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无道之诱(01)

外面的喧嚣声越来越大,柚缤仙子对着铜镜又理了理头发,不住的检查妆容有否不妥的地方,今日是她爹柚威仙君的寿辰,仙界各色有名望的神仙都会前来为他爹拜寿,自己可不能失礼于人。


正检视间,本来在外头迎客的石乔又进来催了:“您就快些吧,柚威仙君都在外头催了好几回了,您又不是不知道,仙君他本想借着这次机会让您多熟悉熟悉各位神仙的面孔,偏您动作还慢慢悠悠的……”


石乔打小就在这细柚宫中,亦仆亦友,坚决执行柚缤她爹的每项命令,因此柚缤不得不加快了手上的速度:“来了!梳妆打扮自然是要花些时间的。”说着便起身随石乔往前殿里走。


石乔见柚缤终于随自己出门便说了声“这就对了”,又叮嘱道:“仙君让石乔嘱咐仙子您,今日来的可都是在仙界有头有脸的人物,您可不能怠慢了任何一位,倒叫旁人看了笑话。”


“我晓得的,”柚缤不住的点头,随着她的动作,头上的金钗也随之舞动,时而簇成一团,时而又向四方摆落,偏不肯好好生生的待着,就像她的主人一般。柚缤道:“这些话爹早就对我耳提面命过了,以后若由我掌了细水宫,少不得还要这些爹爹的老朋友帮衬,因此最好能趁今日好好的认上一认。”


“您能明白就好了。”石乔瞧着眼前懂事的柚缤仙子,颇有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欣慰感。


正说着话,两人已由柚缤的闺房走出,又绕过了花园,穿过一条长廊,才走入了迎客的前殿。这前殿的宾客络绎不绝,各桌宴席上头可都是坐满了神仙,各自谈笑、举杯,一时间整个前殿仙气撩撩。


柚缤走向正在前殿门口招呼众仙的柚威仙君,喊道:“爹!”


正与直营仙君说话的柚威闻声转头,见到女儿终于姗姗来迟,有些沉了脸:“你啊,磨蹭到这会儿!”


直营仙君随着柚威的动作循声望去,果然见一个婷婷袅娜的小姑娘走过来,不由得眼前一亮,道:“这就是你的女儿?”


柚缤此时已走到了柚威身旁,也得空看向正对着自己的这位仙君,见这仙君一脸兴味盎然的望着自己,有些搞不清楚眼前的状况,便询问道:“爹,这位仙君是……”


柚威这才想起还没替柚缤介绍,便丢过女儿晚到的那一茬儿,说道:“直营,这位就是你的世侄女柚缤,她年幼不懂事,以后你且得多照顾着她些,”说着又转向女儿,“这位便是你直营叔叔,一直隐居在西南戍茂山秋严卫,以后你少不得有向他请教的地方,快来拜见你直营叔叔。”


柚威介绍的太过简洁,柚缤只得在脑袋里转几圈后再理上一理。这也没办法,柚缤平日里是最不耐烦听他爹列数仙界的历史,毕竟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旧事,又离自己甚远,谁稀得去学?今日可倒好,吃了大亏了。不过呢,这秋严卫却是个例外。秋严卫在天地大乱时曾培养了数批仙法一等一的好手力助九州太平,所以,这戍茂山秋严卫的名号单是拎出来就够振聋发聩了,饶是柚缤这般不晓事的后辈也曾听过一二。对秋严卫,柚缤可是打从心眼里崇敬,于是福了一福,恭敬道:“柚缤拜见直营叔叔。”说着缓缓抬起目光,看向直营。


近万年来因着天下安定,秋严卫便功成身退了,但依然威名不减,倒不知原来掌事的竟是眼前这位仙君。应该怎么说呢?他看上去似乎太过和善了,又一直笑眯眯的对着自己,倒不像那等铁血手腕的严酷之神,这般想着,柚缤便忍不住打量了他一番。


