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命的厚重(长篇哲思小说)第一百十四章

96
AB774卢卢
2017.12.11 17:46 字数 1601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本图来自旅行者文友导奶奶。

原创/卢卢

第一百十四章

喜旺遇到过强魂。那是力大无比的一种兽。此兽在喜旺生话的那个圈已家喻户晓,老烧炭的人都知之甚多,聊起来就打冷战。此兽叫声如雷,手象人手,毛茸茸的,行动如飞,开声在这边山头,未声竟从另面山头遥传过来,叫声拖得特长,如飞机从头顶飞过,启声震耳欲聋。若触犯了它,不赶紧走离,待它带群回来,可说无一生还。

这是不多年前的事,喜旺在一个也是原始大森林中烧木炭。他们烧炭人,初一十五都会卖些那怕是几两的肉来敬拜老相公。这老相公是他们的山神。拜完山神拜土地。尽管與论宣传方面如何认为这是落后,封建迷信,他们为得精神方面的求神们佐安,一直视其金科玉律,雷打不动地落后着,反正神享用后人一样香喷喷享受,只是神享受在先,人跟着享受在后而已。那天,喜旺与几个伙计搭得炭棚告成了,也算是进屋之喜吧,为得宅住安全,把不到一斤的肉在锅里整块炀着。炀肉的是一个新加入伙计。忽然他发现伸进来一只毛茸茸的巨手,就象棕树的杆。此伙计不懂山规山情,胆倒大极,喃喃道:“老相公和土地两大神都未尝新,你算什么茐。”自语毕,把火铲烧红,拿出来对着那棕树般的大手,就是“嗞”一声烙过去。一阵烟起,满棚都是头发烧掉的味,但听一声长叫,声音即数里出去。喜旺赶回来问怎么回事,谁惹得。那伙计说:“这茐想与山神土地争食,咱四个人就这不到一斤肉,它倒鼻子灵,什么茐……”喜旺说:“那是蒜,大蒜知道不。赶快搬走,这山头已不能烧炭了。”喜旺是头,三伙计自不敢违。第二天,喜旺为了立威,带他们来看,天啊,个个都看得毛骨悚然,张大嘴哈不拢,发不了语言。但见亲手建造的炭棚,盖棚的茅草、梁、柱全被折成二三寸长的短段。有些梁柱是有碗口般粗细的。象是拿厉牙剪断。

喜旺想:如果那弹琴的把驯出这类強魂放过来,这強魂,可是比野人与七匹豺狗还恐怖有本领的。

此时,喜旺很想抽筒烟。

平时他想问题时,那烟也不知何时点上,灭了依然吱叭着。但他知道,这时是处非常所在,处非常时刻;需要他进入激烈烧脑又不可借抽烟的习惯刺激脑神经。他好有些如入炼狱的难熬。

“人是肯定可以通过的……”他分析着“如果这个洞人无法通过,那么这个机关的设立岂不多次一举?”

“你在这里先侯着,等我把这机关被了,把前面洞势摸清了再来接你。”喜旺压低声对景生说。

“那弹琴的也不知是男是女,如果是女子,年轻,我倒有兵法对付。”景生也压低声说。

“你有什么兵法?”

“孙子可以创出美女计,我景生何不可以创出美男计来助无计可施时的你一臂之力,使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呢?只要那弹琴的是林妹妹似的小艾,女人是水做的,我自然一见便清爽,这一清爽,便象花艳招风蝶,把秋波招过来,你我便成她的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了。所以,你是不能将我这支重兵闲着不用的,关键时侯,我还可发挥福将程交金的本事,打半路杀出我的跑火车的斧子上的功夫。”

“我该怎样评论你呢?到这种时侯还想着清爽。你懂九宫八卦阵法吗?洞里伸手不见五指,就算我走出样子给你看,你能看见跟着走吗?”

“你不会猪八戒背媳妇成个亲吗?百廿斤大刀你都能劈出四门,我景生同志这块肉,充其量才一百零五斤。”

喜旺想了想,觉得景生的主意也有几分道理。以喜旺天生的神力,负着个人,于空手倒也无太大区别,不如带他一同去,见面时,景生这张脸对年轻女子说,却也真的是种“兵法”。孟子说:“人少者慕父母,知好色者慕小艾,有妻子则慕妻子,士则慕君。”这说的就是《易经》中的“需”卦,全是从需要生出来的。人还小做孩子时,所需者食也,故便慕给他食的父母,少壮所需者色也,故慕能满足其色欲的小艾与妻子,出土所需者功名,君为功名所自出,故慕君。至于“食色”,男女想必是一样的。景生这张脸,比喜旺的鲜嫩多了,虽喜旺还未至三十,但毕竟长景生七八个年头。假如那弹琴的果然是天下掉下个林妹妹呢?那么景生这付容貌,能胜过千军万马也未可知呢。历史上这类故事太多了,西施的故事就是一例。

日记本
Web note ad 1