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枕上书54:司命吃着鸡腿道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章

文/踏歌娘

“东华,说到底我还是得感谢你,倘若当年你没有拒绝缈落,没有对她下狠手,那么今时今日她应当也不会同我在一起。我们的这一桩姻缘,最后还是你促成的,这一点我着实感激。”

白衣男子缓缓的道来,似乎确实对东华充满了感激之情。

凤九不免有些疑惑同时也有些许的惋惜:“既然今时今日你们已然在一处了,为何还要大动干戈?大家舒舒服服的过各自的日子不好吗?”

男子笑了笑:“凤九小殿下果然有趣,试问倘若有人害你受了许多原本不需要的苦楚,经受了许多不必要的磨难,小殿下是否能平心静气的咽下这口气呢?”

凤九回想了一下,他们青丘从来都不是忍气吞声的风格,大不了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也没什么好怕,因此便摇了摇头:“我咽不下这口气。但是此次事端是缈落先挑起的,现下你们两个也算是一桩姻缘,你何不带她寻一处风水宝地过逍遥自在的日子呢?”

素衣男子温柔的笑了笑:“小殿下如此纯真善良,倒是叫我有些不忍心了呢。总之今日一场大战在所难免索性我就多解释几句。”说罢他向众人做了个请的姿势:“既然来了,我们定当尽心尽力的招待诸位以尽地主之谊。缈落已经备好了美酒,在里面等着各位了。”

东华同折颜交换了一下神色,都认为进去是一件较为稳妥之事。东华摸了摸凤九的头发,顺便将凤九头上那根他才为她打的银簪正了正,对着凤九道:“小白,这个留仙台的菱角酒滋味甚好,待会你可以向缈落讨教讨教酿酒之法。”

凤九伸出手捋了捋东华的衣角:“总听的你说缈落酿的酒滋味好,今日见了怕是要讨教一下的。帝君我们进去罢!”

留仙台的布置一如当年东华来此处的情景,除了东华以外,其余的几个人都没有来过,此时的格局稍微有些变化,并没有主位客位,两边分别立着两排桌子,东华他们坐一边,千商他们坐一边。桌上摆着美酒佳肴,场地中间仍旧有小妖跳着舞助兴。只是还未见到缈落的踪影。

女子的面前是一面梳妆镜,上好的金丝楠木,镂空的架子上面镶嵌着光可鉴人的镜面。古朴大气,太晨宫里面也有这么一面。

这是当年东华住在缈落这里之时缈落提的要求之一。

那时的缈落倾慕帝君,也是一心向道,虽然说是拿着少绾的气泽来要挟帝君做事,倒不如说她是想让东华在此处多住些日子希望可以日久生情。然而东华天生的性子冷冽,加之当初对缈落的印象虽然不错,虽然缈落是拿着少绾的气泽要挟与他,倒不如说是两个人互相交换了条件罢了。缈落央求帝君做一些物事,帝君当初想着反正闲居于此,做些东西出来练练手也不打紧,因此日子过得也十分惬意。

他这个人向来不会对谁有什么多余的想法,和颜悦色也不过是因为当初他觉得缈落确然是一直好妖,既然她一心向道,他助一助她向道也没什么不妥,引导妖族走向正途也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

凤九因着白浅看话本子也听了不少故事,加上她和司命交情好,司命也常常同她讲一些故事。

当时司命喝着凤九从折颜处带来的桃花酿,大口吃着凤九做的烧鸡,满手油腻的翻着自己写的命簿子颇有些得意的道:“小殿下你知道吗,我近日里又想到了一些增加凡人命途坎坷的法子。”

彼时凤九也是满手油腻的握着一根鸡腿,嘴里咬着鸡腿肉含糊不清的道:“你这么折磨凡人真的好吗?不过是什么折磨法子?说出来让我听听。”

司命油腻的手指指着书上的一段话:“你瞧这一段。其实这个书生并不喜欢这个少女,但是少女却一厢情愿的以为书生喜欢她,甚至还殉情而死,怎么样,是不是很感人?”

少女艰难的吞下鸡肉又喝了一口酒,一脸鄙视的看着司命:“司命你哪来这么多恶趣味。平平顺顺的让凡人度过一生不好么?”

司命当时笑了笑:“小殿下你想,凡人有许多世,倘若每一世都过的一样,岂不是索然无味了?”

下一章


其实写着写着,我突然有些邪恶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