直营听到柚缤的尊称,接口道:“真是时光飞逝,一转眼世侄女都出落得这么大,柚威仙君你可真是有福气啊。”直营见柚缤拿着狐疑的神色打量他也不恼怒,而是笑道:“我瞧着世侄女可不太像你这个大老粗,倒真是想象不出你能生出这么水灵的女儿来。”


柚威听到直营的夸赞得意得紧,又不得不谦虚道:“她若是能有我一半的仙法,我才不像如今这么操心呢!以后啊,还要你们这些叔伯多多指点她。”


直营应道:“好说好说。”


柚威朝直营身后瞧了瞧,发现他独自前来,便道:“怎么不见尝遇真君?真君所掌的废万宫不是离你的秋严卫甚近吗,为何没有与你一同前来?”


“他啊,”直营随意挥了挥手:“他尚在闭关,不过出关就在这几日了。他先头交代过我,让我先将他的寿礼替你送来,可不能耽误了吉时。他若是赶得及,出关后也会来亲自为你贺寿。”


直营说着便将两份寿礼递给柚威,柚威接过后递给一旁的石乔,吩咐他小心收好。


“你收好我的那份就行了,他那份啊,寒碜得都没收好的价值……”见柚威小心翼翼的,直营不客气的拆台道:“我偷着瞧过了,他们废万宫也真是清贫得很,替你贺寿竟然就写了一幅字,亏他竟然也送得出手……”直营边说边啧啧的摇头。


柚缤闻言忍不住笑了,直营见柚缤与自己想法相似,越发说道:“世侄女你也这么觉得吧?这人不能到场的情况,寿礼就应该有些分量。偏这位倒好,是要送副字替你爹压惊吗?倒不如直接带两个八卦来念一场咒为你爹祝祷呢!”


柚缤这回更是直接笑出了声。


柚威横了柚缤一眼,柚缤见他爹不高兴慌忙收了笑,摆出庄重的模样。柚威打圆场道:“真君近年是越发的修身养性,哪里会被外物所拘呢?能得真君的一幅字,柚威已是荣幸之至。”


柚缤难得听他爹用这么郑重其事的口吻说话,想来是对这位什么真君尊敬得紧。可是,这位仙君究竟是什么来头啊?废万宫又是何地方?他爹需要这么毕恭毕敬?而且,这位真君逮着他爹做寿的日子闭关,又差人送了一副字画贺寿,可真是敷衍得紧。细水宫虽然只是偏安一隅,可也是威名赫赫,这人的架子,倒不是一般的大呢。如此被人小瞧,怎么她爹都不生气呢?这般想着,柚缤对这位真君就有些不满了。


“不说他了,我得去讨杯酒喝了。”直营说着便要朝宴席走去。


柚威吩咐柚缤将直营引入宴席就坐。这直营应该是个仙缘颇好的,刚一入座便有一位仙君故作嫌弃状道:“你今日来得可是迟了!”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直营也不否认,道:“宿微星君有何指教呢?” 柚缤闻声看去,就见到了一位面染傲色,脸上还微微带着不快的仙君。柚缤自然...
    朱空文阅读 86评论 0 8
  • 柚缤回到细水宫时时候还尚早,也没碰上昨日的宾客。柚缤舒了一口气,正要私下里去寻石乔,却偏偏先遇上了直营。 直营瞧着...
    朱空文阅读 78评论 0 4
  • 柚缤在房间里耽搁了几个时辰,听到石乔来敲门禀报便立刻惊醒了,自然知道她爹已经从宫外回来了。柚缤有太多话想说,也关心...
    朱空文阅读 86评论 4 3
  • 柚缤闻言朝姜埃望了望,这人可是一个眼色都未给过自己,柚缤根本想象不出他被自己所惑的模样。 “废话少说,”姜埃道:“...
    朱空文阅读 84评论 0 6
  • 柚缤迷迷糊糊间起身开门,见天色仍暗还有些辨不清时辰:“天已经亮了吗?你急匆匆的干什么?” 石乔慌道:“细水宫进贼了...
    朱空文阅读 155评论 0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