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室友关系|开锁

@莫莫二年级

十一点十分,阶梯教室只剩下他一个人了。坐在最后一排往下看,他忽然有种想滚下去的冲动。

把身子缩成团,任何凸出的,引人注目的器官全都向内折叠。

砰。像饱满的皮球,即便不能划出完美的弧线。也能被反弹着争一口自由的空气。

自由的空气——这是个比较奢侈的词。

包括从教室通向宿舍楼的那段路。四面通风,没有高大的怪物拦路,臂膀两侧又是吸纳粉尘的自然湖。

但他依然感到喘不来气。像是有人向嘴里和鼻孔里塞了棉花,带着冷渣子的棉。稍稍有力,便是稀薄的刺骨感揉进胸腔。

可是终究要回宿舍睡觉的。


11:45,是他从口袋里拿出钥匙的时间。

室友都还没有睡。含着脏话的大嗓门可以证明。走廊的灯全都关掉了。光线掉在黑窟窿里。他跑到窗台,那里有仁慈的月光。啊,北方冬天里的月光真是好看。

他就着那点光翻转着钥匙,判断到底该怎么拿钥匙,怎么插入,才能一次性地把门打开。

嗯,是有字的这面。他记性不大好,记了好几次也不如在上面打个标记好使。

然后,握在右手。

光不见了。他用另一只手摸索着门上的钥匙孔,缓慢的,屏住呼吸的。终于摸到了准确位置。定位完毕。

再确认一遍,是带字的一面。

对,是这样的。他在心里默念。

手心里冒出了细密的汗。他抹在了裤子上。

11:55,钥匙精准地落入了孔内。

砰。

金属相碰,发出了轻微的连蚊子声音都赶不上的声音。

但他感觉那是致命的。是不可饶恕的,是掐断与室友之间脆弱关系的凶手。

他捂上耳朵。

他牙关咬紧。

骨节松动,山河咆哮,雪崩般的震动化成针,开始朝他的心脏中心瞄准,射击。

他浑身湿透了。

“宛北,站这儿干啥呢?”

他抬起头,是刚从网吧回来的室友肖亮。

以前宿舍六个人,除了宛北,都会隔三差五地去网吧通宵打游戏。后来花销太大,其他人便在宿舍里跟外边的肖亮联机打。

肖亮并没有期待他的回答,“你他妈一帮傻逼,给老子开门!”

他一脚踹在铁门上。


砰。

原来门没有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目 录:目录 上一章:西西的心情日记(二十五) 下一章:西西的心情日记(二十七) 文/张小异 59. 2012年...
    张小异阅读 93评论 0 1
  • 对不起,我不坚持了。 追逐了半年多的时间,最后依然逃不过要埋没的结局。 一开始的注意却只是因为你的帅气,也是因为那...
    墨鱼仔仔阅读 104评论 0 1
  • 山那边的蓝精灵阅读 85评论 0 0
  • 8点起床,然后工作 一直忙到下午4点 出发,回家跟母亲打下手,洗虾,切菜,和母亲有说有笑,然后高高兴兴一起吃饭! ...
    书恒被从名了阅读 4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