,玄思才知中计,看到四周都是妖怪,紧紧包围了她。

“年有鱼,我是你师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竟敢以下犯上?”玄思教训有鱼。

“师父,我最后一次叫您一声师父,你有教过我法术吗?你以前最厌恶的徒弟是我,您大公无私,我一犯错就把我交给玄律师叔,这些我都记着。”圣使道。

圣使所言无误,玄思无法反驳,她对有鱼道:“你当时勾结妖族,对蓬莱岛不利,我与你玄律师叔是按法办事,岛主没有处死你,已是莫大的开恩。”

“没有你们咄咄逼人,我根本不会成为妖界的圣使,玄思你受死吧!”圣使恶狠狠道,一声令下,手下的妖怪扑向玄思,玄思法力再高,也很难摆脱这些妖怪的纠缠,再加上圣使从中出手,很快就能要了玄思性命。

圣使站在石块上观战,看着玄思的力气渐渐没了,她准备出手斩杀玄思。

圣使提着泣珠剑,飞到正在杀妖的玄思背后,冷不防得给了玄思一剑,玄思回过头看到自己徒弟居然杀她,用力挥出一掌,将圣使打倒在地,泣珠剑也哐当落地。

圣使意识到,中仙的实力与上仙的实力还是差距悬殊,她跟快精疲力尽的上仙打,还是不能要了上仙的性命。

圣使抹去嘴角的鲜血,用手支撑着站起来,向地上的泣珠剑念出咒语,泣珠剑回到她的手中,她再持泣珠剑行凶,一股强大的仙力再将圣使弹出去,撞到后面的石块上,圣使受了重伤,骨头就像散了架一样,无法动弹。

圣使抬起头,看到岛主道恒站在了她的面前。

“当初真应该杀了你这逆徒,你害死了我多少蓬莱弟子!”道恒一掌向圣使挥落。

圣使闭上眼睛,只觉有人从道恒手中救走了她,睁眼一看,是苏夜寻!

道恒与苏夜寻都过上仙水平,但是他们一个是修炼几百年的仙人,一个是上万年的老妖怪,仙界当中根本无人是苏夜寻的对手,能与苏夜寻匹敌的只有昆仑的神。

圣使见苏夜寻救了她,依偎在苏夜寻怀里对道恒道:“师祖,你再跟我打啊,你只要打过了夜魔,就能杀了我了。”

“有鱼,你真的与夜魔勾结,你一开始混进蓬莱岛就是为了他对吧?”道恒道。

圣使想与道恒辩论,苏夜寻替她回答:“我的确利用了有鱼进入蓬莱岛,才破了你蓬莱岛的机关法术,但是这一切她都蒙在鼓里,与她无关,她这次回来只是来报她的仇。”

“好一个夜魔,好一个年有鱼,我只是想不到我蓬莱岛竟然会毁在自己岛上弟子手里。我就是拼了我这条命,也不会让你们占据蓬莱岛。”道恒立誓。

圣使与道恒积怨已深,仇恨使她忘却伤痛,她振作起来用法术控制泣珠剑,飞出一串水珠包围道恒。圣使中仙的水平,在道恒眼里不值一提,他也念出咒语,在水珠面前化成一道墙,再将水珠反弹到圣使身边去。圣使急忙收回泣珠剑,水珠差点伤到自己。

“苏夜寻,你怎么不帮我?”圣使责怪袖手旁观的苏夜寻。

“你先在这边打着,我还要顾着在那边打斗的手下。”苏夜寻道。

圣使才明白,在苏夜寻心中,她还不及他手下重要,要想杀玄思跟道恒只能靠她自己。她再次施法使用泣珠剑,泣珠剑化成万道剑光,如流星般飞向道恒与玄思。圣使以为这次道恒他们非死即伤,没想到那万道剑光遇到一阵琴音的撞击,竟然蜕化成水珠消失了。

烟尘散去,只见琴言怀抱紫檀琵琶,站在道恒面前,纤纤玉手轻拢慢捻琴弦,向圣使弹出凌厉一音,圣使一个回身躲过琵琶音的攻击,旁边的石头中了琴音之术,顿时炸裂。


琴言

琴言与她本都是下仙水平,如今,琴言的功力却在圣使之上,直逼上仙水平,琴言一定偷练了禁术。圣使杀遍天玑殿不见琴言踪影,恐怕当时琴言正在暗地里偷练禁术。

“年有鱼,我们再见相斗,你仍不是我的对手。”琴言笑道,施了禁术的琴言面无血色,眉毛上挑,唇色发黑,眼神犀利得能杀死人。

道恒跟玄思也惊讶琴言的功力会增长这么快,问琴言练了什么法术,琴言也不瞒着他们,向他们吐露她练习了上仙才能修炼的《太平经》。

《太平经》是仙界最上层的修炼仙法,不能倒行逆习,否则会有灾祸临身,就连琴言的师父七玄上仙玄思都未习完《太平经》二卷,而琴言已修炼至书中第三卷。

“师祖,师叔,莫要责怪琴言,要不是我偷练《太平经》,今日我们几个恐怕都没了性命。”琴言对道恒、玄思道,“对付恶人的方法,只能以恶制恶。”

说完,琴言再弹奏琵琶,无数强大的法力袭向圣使,圣使用泣珠剑已经难以抵挡。

苏夜寻飞向圣使,用吸收法力的月光石吸收住了琴言的琵琶术,救出了圣使。圣使还想与琴言耗战,苏夜寻提醒圣使,蓬莱与昆仑相通,昆仑天神很快就会赶来救援,要取蓬莱岛必须速战速决,不要贻误战机。

圣使不听苏夜寻劝告,坚持要先杀了道恒三人报仇,圣使一人又不是他们三人的对手,苏夜寻只能帮圣使跟她敌人交战。

很快,天空乌云密布,传来一声震耳的闷雷,远处有闪电出现,像是天兵天将踏云而来。

苏夜寻警觉到有人发出了信号通知昆仑,叫圣使赶紧撤离。

圣使正打在兴头上,她很快就要打败玄思了,不肯听苏夜寻奉劝。苏夜寻以手下性命为重,强制发号施令,撤退了妖军,妖军一退,圣使没了辙,只能随妖军撤退。

妖军离开蓬莱岛,蓬莱岛上一片狼藉,好几处仙阁毁于战火中,无数蓬莱弟子倒在了血泊中,妖怪还摧毁了海堤,引得海水倒灌进岛内,使岛上的仙草仙花都凋零摧折,这些都是生长了千万年、花费了仙人无数心血的仙药啊,道恒见到岛上的惨景,心痛不已。

“年有鱼,我道恒一定要让你血债血偿!”道恒面对大海发出怒吼。


【未完待续,盗文必究】

【图片来源网络,侵权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