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 · 下篇

于是我不再去上学,家里也变成了人间地狱。母亲不懂我为什么喜欢男人,她是爱我的,所以盲目的保护我。父亲认为我是生病了,带我去见各种神婆,后来又带我去看医生,什么稀奇古怪的都吃了,谁知道那段日子我是怎么过来的。

但是就算那时候,我也没想过死。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我被父亲折磨的不成人样,再没有外界的消息,折应该在好好的上课,心里不会想我。

某天,母亲给了我几千块钱,让我逃走。她说别再回来了,找个能接纳你的地方。

可是什么地方,能接纳我呢?

钱并不多,我逃到了附近一个县城,为了省钱,整日在网吧度日。在网上,我渐渐找到了一些跟我一样的人, 他们有的是男人喜欢男人,有的是女人喜欢女人。

高考已经开始了。

我在其中认识了一个男孩,比我大几岁,言谈中我们暗生情愫。几个星期后,我们决定见面,在我许久没有踏出网吧,重见天日的第一刻,我居然看到了折。

他说高考结束了,他说你跟我回去吧,他说没理我是他心里乱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那刻心里突然对他又爱又恨起来,难道不是他才让我到如今的田地吗?难道不是他对我不闻不问吗?难道我毁了自己,又要去毁了他的一生吗?

我挣脱开他的手,迫不及待像是对我的过去挥别,离开了他。

我整理好情绪,见了我的恋人。他住在一个破旧的出租屋里,我想我们的境况大抵是相似的。

然而,一切不是我想象的那样,屋里不止我的恋人一个,有三五成群的男人,他们轮奸了我。他们口中骂我,身下不停的动作。

“你不是就想这样被我草吗?”

“你们这种人就是心理变态!”

“爽不爽,叫啊,死变态!”

他不是我的恋人,他们都是骗我这样的人,用甜言蜜语,用温暖包容,让我们这些异类找到归属。

结束以后,我问自己,为什么?

至此,我真的活不下去了。母亲远在百里之外,应该得不到我死的消息,其他人也不会关心我。折也见过最后一面了,没人爱我,死了就死了吧。

那个失去了所谓贞操的出租屋里,我找到了一把刀。

我的一生结束了。

后来的后来我才知道,我死的时候,折还在网吧外等我回去。

我还不知道他是不是爱我,可是他在意我,我死了,后悔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