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族之殇一浅析宝黛爱情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无知者无畏,且让我在这个题目下小动笔墨。像一个失心的人,我在这里已徘徊了很久,斟酌了很久,也惆怅了很久。情窦初开的少年要把他人生里的第一封稚拙的情书交给他心中暗恋的女孩一一是我此刻的惶惑。如果你路经,请绕行一一我的浅薄,惹你生气,或让你深自叹息,都会令我无地自容。

我的写,只想借着挚爱的名义,抚慰自己的一片赤诚的私心。

是的,让人说不完,道不尽,看不厌,有着撼人心魄的艺术魅力的旷世名著,就是那部妇孺皆知的《红楼梦》。而贯穿小说始终的宝黛爱情历经百年、追魂摄魄,又让多少读者为之流下不能自已的眼泪,而我,是其中的一个。

图片发自简书App

生于封建大家族的贵族公子贾宝玉历经“木石前盟”和“金玉良缘”的爱情婚姻悲剧,目睹了“金陵十二钗”等女儿的悲剧人生,亲历了贵族家庭由盛而衰的巨变。他追求心灵契合的爱情,全然不顾家族的利益,也不按传统道德的要求,去选择长辈认可的封建淑女。他对黛玉深挚的爱情是那样的宿命超常,让人读来潸然泪下。

林黛玉,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泣非泣含情目,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一个美丽自矜、才思敏捷的贵族小姐。内心真挚热情,却不善于掩饰自己的言行,常用“比刀子还厉害”的话语投向庸俗与虚伪,以至被一些人认为“刻薄”“专挑人的不好”。天性里对权势的蔑视与对自由的渴望,让她成了宝玉生活中唯一“知哀”的心灵知己。远离故土、寄居舅母家中的她,将少女的憧憬寄托于与宝玉的爱情,而这爱情给她带来了更多的眼泪,更多心碎的牵挂,她没有因处境的不幸而放弃对爱情的追求,但也无法战胜恶势力和封建婚姻制度对她的威胁。就这样,一个贵族小姐,在爱情破灭时,只有焚稿断痴情,在无比的绝望里离开这个世界。

宝黛爱情带有一种超越常情的宿命。第三回写宝黛初次见面,两个人便一见如故,黛玉一见,便吃一大惊“好生奇怪,倒像在哪里见过一般,何等眼熟到如此!”而宝玉看罢,也道:“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如果说这还不算异样,但接着宝玉就问玉、摔玉,登时发起痴狂病来,直闹得黛玉“淌眼沫泪”,并说:“今儿才来,就惹出你家哥儿的狂病……”宝玉见别人何尝这样问过,这样摔过,这样痴狂过?为什么偏偏一见黛玉就如此异于平常?两人那份前生注定的缘分就真超常了。那份相互的震撼、相互的冲击,初次见面内心深处就掀起的莫名的激动与波澜,真应了那句“不是冤家不聚头”的偈语。

封建制度下的婚姻是不自主的,而真正的爱情却从来都是出自自己真心的选择。宝玉与黛玉,更是如此,他们愈来愈明确地选择了对方,却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在可闻可触的爱情故事背后,还有一个奇异的、隐隐绰绰丶令人匪夷所思的神话故事呼应着男女主人公的命运。

“只因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有绛珠草一株,时有赤瑕宫神瑛侍者,日以甘露灌溉,这绛珠草始得久延岁月。后来……得换人形,竟修成个女体,终日游于离恨天外,饥则食蜜青为膳,渴则饮灌愁海为汤。只因尚未酬报灌溉之德……便郁结着一段缠绵不尽之意。恰近日神瑛侍者意欲下凡造历幻缘……但把一生所有的眼泪还他,也偿还得过他了。”

多么宿命超常的情缘,多么奇异而撼人心魄的还泪故事。僧人说起这个故事“此事说来好笑,竟是千古未闻之罕事”道人听罢,发表感想“果是罕闻”“实未闻有还泪之说。”无疑,这神奇的还泪之说赋予了宝黛爱情异样的宿命之美,它是深挚动人的,是感情的幻化,是对宝黛爱情悲剧的一种无可解释的解释,它让宝黛爱情绽放出了绝无仅有的情感光华。(未完待续)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